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七十三章 关爱无限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3047 2013-07-10 14:10:25

  第二天清晨。阳光洒在体育馆外面的场地上,映在那些层层叠叠的高楼上。淡淡的晨雾,把周围的景色都披上了一层轻纱,包裹着一些神秘的色彩。那些一脸恍惚的灾民,就在这片晨曦中,又迎来了迷惑的一天。纷乱的安置点,一下子变得静寂了。姜玲玲突然发现,昨天还是乱糟糟的场馆,一下子变得干净整洁了。好多带着红袖套的志愿者在清扫着地上的垃圾。场馆外面增加了几个炊事帐篷,厨师们正在把蒸好的馒头包子和稀饭端上桌子。

“乡亲们开饭啦!大家都来吃热腾腾的早饭啊!”好些志愿者在灾民中喊着,劝着,但没有多少人到那里去领早餐。玲玲觉得有些饿,就过去领了几个包子,给了王军两个。王军已经把摄像机扛在肩上,正在调试镜头“这是个热点新闻,快主持一下。”他嘴里啃着包子对玲玲说。

姜玲玲一边吃着包子,一边想着讲话稿。王军已经把镜头对着了她,“别忙。”她说“让我整理一下头发。”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和衣服,就拿着话筒正准备开始主持节目,却看见几十辆满载着灾民的军车,缓缓地开进了体育场。“是白龙镇的。邱凤兰他们到了呀!”玲玲惊喜地说着,就拉着肩上扛着摄像机的王军迎了过去。

军车一辆接一辆地停在了体育馆外面的场地上。玲玲对着摄像机镜头激动地讲道:“各位观众。这里是九州体育馆,从偏远的重灾区白龙镇转移出来的羌族同胞终于来到了这里,他们是······”她的话还没有讲完,就看见一个年轻士兵从军车上跳下来,那身材和模样都像马文兵。她的脑海里立即产生了幻觉,就把话筒塞在王军手里,向那个士兵跑了过去。

王军无奈地摇了摇头,只好把镜头移向了那些从车里下来的灾民。玲玲跑到那个士兵面前,激情满怀的喊道:“马文兵!”那士兵回过头来,呆怔地盯着她。玲玲突然从幻觉中梦醒过来,“哦。对不起。我认错人了。”她喃喃地说,那本来已经平静的心情,一下子又变得沉重了。

“妹子。你怎么也来了啊?”一个女人的熟悉声音在玲玲身后传来,她从沉闷中惊醒过来,回头一看。风尘仆仆的兰嫂就站在她的面前,她的手腕上吊着绷带,脸上带着疲惫和刚毅。“兰姐!”玲玲激动地喊了一声,像见到久别重逢的亲人似的,一下扑进了她的怀里。

在这十几天来患难与共的日子里,玲玲和兰嫂已经结下了深厚的情谊。“妹子。家里人都还好吧?”兰嫂亲昵的问道。玲玲眼里噙满了泪花,哽咽着回答“父亲也遇难了。”兰嫂听了心里很惊讶,她非常理解和同情这个像亲妹子一样的姑娘。亲人和同伴,还有恋人都在一瞬间悄然地离开了她们,同样的命运使两个女人的心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妹子。我们都要好好的活着,坚强地活着。啊!”兰嫂拥着玲玲,心情沉重的说道。玲玲克制了一下悲伤的情绪,坚定地点了点头。

王军提着摄像机走过来,把话筒递给玲玲说道:“我们开始工作吧。”兰嫂就关切地说“我就不耽误你们采访了,妹子。等大家都安顿下来,我们姐妹俩再好好摆谈一下哈!”说完转身正要走,姜玲玲一把拉住了她。恳切的说“邱书记。我们上次没有采访到你,现在就请你给全国的观众说几句心里话吧!”

兰嫂环顾一下周围,见乡亲们已经全部从车上下来,好些人都围在他们身边。许多志愿者搀扶着老人和孩子,向体育馆里面走去。这个激动人心的场面让她一下子感到人与人之间的温情。“好吧!”她伸手理了理头发和头上的绣帕。对着话筒说道:“我代表白龙镇幸存活着的,安全走到这里的全体村民。感谢党和政府,感谢部队解放军官兵,感谢全国人民给了我们重生的希望,给了我们温暖,关心和支援!”

她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泪水又一下子涌出了眼眶。那些遇难的乡亲和牺牲在抢险中的武警战士马文兵。飞行员赵震海和小张。还有失去一条腿的消防战士小郭,以及其他受伤和遇难的武警战士,都一一的浮现在邱凤兰和所有幸存者的眼前。

场上的气氛一下变得凝重起来,人们的心情也随着兰嫂脸上的泪水变得无比的沉重和悲伤。是一声婴儿的啼哭打破了这种悲楚的沉默场面。兰嫂一下惊醒过来,她揩了一把眼角上的泪水,对玲玲说“哦。对不起!我该去喂孩子的奶了。”说完。她把话筒还给了玲玲,就转身朝背着那个女婴的春桃走去。

王军的镜头一直跟着她,玲玲想起兰嫂哺乳着两个婴儿的动人情景,觉得这是提升兰嫂形象的最佳镜头。“跟过去。”玲玲激动地对王军说道。

春桃把啼哭的婴儿递给了兰嫂。她正要解开衣襟,又看见杜月娥抱着她的娃娃在旁边焦急地哄着,“月娥妹子。把小震生给我吧!”她说。就抱着两个娃娃,在军车旁边的行李上坐下,毫不顾忌地解开衣襟的扣子,把两个**喂进婴儿的嘴里。

玲玲站在旁边,用低沉的声音说着“各位观众。大家现在看到的是两个出生在地震灾难中的婴儿,他们正在允吸······”围在四周的那些志愿者们,听见她那委婉动人的声音,眼里都滚动着震撼和敬幕的泪水。

兰嫂没有注意到王军的镜头正对着她,而且,她现在的一举一动都通过无线卫星传播,让亿万个观众都在看着她。她突然想起了自己的一双儿女,就抬头在人群里喊“东东。丽丽。你们在哪啊!”

围在兰嫂身边的夏老师和那十几个失去亲人的孤儿,听见兰嫂喊儿子,就急忙在周围寻找。但都没有东东的身影。“崔浩东!”夏老师喊了几声,又对兰嫂说道“东东是跟着大家一起下车的,也许跑哪里玩耍去了。”兰嫂想了想说“算了。别管他。”

夏老师看了看纷乱的人群,心里很着急“这里人多,东东又没有来过城里,怕他会走丢。我们还是分头去找吧。”说完。他就喊了春桃和赵强,还有几个年龄大一点的学生,到场馆里去寻找。

兰嫂喂完了两个孩子的奶,才发现王军的镜头还对着她,玲玲也仍然站在她身边,对观众介绍着她的事迹。她慌张地扣好衣扣,同时脸上升起一片羞怯的红晕。“我们去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吧!”她望着面前的乡亲们说。

夏彩铃和几个志愿者走过去,激动地握着兰嫂的手说道“邱书记。我们早就给你们安排好了。请跟我们来吧!”年轻姑娘眼里噙着泪花,她是刚刚听了记者的介绍,才知道兰嫂的许多撼动她心灵的事迹。她正要带着兰嫂去安置点。夏老师焦急地从场馆里跑过来。

“东东不见了!”他对兰嫂说“我们找遍了整个体育馆和附近的地方,都没有看见东东。还以为他回到这里了,所以就······”“兰嫂你别急。东东是个很懂事的孩子,不会走丢的。”杜月娥抱着她的儿子,安慰兰嫂说道。赵强也说道:“我们再去找找看吧。”

兰嫂心里很着急,但脸上没有露出来。她对赵强说“你还是照顾好月娥吧。她还在月子里呢。”又转身对夏老师说“你把娃娃们看好,别让他们也走丢了。大家跟这位同志去安置点休息吧!”

夏彩铃问道:“邱书记。你儿子叫什么名字,多大年龄?我吩咐这里的全体志愿者去帮着寻找,这样就会很快找到了。”兰嫂听了很感激,但委婉的说道:“不用了。别为一个娃娃弄得慌慌张张的,你们把乡亲们带去安顿吧。我自己去找就行了。”

“那好吧!”夏彩铃掠了掠额头上被风吹散的秀发说道:“乡亲们。大家跟着我们走吧!”春桃说“兰嫂。我和你一起去。”兰嫂就点点头,和春桃往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走去。王军只好把镜头移向那些志愿者,玲玲想了一下对他说,“跟着他们去安置点,看看那里的情况。”

夏彩铃带着人们刚刚走到体育馆大门,意想不到的情况突然发生了。地面又猛烈地晃动起来。受过惊吓和恐惧的灾民们,被这突如其来的震动吓得四处躲藏。安置在体育馆内的灾民,惊慌地互相推挤着从大门口奔跑出来,好些人摔倒在地上,许多志愿者就冲上去搀扶去他们,但惊叫着的灾民则把好些志愿者也推到在地上,有些人还从他们身上踩踏过去。

“大家不要慌,不要跑啊!这里非常安全那!”夏彩铃大声的朝奔跑的人们喊着。其他的志愿者也大声喊着。但惊慌失措的灾民仍然从场馆里蜂拥而出,次序顿时大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