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八十九章 心灵麻木的女孩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3022 2013-07-10 14:10:25

  温医生先是怔了一下,然后心里有些内疚地说“你怎么不早说?”她总有个习惯,凡是给那些年轻女孩子做流产,她都要把人家训斥一顿。“哦。对不起!这是我到灾区来做的第一个流产手术。好了,成功了!”她说。

她把阿珍的身体清理干净后,又亲自给她穿上内裤。然后把她扶起来,紧紧地搂住她,眼里噙满了泪水。说道“真是个坚强的孩子啊!十几分钟的手术都没有吭一声,其他的女人做这样的手术,都会疼得呼天叫地那。哦呀!孩子。是阿姨不了解情况,说了些不该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啊!”

阿珍仍然紧闭着双眼,眼里的泪水在扑簌簌的往外流淌。兰嫂把阿珍的衣裙整理好,她还有些生医生的气,就去把阿珍伏在背上“珍珍。姨背你回去吧!”温医生去拿了一条毛巾,给阿珍擦着脸上的汗水说道:“不要急着回去,先把孩子扶到隔壁去休息一下。”

兰嫂没有理她,仍然一声不吭地把软弱无力的阿珍背在背上。温医生有些着急了,她知道是自己说出的话使女孩子的身心受到了伤害,就一脸愧疚地说“孩子刚刚做了手术,需要在这里观察一阵才能离开哪!否则,如果在路上发生大出血,那会没命的呀!还有,她要吃点东西,才能恢复体力嘛。”

兰嫂看了温医生一眼,心里有些感激她了。刚好有一个护士走进来,温医生立即吩咐她说“小乔,快去食堂煮一碗荷包蛋来。”护士答应一声就离开了。温医生拉着兰嫂的手说“你跟我来吧!我亲自去安排孩子的床位。”兰嫂见她如此热情,就只好背着阿珍走进另一间病房。

“先好好休息,我去安排一辆车送你们回去。哦。对了。我刚才想了想,你们寨子是受灾最严重的村寨,现在有救灾医疗队在那里吗?”兰嫂只摇了摇头。温医生说道:“这样吧!我带一个医疗小分队去你们山寨,给其他的灾民也检查一下身体吧!”温医生说完,就拨通了手机,安排好了车子。兰嫂听了很是感激,“谢谢你了!大姐。”她紧紧地握着医生的手说。

护士端了一碗荷包蛋走进来,兰嫂把阿珍扶起来。安慰她说“珍珍。吃点东西吧。这样才有力气挺过这道难关呐。你要学你阿妈那样,想开些,今后有我们关心你,还有学校那些可爱的学生爱戴你啊!”温医生端着碗,亲自喂着阿珍吃了,然后给她洗了脸,又扶她躺下。

阿珍昏昏沉沉地睡着了,兰嫂想了想对温医生说“大姐。麻烦你照看一下她吧!我出去一阵就回来。”温医生说道:“什么麻烦不麻烦。这是我应该做的,你尽管去办你的事情吧!”兰嫂就感慨地叹息了一声,转身走出了病房。

她是想去祭拜一下老崔,就去板房市场的商铺里买了些祭品,然后往山岭上的那片墓地走去。祭日已经过去一天了,墓地里仍然有很多人在这里祭奠他们的亲人。兰嫂在这片坟墓中找到了她的男人崔光泽的墓,她发现墓前残留着一些烧过的香蜡和纸钱,墓碑前面还摆放着一束鲜艳的羊角花。好像是刚刚有人来祭拜过了,“是谁来过了呢?”她心里想着,就在墓地四周看了一遍。

没有一个熟悉的人,焚烧香蜡和纸钱的烟雾笼罩在墓地上空。从河谷里吹上来的风,把周围的树林掀起一片呼呼的响声,一群黑老鸦就藏在树枝上哇哇地嚎叫,好像那些遇难的亡灵在人们身边哭泣。

兰嫂感慨万千地给亡故的男人烧着纸钱,眼里噙着悲恸的泪水说道:“老崔啊!你走得太匆忙了啊!你连一句告别的话也没有留下呀!你如果,如果有什么事情没有跟我交代的,或者还有什么事情放心不下的,就给我托个梦吧!”

墓地里的人们祭拜完亲人,都陆续地离开了。邱凤兰望了一眼天空上那轮被云层遮盖的太阳,才知道时间已经过了午后。她正要离开,却看见旁边的一座坟墓前,跪着一位年迈的老奶奶。她面前摆放着一堆祭品,那张皱纹密布的脸上没有泪水,一张扁平的嘴唇在不住地抖动着,一只干瘦的手上慢慢地摇动着经筒,她在为亲人的亡魂祈祷。

“老人家。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你的亲人们呢?”兰嫂走过去关切地问。老奶奶睁开一双昏花的眼睛看了一眼她又闭上了,那眼角边却流出两行浑浊的泪水。老奶奶伸出另一只手,指了指面前的几堆坟墓,声音沙哑的说“都走了,到天堂里去了。他们丢下我这个孤老太太不管了啊!”

兰嫂发现那几堆坟墓前都摆放着同样的祭品,猜想那一定是老奶奶家里遇难的亲人,她心酸地走过去扶起老奶奶,一边安慰着她,一边搀扶着她走出了墓地。老奶奶唠唠叨叨地给她讲述了她老伴,儿子,媳妇和孙子遇难的经过。兰嫂听了就无声地叹息流泪。

她一直把老奶奶护送到那片板房区,安顿在镇政府设立的孤老院里。她在这里遇见了许艳丽,她手上提着一个大包袱,好像要出远门。许艳丽打扮得很时髦,紧身的衣裙把胸脯挺拔得像两座小山峰,红润的脸庞承托着白绒绒的肩背,还有衣裙下面那一双修长而又秀美的双腿,那模样好像是复苏的花神,全身上下都焕发着迷离的光彩。

路过的人们都情不自禁地望着她,兰嫂也怔怔地看了她好久,才喃喃的问道“许秘书。你这是要到哪里去呀?”许艳丽掠了一下额头上的一缕秀发,心情沉重地说“我已经不是什么秘书了。这里也不是我的终身归宿啊!我该到外面去寻找一条属于我的人生道路了。”

兰嫂听了就无比感慨和惊讶,她没想到她会在面临着艰难的困境,还有在今后的艰苦工作中,她选择了一条退缩和回避的路。“那么···你是辞职了?”她问。许艳丽点点头说“我听说你到镇上来了,就想跟你告个别呢!我已经在这里等了你好久。”兰嫂心里清楚,许艳丽刚才去老崔的墓前祭拜过了,她沉默了一阵才说“那我送送你吧!”

两人就沿着板房区那条窄小的街道,向公路上走去。“唉!兰嫂。你也别怪我,以前在崔书记身边工作,心里很踏实,很舒畅。他正直无私,坚持原则。对下属和蔼可亲,即使工作上出了差错,也从不训斥人。可是现在的领导班子······唉!”许艳丽心事重重地说。

兰嫂终于明白了许艳丽辞职的原因,她想起自己跟陈宏春发生的矛盾,心里又增加了一层阴影。“那你的选择是对的,我支持你。妹子。你记住啊!到了外面安顿下来了,别忘了给嫂子打个电话。”

许艳丽激动得流出了泪水,就一下子拥着兰嫂的双臂,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兰嫂心里也感到孤单和难受,在以往的日子里,她有什么工作上的事情,都是先去找许秘书谈。就是跟男人老崔发生了原则上的争执,也是许艳丽在从中调解啊。“凤兰姐。以后在工作上遇上困难,你也要忍耐点,该回避的事情,就尽量少管吧!现在有些现象,是我们这样的女人,无法管得了的啊!”许艳丽感慨万千地说道。

兰嫂知道她的话是为自己好,但一向坚持党性原则的她,不可能对有些干部的胡作非为熟视无睹。她对许艳丽说道“你就别为嫂子操心了。我作为一个党的基层干部,知道该怎么做呢。嫂子倒是担心你,一个人到外面的世界去闯荡,同样会有困难和危险的呀!”

一辆班车停在路边上,司机按了几下喇叭喊道:“还有没有去县城的呀?快上车啦!”兰嫂就握了握许艳丽的手说“记住。经常跟嫂子联系哈!”许艳丽点了点头说“嫂子。保重!”然后依依不舍地走进了班车里。兰嫂泪眼模糊地望着车子开出了白龙镇,消失在龙门山脉里。那噙在眼里的泪水,又一下子流淌出来。她一边抹着泪水,一边往卫生所走去。

阿珍已经醒过来了,正在默默地吃着午餐。温大姐见兰嫂满脸的泪痕,神情也很低落,就递给她一盒盒饭说“是去看你丈夫崔书记了吧。唉!你也别过于伤心难过。人死不能复生啊!还是要保护自己的身体要紧。快吃了吧。我已经把车子准备好了。就等你吃了饭,我们就回山寨去。”

兰嫂心里像堵着一块石头,根本没有胃口。她只喝了一点热汤,就把阿珍的头发和衣裙整理好,说道:“珍珍。你先跟医生阿姨她们去车上等我吧。我到镇政府去一下就回来。”阿珍只点了点头,兰嫂又转身走出了病房,往设立在板房区后面的镇政府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