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七十六章 无私奉献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3043 2013-07-10 14:10:25

  一辆120救护车鸣响着急躁的警笛,很快开到了体育馆。兰嫂和夏彩铃一起,帮着把已经昏迷的杜月娥抬上了救护车。正在外面采访的姜玲和王军看见了,就急忙跑到兰嫂跟前问“兰姐。出啥事了?”“是月娥妹子得了疾病。”兰嫂对玲玲说完,就和赵强一起登上了救护车。姜玲是亲眼看见杜月娥生孩子的,也经历那个恐怖的惊魂时刻,她惊慌地对王军说“快。我们也赶到医院去!”

两人急忙钻进了采访车,尾随着救护车来到了医院。这里的病人非常多,医院的院子里和过道上都住满了受伤的灾民。杜月娥被紧急抬进急救室,赵强抱着婴儿守在门口,兰嫂急得在他身边不住地走动。赵强怀里的娃娃突然哭了起来,兰嫂就从他的怀里把婴儿抱过去说“他是饿了。让我喂他点奶。”

兰嫂就在旁边的凳子上坐下,然后解开衣扣把奶喂进小震生的嘴里。玲玲赶来时,正好一个男医生从急救室里出来。赵强急忙问道“医生。我老婆怎么样了?”兰嫂也起身上去问“血止住了吗?”那医生看着她怀里正在允吸奶水的婴儿,一脸迷惑地问“怎么搞的,你和病人谁是孩子的母亲呀?”

王军已经开了机,把镜头对着了兰嫂和她怀里的婴儿。玲玲在前面讲解着孩子出生的经历,那医生听了后才恍然大悟。他取下脸上的口罩,望着兰嫂那张浮着红晕的脸说道:“你们放心吧。血已经止住了,但病人还处在昏迷中,我们马上就给她输血。一定尽全力把她抢救过来。只是目前血液很紧缺,我们还得去组织人员抽检血液。”

兰嫂听了,急忙说道:“这怎么来得及呀?我和月娥妹子的血型相同,就快点抽我的吧!”说完,她把奶从娃娃嘴里拉出来,把衣襟上的扣子扣好,医院里的广播在紧急播送征求献血人员的通知,立即就有好多人赶到了医院的献血室。那医生被兰嫂的激情感动得热泪盈眶。他说“那好吧!请跟我来。”赵强一把拉住兰嫂,激动地说“兰嫂。你身上有伤,又很劳累,不能再让你雪上加霜了啊!你身体会经受不住呀!”

兰嫂勉强笑了笑说“兄弟。我没事。”就和医生一起走进了献血室。好多人排着队在献血室门口等着,几个年轻的护士正在给他们登记和抽血样。玲玲把王军拉了过去,采访了那些献血者。一会儿,兰嫂从献血室里走了出来,脸色变得极其苍白,身体也虚弱得站立不稳了。

玲玲马上走过去搀扶着她,两个年轻护士也赶来挽着她的手臂。那个男医生手上提着血袋走了出来,非常关切地问“你能支持住吗?”兰嫂只点了点头。医生对那两个护士说“护送她去监护室休息一下。”然后就急匆匆地走进了急诊室里。

兰嫂向年轻护士说“谢谢你们。我在这里坐一下就没事了。你们去忙吧。”玲玲也对护士说“让我来照顾她吧。”两个护士犹豫了一下,才怀着敬佩的心情离开了。赵强走了过来,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搀扶着兰嫂走到急救室门口,把她扶在椅子上坐下,突然双膝跪下,声泪俱下的说道“兰嫂。是你救了我们一家三口,我们欠你的实在太多了啊!”

许多人看见这个激动人心的场面,都围了过来。玲玲也感动得流出了泪水,王军的镜头一直跟踪着兰嫂,她伸手拉起赵强,声音微弱地说“你快起来吧。别把娃娃磕着了啊!”一个护士端着一杯开水走到兰嫂身边说道,“邱书记。你喝点开水吧!好好休息一下,别多说话,这样就会恢复得快些,这里面加了葡萄糖。”另一个护士对姜玲玲说道:“唉。她一下就抽了800cc血液,就是身体强壮的男人也会头晕的。她真了不起啊!”

护士的话让人们发出了一片赞叹声。男医生从急诊室里出来,赵强就一把握住他的手问“医生。我老婆咋样了呀!”那医生注视着兰嫂,眼光里充满了敬重和爱慕。“已经脱离了危险。但还要住院治疗才行,你们可以进去看看了。”

赵强听了,立即抱着儿子走了进去。兰嫂那苍白的脸上也浮起一片放心的微笑,她把头靠在粉白的墙上,喃喃的说“妹子。你又捡回一条命了啊!”

医生看见兰嫂的嘴唇和身子有些哆嗦,就替她试了试体温,然后关切的说道:“你有些发烧,身体又很虚弱,也需要住院治疗才行那!”兰嫂感激地说“谢谢你医生。我必须回安置点去,那里有很多事情还要做呢。”医生想了一下说道:“唉。那好吧。我去给你开点药。”

兰嫂点点头。试着想站起身子,但觉得腿上一点力气也没有。玲玲就去把她扶起来“兰姐。你真要回去,我们就送你吧。”“那不会耽误你们的工作吗?”王军已经关了摄像机。他也腾出一只手搀扶着兰嫂“我们也要回安置点去采访呀。”他说“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我们要亲自给你交接呢。”

玲玲知道王军说的是他们那笔捐赠款,就悄悄拉了一下王军的手。她觉得时机未到,现在还不是把这笔款拿出来的时候。王军似乎明白玲玲的意思,就没有再往下说了。兰嫂问“什么事呀?”见王军盯着她没有吭声,也不再问了。

她到病房里探望了一下杜月娥,又安慰了几句赵强,就走出来。正好医生也拿了药走过来“这是三天的药,一定要按时服用。身体有什么不舒适,就立即到这里来治疗。”兰嫂感到一股暖流在周身上下涌动着,她紧紧地握住医生的手,激动得只说了一句“谢谢你!谢谢护士们的关心!”然后把婴儿递给了赵强。

他们回到安置点时,已经是午饭后的两点过后了。兰嫂看见人们的床铺前都摆放着盒饭,但没有多少人吃,大家都默默地坐在铺位上,有的还在蒙着头沉睡。好些志愿者手里捧着盒饭,在耐心地劝说大家“吃一点吧。这是各个居民点的大叔大婶们,特地为你们做的午饭呀!”

夏彩铃见兰嫂回来,就端上一盒还冒着热气的盒饭递到她的手里,急躁不安地说“你这个村干部就带个头,把这盒饭吃了吧。他们都不吃,会饿出病来的啊!”兰嫂看着她手里的盒饭,又看了看大厅里情绪低落的乡亲,也没有胃口吃下去。

“让我先歇歇吧。”她说。玲玲对夏彩铃说“兰嫂刚刚在医院里抽了血,需要休息。有热汤吗?”“有。我这就去拿来。”夏彩铃说完,就转身跑去。玲玲把兰嫂扶到她的铺位上躺下,东东从学生娃娃里跑过来,偎在兰嫂身旁说“阿妈。我们都吃了饭了。你饿了没有呀?”

兰嫂抚摸着儿子的脸蛋说“妈不饿。东东吃饱了吗?”东东就点点头说“盒饭真好吃,还有肉呢。”夏彩铃端了一碗蛋汤走来,“我叫厨师赶着做的,快喝吧。”东东就接过那碗汤,用勺子喂着母亲。俞秀春和她男人也走过来,她看着兰嫂那副病态似的模样,埋怨说“你充啥能耐嘛。自己的身体都垮成那样了,还去跟别人输血。你不想要命,可也得顾及东东呀。”

兰嫂听着嫂子的埋怨,心里有些难受。她一把端过碗,几口就喝完了汤,然后把碗递给夏彩铃,对她哥嫂说道:“看。我这不是还好好的吗?”俞秀春无奈地叹了口气说“这地方根本无法住,你跟我们去宾馆里住吧。”“嫂子。我能离开乡亲们吗?”兰嫂细声地说。

夏彩铃望着兰嫂那张苍白的脸,心里油然地升起一股崇敬之情。她看着那些处在哀伤和绝望中的灾民,心里一直很着急,可是又想不出用什么办法,才能解脱大家心里的痛苦。“这么多人都不吃饭,该咋办呀!”她喃喃地说道。王军听见了她忧虑的话,他就蹲在夏彩铃的旁边休息。

他对这些情绪低落的羌族同胞也很同情,除了能用手里的摄像机拍下他们那一张张朴实醇厚的脸,他不能为他们抚平心里的伤痕,心里就一直很愧疚。老俞头的笛声又在大厅里响起来。他抬眼看去,那个山寨的老巫师正和几个羌族老汉坐在墙边,悠扬缠绵的笛声从那只细小的竹管里发出来,在每个人的心里回荡。“音乐。”王军自言自语的说“对。音乐能把他们从悲痛中解脱出来。”

夏彩铃一脸迷惑地望着他问道:“记者大哥。你的意思是···音乐能唤醒他们的心扉吗?”王军想出这个办法,就有些激动“对,对。你赶快召集一些志愿者,我们去准备一下。”夏彩铃也很激动,就立即去喊了几个人过来。王军把摄像机交给玲玲保管“我去办一件事情去了。”她一直在陪着兰嫂,就只点了点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