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八十二章 祭奠亡魂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2258 2013-07-10 14:10:25

  兰嫂怀着一颗不平静的心走进客车里,一下坐在前排的座位上。她看了看车里的人们问道“老俞。回山寨的有多少人那。”俞会计也跟着上了车,在她旁边坐下来,从身边的挎包里抽出一份名册递给兰嫂说“都在这上面那,有些伤员还在医院接受治疗,还有些年轻人到城里打工去了,剩下的不到三百人。”

俞会计的心里一直很难受,那双布满皱纹的眼睛盯着车窗外面。繁华喧闹的城市在他的眼里慢慢向后退去,出现在眼前的是那片茫茫的龙门山山脉,那个隐藏在云海深处的,伤痕累累的羌族家园。“唉!现在什么都没有,回去后该怎么办啊!”他苦恼的说。

兰嫂反复地看了名册上面的每一个人,尤其是那些党员和表现积极的骨干人员,他们的一言一行都在她的脑海里浮现着。她听见俞会计的喃喃自语,就小声地说道:“现在村委会就剩下我们两人,回去后的第一件事情,是把村委会的领导班子建立起来。老俞。你心目中有合适人选么?”

俞会计想了想说“补选的事情,由党员大会选举决定吧。现在陈宏春是不会兼任村委干部了,他一定会让我们,把他的兄弟陈宏强提到村委会中来的啰。”兰嫂心里也困扰着这个问题。她在心里物色了几个人选,觉得徐素贞最合适当村委妇女主任。她积极能干,活泼开朗,又是党员。兰嫂相信大家会同意的。

但另一个问题却使她很头疼,那就是崔光耀。前些年他就是因为没有提上村委干部,和她夫妻俩吵了一架后,生气出去打工的。现在他又回来了,又遇上这个补选的事,说不定又会闹翻天呢。

龙门山脉仍然处在痛苦的呻呤之中,它仍然在颤抖,在为那些突然间消失坠落的无数生命而痛苦哀鸣。在它那遍体鳞伤的山谷下,一座城市的废墟像地狱般的呈现在人们的眼里。在那片废墟下面,至今还埋藏着许许多多遇难者的尸骨。这里就是被地震毁灭得面目全非的北川县城。

县城的遗址已经被封闭了,人们只能站在城外的一座山坳上,远远地遥望着山谷下面那片触目惊心的废墟县城。也只能在这里点燃香烛,烧些纸钱来祭奠自己亲人的亡灵。

几辆客车停在了山坳上,老寨子的几百个灾民从车里一走出来,山谷中那片凄惨的景象就呈现在他们眼里。兰嫂望着那片惨不忍睹的废墟,女儿的容貌一下子在她眼前浮动出来。她知道自己的女儿,仍然还躺在那片废墟下面,思念和痛苦使她难以抑制心里的泪水。“丽丽。妈来看你了啊!”她禁不住悲痛的心情,就悲伤地喊出声来。

东东也在她身边哭泣着,那张稚嫩的小脸上滚动着一颗颗无声的泪水。崔光耀和俞秀春就站在兰嫂的身边。两人的脸上没有泪水,只是一片盲目和呆怔。崔光耀心里在庆幸地想“幸好当初没有在这个城里找到工作,不然他们夫妻说不定也难逃此劫啊!”

徐素贞不知从哪里弄来一叠纸钱和香蜡,对沉浸在痛苦中的兰嫂母子说“你们来给孩子烧点纸钱,祭奠一下娃娃的亡魂吧!但愿她能在那边过得很好呀!”兰嫂听了,就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从徐素贞手里接过香蜡,拉着儿子的手走到山坳前面,母子两人一下跪在地上,向着阴森森的山谷磕头。

她不仅仅是在给自己女儿磕头,也是在为无数个惨死在这场灾难中的亡灵哀悼。她一边烧着纸钱,目光一边在身边的人群里观看。许多人都在这里祭奠着亲人的亡魂,他们的脸上都是无尽的泪水和哀伤。兰嫂突然在这些人里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个身影是位军官。“他怎么也在这里呀?”她惊讶的想。

阴沉沉的天空仍然飘着细细的雨丝,一团团的云雾飘浮在山谷中那片凄凉的废墟上面。凄厉的恸哭声和呼唤亲人的声音,在人们的身边回荡。每一个立在山坳上的灾民,都发出一声声悲伤的叹息。跟踪而来的姜玲玲和王军,又举起了手里的摄像机,把一张张痛苦的脸容,传送到龙门山外每一个角落的千家万户。

兰嫂擦干净脸上的泪水,又把儿子东东脸上的泪水揩干净,对身边的俞秀春说“嫂子。你照看着东东,我过去一下。”说完,就向人群中的那个军官走去。她走到他的身后,看见他正向着山谷里低头默哀,也默默地低下了头。

她知道他的妻子,儿女和父母的遗体,现在都还埋在山谷下面那片废墟里。她想说几句安慰他的话,但复杂的情感和内心的痛苦,使她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沉默了好久,她才喃喃的说了一句“请首长节哀啊!”

他听见了她的声音,一下转过头来,哀伤中带着惊喜“是你呀。”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兰嫂抬眼望着他那张痛苦的脸,看见他的眼睛周围流淌着晶莹的泪珠。“我···来看看我的女儿。她也在下面那所中学里,没能···逃出来。”她伤感地说。

他扭头悄悄地擦去了眼角上的泪水,然后转过头,双手紧紧地捂着她的手臂,动情的说道“小兰妹妹。你也要节哀啊!要振作起来···”兰嫂激动得打断了他的话“你真是梁子呀!”他点点头说“我第一次看见你,就认出了。”

同样的命运,使两颗碎裂的心贴得更近了。他久久地望着她,从头上一直望到脚上,她身上还穿着他费了半天功夫给她找到的那件裙衫,脚上仍然穿着那双运动鞋。“你又瘦了。要注意身体啊!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咱们去做,灾后建设是很复杂和艰难的呀!”

几句关心的话语,使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泪水一下子又涌出了那双媚丽的眼睛。她真想扑进他那宽阔而又温暖的怀里痛哭一场。“梁子哥!”她泣声地喊着他们小时候的名字。

张梁也仿佛回到了从前,自从他认出她以后,这些天来,他的脑海里都浮动她那倩丽的身影。好一阵他才克制住自己的情感,回到现实中来。“你们···是要回山寨去吗?”他环顾了一下周围那些老寨子的人们问道。兰嫂也还沉浸在甜蜜的回忆中,听了他的话,就忍住泪水点了点头。

“可是从这里到你们的村寨,还有几十公里的路程,而且还没有通车呀!你们怎么回去呐?”他很担忧地说。兰嫂想了想,坚定地说道:“我们就只好走路回去了吧。山寨人是不怕任何困难的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