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七十七章 豪迈的舞会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3078 2013-07-10 14:10:25

  傍晚时分,宽阔华丽的体育场里,突然响起了悠扬的音乐声。那是一曲羌族人最喜爱的锅庄舞曲,但乐曲响了好久,仍然没有人去跳舞。王军看着那些沉默的灾民,心里就很是着急。夏彩铃心里也非常难过,她在广播里反复地动员着大家,那噙着泪水的眼里充满了柔情,那清丽的声音充满了关爱。音乐声伴随着她那柔情绵绵的话语,在慢慢的融化人们心里淤积的伤痕。

人们的脸上有了些变化,不再是那么沮丧和低落了。王军看见音乐在灾民们身上起到了作用,就很激动“篝火。对呀!只有音乐没有篝火,是唤不起大家豪迈的激情啊!”他感慨地对夏彩铃和那些志愿者说。“可是,怎么去弄篝火呢?”夏彩铃为难的说。

王军想了想说“我有个办法,就是用道具做篝火。只是这些道具,恐怕只有歌舞团里才有。”一个志愿者说“这个不难。我有个朋友在市歌舞团,还是个头头。我去跟他们商量一下,请他们过来帮忙。”王军扶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说“那还等啥!我和你一块儿去!”两人急忙走出了体育场,开着采访车走了。

许多志愿者把晚饭送到大厅里来,他们挨着铺位把盒饭分给每个人,还关切地问那些老人想吃什么,饭菜合不合他们的口味。兰嫂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听着他们那关爱的话语,心里非常感动。就起身过去帮着分发盒饭,直到所有的人都拿到了盒饭,她才拿了几盒盒饭回到自己的铺位。

“大哥大嫂。这晚饭做的很香那,你们快吃吧。”她把盒饭递在崔光耀夫妻手里说。俞秀春揭开盒盖看了一眼,就放在一边了。崔光耀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就丢在地上“没胃口,咽不下。”他闷声闷气的说。

兰嫂愣了一下,她不明白她们夫妻的心里是悲伤还是在生气,就默默地和儿子一边吃着盒饭,一边想着心事。豪迈的音乐声在她耳边响起,她的脑海里回忆着自己那个风景如画的山寨,想起那些温厚善良的遇难乡亲。她也咽不下饭了,就把饭盒里的饭菜,给了儿子东东。

旁边的徐素贞也在吃着盒饭,她边吃边说“崔大哥。这盒饭很好吃嘛。你们就吃点呀。吃饱了,好去跳锅庄舞。”崔光耀却气哼哼的说“跳什么鸟舞!死了那么多亲人,谁还有心思去跳舞!”徐素贞知道他的脾气暴躁,就不敢吭声了。

陈大嫂的举动又出乎大家的意料,她拉起阿珍的手,对徐素贞和她身边的俞大婶说“走的已经走了,我们活着的要好好活下去。走。跳舞去啰!”她说着,就从兰嫂面前走过去,看见她脸色不好,就回头对兰嫂说“别自己折磨自己啦!大家还指望你重建家园啊!”兰嫂听了心里一震,就感激地向她们母女点点头。

宽敞的场馆里亮起了星星一样的灯光,把整个比赛场照的如同白昼。场地的中央堆起了几堆用道具做的篝火,悠扬欢快的锅庄舞曲在人们的耳边回荡着,但篝火周围仍然没有人过去跳舞。

王军在吃着姜玲玲给他拿来的盒饭,夏彩铃和几个志愿者也在旁边吃着盒饭。他们费了几个小时,才把那几堆用红绸和鼓风机加彩灯做成的篝火弄好,逼真的火苗在他们的眼里燃烧。他们的脸上就露出了欣慰的微笑。但还是没有人过去跳舞,这使王军和夏彩铃的心里都感到很不安。

陈大嫂拉着阿珍的手,从比赛大厅的门口走了出来,她们的身后跟着老寨子的一些男男女女。玲玲看见她们向场馆中央的篝火前走去,就兴奋地对王军说“她们来了。快去拿摄像机。”王军见了也很激动,就丢下还没有吃完的盒饭,跑去拿摄像机去了。

其实。音乐已经唤起了许多人心里的激情,他们看见老寨子的人走到篝火边,手牵着手地跳起了锅庄,也三三两两地走过去,围着篝火跳了起来。不一会儿,就有几百人加入到跳舞的队列中来。夏彩铃望着灾民们那优美的舞姿,妩媚的脸上就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王军提着摄像机疾步跑了过来,玲玲也拿起了话筒。她想好了主持稿,正要对着摄像机镜头说,一群羌族汉子突然冲进了舞场,其中一个中年汉子气愤地吼道:“都家破人亡了,你们还有心思在这里跳舞!到低有没有良心啊!”

音乐声盖住了他的吼叫,人们仍然在默默地扭动着舞姿。那个汉子就气得指着大家叫骂:“不许跳啦!哪个再跳,我就···就让他妈的好看!”人们都被他的骂声吓得停止了跳舞。玲玲认出那个汉子是兰嫂的大哥崔光耀。她也一下子惊得呆着了。

崔光耀骂完后,就冲到篝火前,飞起一脚把一堆熊熊燃烧的仿真篝火踢翻了。另外几个汉子也冲上音乐台,关掉了正在播放的音乐。乐曲声一下子停了,场上的气氛变得沉默而紧张起来。

徐素贞和好些人心里对崔光耀他们的无理阻拦很不满,她走过去指着崔光耀的脸责问道:“崔大哥。你有啥权力干涉大家,你以为只有你家才死了人吗?你以为只有你心里才难过悲伤吗?”好些人也围着他大声指责起来。场上顿时发生了争吵和拉扯,次序一时大乱了。

夏彩铃和一些志愿者纷纷跑过去劝说争吵的灾民,但无济于事。灾民中形成了两派,双方都据理力争,都把失去亲人和家园的悲痛化成了愤懑,发泄到对方的身上。吵骂声和哭声响彻在体育场的上空。王军只好关了摄像机,呆怔地盯着纷乱的人群。玲玲也吓得很紧张,她责怪王军说“都是你惹的祸,出了这么个馊主意。”

王军摘下鼻梁上的眼镜,擦拭着说道:“你别担心。总会有人出来制止他们的啊!”他刚刚把眼镜戴上,果然就看见兰嫂和许艳丽从大厅门口疾步走了出来,两人的身后跟着几个白龙镇的政府干部。陈宏春也在里面。他们是刚刚赶到这个临时安置点的。

“都给我住手!”陈宏春大声的喊道:“都不要吵啦!”人们见来了领导干部,都被陈宏春的喊声震住了,吵骂声顿时停了下来。兰嫂走到崔光耀面前,厉声责怪道:“大哥。你这是干什么嘛!”崔光耀气氛的说“我干什么?全国人民都在为受灾遇难的亲人悲哀难过,他们却在这里欢乐!这样做对得起我们遇难的亲人们吗?”

兰嫂眼里滚动着泪花,她激动地颤声说道“我们的亲人和同胞走了,我们的家园毁了。谁心里不悲伤痛苦啊!可是我们就这样绝望了吗,就这样沉溺在沮丧中了吗?我们大家都得活下去呀!”徐素贞也语重心长的说道:“兰嫂说的很对。不是我们没有良心啊!大家跳跳锅庄舞,就是想平静一下心里的痛苦,让我们活着的人从悲伤中解脱出来,才能有信心更好地活下去嘛。”

陈宏春一脸严肃地说“哪个再敢惹是生非,扰乱这里的治安次序。我们就将他关起来进行处罚!”他的威慑立即起到了作用,那些闹事的汉子都低着头溜了。崔光耀也不敢再吭声,但脸上的怒气还未消。他去拉起俞秀春,瞪了一眼兰嫂,气冲冲地说“在这地方呆着,让人心里更难受,我们惹不起还躲不起么!我们走!让你们在这里高高兴兴地在这里欢乐吧!”

崔光耀说完,就拉着他老婆俞秀春气冲冲地离开了。兰嫂见他们夫妻已经走出了场馆,心里很难过。她本想追上去留住他们,但迈不开步子,只好眼睁睁地望着他们离开。隔了好久,她才哀叹了一声,然后对大家说“把音乐重新放起来,我们继续跳舞吧!”

这场风波总算平息了,欢快激昂的音乐又响了起来。兰嫂带头走到篝火前,拉着陈大嫂和阿珍的手,合着音乐的节拍跳了起来。夏彩铃和几个志愿者去弄好了被崔光耀踢倒的篝火,也加入到跳舞的队列中。很快就有好多灾民也加入进来,他们手牵着手,形成一个很大的舞圈,像一颗颗闪动的星星围着燃烧的太阳旋转。

刘玉娇背着药箱,扭动着她那个好看的身姿,穿梭在安置点的灾民中间。她手臂上戴着红十字袖套,专门给那些得了感冒风寒和小伤小病的灾民发放药品。天气很热,她的脸上淌着一颗颗汗珠,身上那件兰花裙衫,也被汗水沁湿了一大片。她变得沉默寡言了,除了时不时地听见她问候人们身体状况的声音,很少听见她与别人交谈,更见不到她脸上有一点点笑容。

她心里一直沉侵在担忧,苦恼和愧疚之中。这些天她都躲着阿珍母女,她不敢见她们的面,那忐忑不安的心扉,把她那张像绽开的羊角花一股的脸容,折磨得凋残了许多。直到陈宏春带着几个派出所的民警,出现在她的面前,她那颗悬着的心才一下子沉落下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