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七十九章 绝处逢生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3128 2013-07-10 14:10:25

  兰嫂走进会议室来,杰利和安娜像见到救星似的,一下站起身上去拥抱着她。兰嫂激动地说了些感激的话一直到吃过午饭,兰嫂才和陈大嫂母女回到了安置点。刘玉娇心里一直都忐忑不安等着他们,她连午饭也没心思吃,也没有去跟灾民发放药品,就和那些娃娃们静静地坐在一起。兰嫂一回来,她就迫不及待地迎上去问“怎么会去这么久,是不是已经判决了呀?”

兰嫂的脸上显得很平静,但刘玉娇看得出她是装出来的,“玉娇。你要做好精神准备啊!”她低声说“还不会那么快就判决,但可能会判很重那!”刘玉娇心里很难受,“放心吧!我能挺住。”她说,就默默地去握了一下阿珍和陈大嫂的手。

阿珍因为知道了残害自己身体的竟然是李茂财,是她一直都非常尊重的刘医生的丈夫,心情就还处在极其复杂和难受之中。陈大嫂却一反常态,她拍了拍刘玉娇的肩膀,显得轻松无事地说道:“没得多大点事嘛,你就别往心里放了。上午我们就做完了阿珍的事呢。兰嫂又带我们去城里耍了一阵,还给珍珍买了件新衣服那。”

大家才看见阿珍的身上穿着一件崭新的粉红暗花的羌族裙衫,头上的瓦盖绣帕也换成了新的,那俊俏的模样像一朵晨露中绽开的莲花。

“阿妈。陈叔叔叫你去开会呢。”东东说。兰嫂听了就问“开什么会?”刘玉娇把上午的事情讲了一遍。兰嫂急忙站起身说“那我得赶紧过去了。”东东拉着她的手,恳切地说“妈。我也要去外国读书。”兰嫂望着儿子和那十几个失去亲人的孤儿说道,“我去看看情况再说吧。”

会议室里坐满了白龙镇各个村寨的干部,还有各学校幸存下来的老师。陈宏春脸上有些不高兴,会议开了大半天,仍然还对学生出国读书的名额定不下来。一些村干部和学校老师对学生们到遥远的法国去读书都很不放心,他们提了许多担忧的问题,杰利就对他们的担忧做出一一解释。,然后问陈宏春和许艳丽“还有啥问题没有解决吗?”陈宏春见了兰嫂,也松了口气说“你终于来了啊!大家对学生名额还有争议,就等你做决定呢。”

许秘书把一份名单递给兰嫂。她看了看上面的名字,发现儿子东东的名字也在上面,老寨子的三十八个学生也都在名单上,其他的名字都是村干部和党员家里的孩子。兰嫂就皱起了眉头,想了一阵才心情沉重的说道:“同志们。能够让孩子们到条件优越的法国去读书,这对恢复他们心灵上的创伤和阴影,都有极大的好处啊!因此我提议,我们应该尽量让那些失去亲人的孤儿,还有那些家里有亲人遇难的娃娃们去。他们的年龄虽小,但心理上和精神上受到的打击,留下的阴影比我们大家都要沉重得多啊!”

兰嫂的话触动了每个人的心,包括陈宏春,他觉得兰嫂的话打开了大家的心结,“我非常赞成邱书记的建议。”他说“如果大家没有意见,就按邱书记的指示,重新拟定一份名单吧。”“把崔浩东的名字换下来。我们寨子有十六个孤儿,其他的就都留下吧。”兰嫂说道。

在她的带动下,其他村干部也要求把自己的孩子从名单上抹掉了。许秘书重新写好了一份名单,她把名单给了兰嫂。“大家就按名单上的人员,各自去做家长们的动员工作吧!”兰嫂说完,就把名单给了杰利。杰利看了看说道:“我马上把这份名单递交到我国的领事馆去。如果家长们没有意见,明天就可以启程了。”

安娜也高兴地说“我国政府已经做好了接待这些受灾孩子的准备工作。他们就读的学校也定下来了。还有他们的生活,政府也派了专门的本地厨师去给他们做饭那!所以请大家放心,也请大家转告孩子们的家长放心。”马蓉把她的话翻译后说“我和另外几个懂法语的老师,也陪着学生们去法国。我们会在各方面都照顾好孩子们的。”

在场的每个村干部听了,都放心地松了口气。兰嫂心里也很振奋,但她也很担忧,不知道那些学生家长会不会答应自己的娃娃离开家乡,到遥远而又陌生的法国去读书。

那是一个艳丽的天气,太阳刚刚从晨雾中升起,体育馆外面的广场上就热闹了起来。两百名穿着崭新的羌族服装的学生,整齐地排列在广场上,周围是他们的家长和一些村干部。旁边停放着几辆豪华旅游车,这些像花朵般的娃娃们即将出发,到遥远的法国去读书了。

许多记者都在采访这个激动人心的时刻,姜玲玲和王军也在这些记者中间。玲玲用流利又动听的话语在向观众解说着。王军的镜头就跟着她的声音,拍下了一个个感人的画面。

兰嫂站在送行的家长们中间,她的目光一直注视着队列前面那几个领导干部。那个白龙镇的副镇长肖大海现在是县里的教育局局长了。兰嫂不明白他为什么一下子就升到县局级干部里去了,心里的疑惑使她那好看的柳叶眉皱了起来。

肖大海手里拿着讲话稿,用激昂的声音讲着无关紧要的官话。兰嫂一边听着他的讲话,一边去给村寨里的那十六个孤儿整理着他们的衣服和背包。夏老师和东东也跟在她的身边,东东一脸痛楚和失望,眼里还噙着快要流出的泪花。他一直埋怨兰嫂没能让自己跟着这些同学去法国。

肖局长的讲话终于在家长们的哀叹和哭泣中结束了,学生们在志愿者的带领下开始登上旅游车。兰嫂就和夏老师走到马克·杰利夫妻两人的身边,握着杰利的手,沉重地说道:“我们把这些娃娃交给你们,他们都还幼小,也很脆弱,但他们是我们民族未来的希望啊!”

杰利也很激动的说道:“我们夫妻的第二次生命是你和你的乡亲们给的。请你们放心,也请家长们放心!等到一年以后,我会亲自把孩子们送到寨子里来。到那时,我相信他们已经变成一群能够翱翔天空的雄鹰了!”马蓉也上去拥抱着兰嫂,把杰利的话翻译给大家听了,说道:“邱书记请放心。我会把孩子们当做自己的亲人来关心照顾好的那!”

安娜激动的流出了泪水,也拥抱着兰嫂说“我们还会到中国来,到你们寨子来。”兰嫂说道:“我们一定会像原来那样,用最热情的篝火舞会欢迎你们!”

一片离别的哭声和告别声索绕在每个人的心里,学生们已经全部登上了汽车。安娜和杰利与兰嫂做了最后的吻别,也和马蓉一起上了车。许多家长站在汽车旁边,从车窗口紧紧地握着自己儿女的手不放。兰嫂就走过去一一的安慰着他们,直到汽车一辆一辆地驶出了广场。她才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突然。东东在她身后“哇!”地一声哭了起来。她知道儿子心里的委屈,他一直做着到国外去读书的梦。兰嫂俯下身子去揩着东东脸上的泪水,安慰着说“好好读书吧。妈以后一定送你去国外读书。”东东却一把推开她的手,生气地哭泣说“你一点也不关心我,再也不理你啦!”说完,就擦着泪水跑开了。

兰嫂望着儿子,心里有些内疚,也很难受。夏老师对身边的几个学生说道:“你们去跟着浩东,别让他再走丢了。”那几个学生就向东东追去。兰嫂望着他身边的那些学生,感叹了一声说“夏老师。娃娃们已经耽误了几个星期的课程了。应该尽快恢复他们上课啊!”

夏老师正在数着身边的学生人数,他每天都要数十几遍,生怕学生们在这个纷乱的安置点走失了。他为难的说道:“这个地方连一间教室都没有,学生们怎么写字呀。刚才肖副局长给我讲了一下,叫我们把孩子们送到城里的一所小学去插班。我正要给你商量这事呢。”

“这也不是长久的办法啊!”兰嫂沉思着说“再说,家长们都不愿意孩子离开自己身边那!”夏老师心情沉重地说“学校现在就剩下我一个了,有些课程我也教不了。要尽快恢复孩子们上课,目前只能把他们送到其他学校去插班。而且,他们的生活各个方面都不用我们操心那。”

兰嫂也知道这是政府为灾区孩子安排的最好方法。可是家长们的工作根本无法做通,她自己也不愿意让儿子离开身边,就想了想对夏老师说道:“阿珍读完了初中,她的成绩也非常好。可以让她来教一些基本课程。至于教室的事,我去跟领导说一下,把那间会议室借给咱们暂时用几天,等把家长们的思想工作做通了,再说去其他学校借读的事。”

夏老师点了点头说“目前这倒是个办法。阿珍是个聪明伶俐的孩子,我赞同。”兰嫂说“那我去跟陈宏春和老俞商量,然后再去跟场馆领导说说。”说完,就在人群中找到了俞会计,但她没有找到陈宏春。俞会计说他跟着肖大海去了市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