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七十章 迷雾中的都市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3006 2013-07-10 14:10:25

  王军听见屋里有音乐声,就敲了敲门。一个年轻的女人开开门,呆怔地盯着两人。玲玲看见她脸上没有一点点痛苦和悲哀,只有一张涂了脂粉和口红的小脸,还有一双细细的眼睛。“哦。是你们那。”女人淡淡的说。玲玲和王军都感到很惊讶,“文娟嫂子。我们刚刚从灾区回来,来把苏大哥的,遗物交给你。”王军支支吾吾的说。

女人没有吭声,默默地转身走进屋里去了。王军看了一眼玲玲,拉了一下她的手,示意她跟了进去。屋里的陈设很简单。只有一张吃饭用的桌子和几把椅子,还有一台电视机和一些生活用品。电视机开着,里面正播放着音乐节目。文娟坐在椅子上沉默着,眼睛盯着电视屏幕。

玲玲和王军都有些尴尬,两人都不知说什么好。玲玲从背包里拿出老苏的遗物,一一的放在那张饭桌上。“嫂子。这些都是苏大哥留下的啊!他的手机上,还有他给你发的短信那!”玲玲哽咽着说。她想把手机递给文娟看,但那女人只回头看了一眼,“放那儿吧。”她仍然淡淡的说。

王军一直呆怔地站在门口,女人那张冷淡的脸让他心酸。玲玲心里也很惊讶,很凄楚。她不知道面前这个刚刚失去新婚男人的女人,心里在想些什么。“嫂子。这束杜鹃花,是苏大哥给你摘的,他就是为了到山上去摘这些花才······”玲玲说着,泪水就一下涌出了眼眶。

她手里捧着那束已经凋谢和干枯了的杜鹃花,一步步走到文娟面前,郑重地把杜鹃花放在她的手里。

文娟只淡然的看了一眼手里的花束,就放在桌子上了。“他,应该算是因公遇难的吧?”女人喃喃地问。玲玲仍然在低声地哭泣。王军听了,却不知道怎样回答她。文娟又说“你们两人都应该给老苏做个见证。他是在采访中死亡的,就应该算因公死亡嘛。”

王军一下明白了文娟这话的意思。但却不好回答她,只是眼巴巴地看一眼玲玲,又看一眼文娟“这个事情嘛,你去台里找领导解决吧。”文娟听了很生气“今天我去找了你们领导,他们说是自然灾害遇难的。可是老苏如果不跟你们去采访,他会遇难吗?”

玲玲止住了泪水,她搽一下脸庞上的泪水,激动地说道:“嫂子。你别难过,我们可以向领导提出你的意见。请你相信领导会做出公平处理的。”文娟一脸愤慨的说“明天我去局里找局长,这事他们不解决好,我跟他们没完。”王军见了,觉得还是尽快离开为好,就悄悄拉了一下玲玲,自己就退出门外去了。

玲玲还想安慰文娟几句,但心口上好像堵着什么,很是难受。她也只好向文娟道别一声,转身走出屋子。她刚刚迈出门槛,就听文娟怒气冲冲地说道:“这事领导解决不好,我就找你们两个算账!”然后她就“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王军已经在往楼下走去,听见文娟的气话,一下子怔住了。玲玲也懊恼地站在门口,脚下沉重得迈不开步子。王军又转身走上来,把她搀扶着下了楼。两人刚刚走到巷子里,那束凋谢了的杜鹃花就从楼上的窗户口丢了下来,散落在他们面前。

“唉!这才是‘人一走,茶就凉。’呀!”王军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哀叹说。玲玲望着地上那些凝结着老苏魂灵的杜鹃花,泪水又夺眶而出。她伏下身姿,无声地哭泣着,一株株地把那些杜鹃花捡起来。

街面上霓虹灯的光正好照在那些花朵上,已经凋谢的杜鹃花突然变得鲜艳起来。老苏那张圆润而又温和的脸就浮现在那片花朵上。“苏大哥!”玲玲悲痛地呼唤着哭了起来。

王军的泪水也一下子涌出了眼眶,他摘下被泪水模糊了的眼镜,擦干了上面的泪水又戴上。但镜片很快又被夺眶而出的泪水模糊了。他就反复地擦,反复地戴上。这十几天来,他是第一次流出这么多的泪水,心情也第一次如此悲痛。老苏生前那张憨厚善良的脸容,他对新婚妻子钟情和厚爱的话语,都一一地浮现在他的眼前。

可是现在,老苏那个一天要给他发三十条短信的女人,怎么会一下子就变得如此冷漠了啊!看来,这个女人喜欢的不是老苏的情爱,而是他的丰厚的工资。她要的不是老苏那生离死别的爱,而是他的一笔抚恤金。王军在心里沉重的说“老苏。你哥子如果泉下有知,会怎么想呀?”

一阵风在巷子里吹起尘土,把街边的树叶弄得哗哗的响,好像是老苏的魂灵回到了家里。冷清的街面上显得有些昏暗和阴森。王军挽着玲玲的胳膊,扶着她默默地走出巷子,来到大街的人行道上。他叫了一辆出租车,“我送你回家吧。师傅。先去府青路”他对司机说。玲玲点了点头,她现在很想回家。

王军在考虑着能不能把她父亲遇难的事告诉她。看着玲玲那哀伤的样子,他犹豫了好久,直到走拢玲玲家的小区大门,他才吞吞吐吐地说道:“玲玲。还有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你听了,一定要节哀呀!”玲玲正在擦脸上的泪水,她不能让母亲看见自己伤心的样子。“什么事呀?”她惊讶的问。

“你···你父亲,在这次灾难中,也遇难了。”王军看着玲玲那张媚丽的脸容,心情沉重地说。玲玲听了大吃一惊,她盯着王军厉声说道:“你开什么玩笑!难道看我还没有伤心够吗?”王军一下把玲玲拉在怀里,用老大哥对妹妹的一片真情安慰她说“我几天前就知道这个消息了,只是怕你经受不住,才没有告诉你。你父亲是在车间里遇难的,整个车间都倒塌了,东汽厂遇难了五百多人啊!”

玲玲一下推开王军,悲痛欲绝地大声说“你骗人!你是看我跟马文兵的感情,故意报复我。我父亲不会遇难的,不会啊!”说完。她就不顾一切地冲上楼去了。

王军在那里呆呆地站了好久,才默默地走回自己家里。姜玲一下子跑上楼,悲痛和惊恐使她不敢敲开自己的家门。她昨天就给家里通了电话,母亲并没有跟她说父亲遇难的事。“不是真的,一定不是真的。王军在骗我。该死的王军,我一定找你算账!”她站在门口想了好一阵,把一颗砰砰乱跳的心平静了一下,才掏出钥匙开了门。

屋里没有开灯,姜妈正在客厅里看新闻。“妈。我回来了。”玲玲胆战心惊的说。她看了看客厅里,都是原来的摆设,一点也没有变。姜妈从沙发上站起来,“我在等你呀!”她低沉地说道。脸上显得很平静,只是那双眼睛里包含着清潭一样的泪水。

姜妈去开了灯,然后走到女儿面前,把她肩上的背包拿下来,又拍了拍她身上的尘土,凝视着玲玲看了好久,才喃喃的说“玲儿。你瘦多了。才多少天呀,怎么就瘦成这样啦?”玲玲又环顾了一下屋子里,望着母亲那张温和的脸问道:“妈。我爸呢?”姜妈不敢看女儿的眼睛,她把脸移开,盯着电视屏幕。“还没有吃饭吧。我去给你热热菜去。”

玲玲听出母亲的声音在颤抖,看见她的身子也在瑟瑟发抖。她知道母亲是在极力克制着心里的痛苦和悲伤,“妈。我爸呢?你快告诉我呀!”她一下拥着母亲,惊慌的问道。姜妈怔了一阵,才慢慢地拉着女儿的手走进书房。

玲玲的目光一下子看见了书房里的一切。墙壁上挂着父亲的遗像,书桌上摆放着水果和燃着的香蜡。整个书房变成了灵堂。姜妈默默地走到书桌前,哀伤地盯着遗像说“老姜。你女儿回家了。”玲玲站在门口,望着父亲那张带着微笑的遗像,悲伤得迈不动脚步。

姜妈回头看了一眼女儿,哽咽着说“玲儿。来给你爸上柱香吧!”玲玲那包含了好久的泪水,突然像泉水似的涌上了脸庞。她泣不成声的喊着“爸!——”就奔进书房扑到遗像前,抚摸了一阵父亲那张慈祥的脸蓉,然后扑进母亲的怀里失声痛苦起来。

姜妈克制着眼眶里的泪水不让它流出来,克制着自己失去丈夫的悲痛心情。她紧紧地拥抱着女儿,好像怕她从自己身边失去似的。玲玲哭泣了一阵,也把泪水咽进肚里。她抬起头望着母亲,突然发现她的头发白了许多。“妈。你的头发······。”她吃惊地说。

“妈没事。”姜妈揩着玲玲脸上的泪水,悲怆的说“给你爸上柱香吧。”玲玲点了点头,就忍着极其痛苦的心情,点燃了一柱香,然后向父亲的遗像三鞠躬。姜妈从女儿手里接过香插在了桌上的香炉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