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七十二章 采访灾民避难所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3108 2013-07-10 14:10:25

  王军凝视着前方的路面,通向绵阳的高速公路上,运送救灾物资的车辆很多。沉默了一阵后,他才心情沉重的说道:“我们这点钱对他们来说,只能是杯水车薪,起不了多大作用啊!”玲玲心里也沉侵在痛苦的回忆中。“尽到我们的心就行了。我们要做的,是把他们心里的苦楚和困难报道出来,让人们能够更多地理解他们,支援他们那!”

“唉!只能这样了。”王军叹息着说道。经历了这场生与死的灾难后,他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脸上失去了欢乐的笑容和调侃。

车子进入了市区,很快就开到那个像人海似的九州体育馆。这里的情景让他和玲玲都非常惊讶担心,“这么混乱的人群,这样才能寻找到邱凤兰和老寨子的人们啊?”玲玲望着体育馆外面挤得水泄不通的灾民和志愿者说道。

王军把采访车停靠在路边,然后走下车,为玲玲开了车门,悄悄地对她说“把包拿紧点,这么复杂的人群,小心被抢了去呀!”玲玲就淡然的说“谁还有这么大的胆子嘛。快想法找到邱凤兰他们吧。”

那乱哄哄的人群,像失去蜂王的马蜂窝似的,让姜玲和王军感到眼花头晕。寻找亲人的喊声,失去亲人的哭声和志愿者维持次序的呼声混杂在一起,使这个体育馆周围都充满着紧张和悲伤的气氛。地上到处都躺着或坐着从灾区撤离出来的难民。他们的脸上都呈现出无助,绝望,痛苦和疲惫。虽然这里已经很安全,但他们的心里仍然沉侵在惊恐和不安之中。

姜玲跟在王军身边,穿梭在这些拥挤的人流里。两人从体育馆外面一直找到场内,都没有看见邱凤兰和老寨子的人。“是不是还没有到达这里?”玲玲说。王军看着眼前的情景,感叹的说道:“唉!恐怕有几万个灾民那,次序怎么这样混乱?想找个人都这么困难,除了那些带着红袖套的志愿者,甚至连个领导的影子也看不到呀!”他心里有些气恼。

玲玲看见场内设置了许多灾民接待站,就说“我们去接待站那里问问不就晓得了吗!”王军一下醒悟过来说“唉。早该如此嘛。”两人就挤着人群,来到一个接待站前面。一个年轻姑娘热情地问“你们有什么事需要我们帮助吗?”玲玲刚开口说“我们想···”王军就打断了她的话,说道:“我们是电视台派来采访这个灾民安置点的,想找这里的指挥部领导了解一下具体情况。”

那姑娘听了,脸上显得有些为难的说“这个···,很对不起。这里还没有设置指挥部,我们都是自愿来这里工作的,只接待灾民和从各地来的志愿者。不接待记者,如果你们要采访,就请自便吧!”王军听了就有些生气,“那些领导都干什么去了?这么乱遭遭的场面,叫我们怎么采访?”

王军的气话立即引来了好些灾民,他们纷纷说出了心中的不满情绪。“到底是咋子安排的嘛?我们都来了两天了,还睡在冷冰冰的地上。白天被太阳晒,晚上被蚊子咬。这不还是叫我们来这里受罪吗?”

“就是嘛。每天都是发的馒头,方便面,矿泉水。连点开水都找不到喝。大人倒还受得,老人和孩子怎么受得了呀!”“想洗个澡也没有地方,上厕所还要排队。这叫什么话啊,还不如在自己的窝棚里好呢!”

“对。干脆回去算了。免得在这里还是受苦。”“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嘛。回去!回去算了!”

那姑娘遭到了几百个灾民的围攻,急得眼里包含着泪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好些志愿者都从其他地方跑过来,好言好语的劝说着大家。但那些灾民仍然闹得更凶了。有些还与志愿者拉扯起来。玲玲站在旁边看着,她心里也很焦急。

王军不知什么时候去拿了摄像机过来,他悄声对玲玲说“我们就从这里开始采访吧。”他说着,把话筒递给玲玲,然后把摄像机扛在肩上,摄像头对准了那些愤怒的人群。玲玲呆怔了一下,生气地把王军拉开,悄声的说道:“你干啥呀!这样的场面报道出去,不怕挨处分呀!”

“挨处分又怎么样。这是灾民们的心声嘛,”王军的话还没有说完,玲玲就看见一辆小车开进了场馆里,几个领导模样的人从车里走出来。“快!把镜头对着那几个领导吧!”玲玲急忙迎了过去说。王军只得听玲玲的话,扛着摄像机跟了过去。

“乡亲们。大家静一静!”那个志愿者姑娘脸上一下露出了笑容,挥手向闹哄哄的人们喊道:“市委领导们来了。让孙书记给大家讲话!”她说完,就带头鼓起掌来,却只有几个志愿者跟着拍了几下巴掌。

孙书记是个五十多岁的男人,那挺起的肚子和那张有些臃肿的脸上,带着一种严肃和镇静的干部气魄。他先用一双细细的眼睛扫视了一下面前的几百个灾民,然后才提着洪亮的声音说道:“乡亲们!同胞们!首先,我代表市委市政府,对大家表示深切的慰问!如果大家有什么困难和要求,可以向我们提出来。我们保证把乡亲们的困难解决好!让大家住得温暖,安心。”

喧闹的人群静了下来。王军的摄像机镜头已经对准了他。好些记者也蜂拥而来,照相机在不停的闪烁着。玲玲急忙挤到前面,把话筒伸到孙书记脸前问道:“孙书记。各位领导。我是省电视台的。请问你们如何解决眼下这个灾民安置点的困难局面?”

孙书记盯着玲玲那张秀美的脸沉默着,好像在想该怎么回答这个美女记者的问题。站在他旁边的年轻干部立即回答说“孙书记刚刚从救灾前线回到这里,对这里的情况也是刚刚才知道呀!”其他记者也提了些非常敏感的问题。

孙书记的脸上很不高兴。“这样吧。我们马上召开一次市委扩大会议,很快就拿出一个解决的方案来。你们,”他指着玲玲说“省台的记者可以采访。”他说完,又看了看四周的灾民,就向那辆小车走去“哦。让志愿者也派几个代表参加会议。”他对那个年轻干部说道。

人们眼巴巴地看着领导们钻进轿车里,眼巴巴地望着轿车开出了场馆。王军失望地放下摄像机,自言自语的说“我们有必要去采访他们的会议么?”玲玲没有吭声。她的目光转向那个姑娘,“请问小姐。从白龙镇转移出来的灾民到达这里了吗?”

“我叫夏彩铃。就叫我小夏吧。”姑娘见玲玲叫她小姐,心里很不高兴的说。她翻了翻桌上的登记薄又说道:“这上面没有白龙镇的,你们去市团委接待站那里问问看嘛。”旁边一个男志愿者说“白龙镇在最偏远的山区,听说他们还在路上。可能要明天才能到达这里。”

玲玲和王军就失望地回到采访车里。“现在怎么办,就在这里等么?”王军问。玲玲沉默着,她的目光一直在那些灾民中观望。她在寻找新闻的最佳切入点,寻找人们最想了解的情况。

突然。她的目光盯住了那些志愿者,数不清的志愿者穿梭在灾民中,有的在为人们分发食品和水,有的在为人们整理着地铺上的东西,还有的在为老人和孩子洗脸洗手。玲玲发现那些志愿者中,好多都是从外省赶来的,他们都在自发地为灾民做着需要做的事情。

玲玲的心一下被触动了。“快把无线传输系统打开,我们去现场采访那些志愿者。”她对王军说。“行。就从那个年轻美女夏彩铃开始采访吧!”王军微笑了一下说。玲玲瞪了他一眼,低声骂道“都啥时候呀!还这样不正经!”王军把摄像机扛在肩上,把镜头对着玲玲,微笑着说“美女主持,快开始吧!”

两人在忙碌的志愿者中,找到了那个夏彩铃。玲玲把话筒伸到她的面前说“彩铃。具我们了解,你是最早来到这个灾民安置点,为受灾群众服务的,你能给观众讲讲你此时的心情吗?”夏彩铃有些不好意思了,她掠了掠脸上的一缕秀发,想了一阵才说“我没有做什么,只是和这里的一万多名志愿者一样,有一颗自愿为灾民们服务的爱心。”

王军从她的脸色上看出,她内心隐藏着无比的悲痛,还有坚毅和刚强。他把摄像机对着这张年轻女性的脸,想给她拍几幅特写,但夏彩铃却用手遮着镜头,说道“不好意思。我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你们还是去采访其他的志愿者吧!”说完她就扭头离开了。

玲玲有些生气地埋怨王军“看你呐!我还有好些情况都没有问清楚,你给她贴那么近干啥?把她都吓跑了呢。”王军只好关了机,“很抱歉。我是想从她的脸上写出她的内心嘛。”他说。玲玲又瞪了他一眼说“算了。只好再去找其他人采访了。”

一直到黄昏,他们都还在灾民中采访。那晚,两人就挤在那些志愿者和灾民里,艰难地过了一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