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八十一章 打了漂漂的捐款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3118 2013-07-10 14:10:25

  邱凤兰和她的村民们一样,回家的心情是极度沉重的。那天是个阴沉沉的天气,天空还飘着细细的雨丝。在那个震撼心灵的“全国哀悼日”过后,住在体育馆里的灾民就陆陆续续地返回家乡去了,场馆内外显得安静了许多。老寨子的两百多个灾民背着沉重的行李,也开始登上几辆大巴车。他们要回家了,回到那个曾经给他们带来恐惧和痛苦的伤心地。

姜玲和王军商量了一下,觉得应该把他们带来的那笔钱交给兰嫂了,两人就把兰嫂喊到采访车上。玲玲把装着十二万元钱的背包塞在兰嫂怀里,说道:“这是我妈和我的一点点心意。虽然解决不了你们村寨的实际困难,但也能给乡亲们买些生活用品哪!”

王军也从背包里拿出用报纸包着的五万元,递给兰嫂说“我和我老婆,还有我儿子,用这点钞票,表示一下对乡亲们的救助和慰问。希望邱书记能收下我们的一片诚心。”兰嫂被眼前两个记者的热心感动了,她紧紧地握着玲玲的手说道“谢谢你们的心意!我代表乡亲们谢谢你们!但是,你们的心意我领了,这钱我们不能收。你们还是拿回去吧!”

姜玲玲和王军听了都有些意外,玲玲着急的说“兰姐。我们是亲眼看见你们的村寨被毁灭的,也亲眼看见许多人都家破人亡了啊!这是我妈,还有他的老婆和儿子对灾区人们的一点心愿呀!你就收下吧!”王军也很激动,但他却说不出话来,只是不住地点头。

兰嫂眼里噙着激动的泪水,说道:“好妹子。好兄弟。你们也是从死亡线上逃出来的呀!妹子的亲人不是也在这场灾难中遇难了吗?你们也同样有困难,也同样需要帮助啊!再说,你们的钱挣得也不容易嘛。我们寨子的确需要资金,可是有党和政府援助我们哪!还有全国许许多多的人也在援助我们哪!这钱你们就拿回去吧。”说完,她把钱塞回了两人的手里。

玲玲见兰嫂坚持不收,就急得快哭了“眼镜。你倒是说句话嘛!”她冲着低着头不吭声的王军喊。兰嫂望着他们那焦急的样子,她心里很难受,也有难处。在一次村镇干部会上,陈宏春就传达了上级的规定和指示,不允许任何个人,或村寨私自接收募捐款或募捐物资,所有的捐款和物资,一律由镇政府统一安排。

她知道这里面有很多猫腻,只是不好说出来,心里就难过地想“我不能让你们的血汗钱打了水漂呀!”但她面对这笔巨款,也有些心动,毕竟是十几万哪!他们的寨子现在是一穷二白,村寨的所有积蓄都被埋在了废墟下面,回到山寨后,到哪里去弄重建家园的资金呢?”

王军见玲玲责怪他,就呆怔地望着兰嫂,他的眼前浮现出那几十个血肉模糊的学生娃娃的遗体,浮现出那片惨死在地震中的二十多个幼儿的恐惧场景。他的眼睛湿润了,心里的血在沸腾,在燃烧。“为了山寨的孩子们,我们把这点心意捐献给他们。就请求你了却我们的心愿吧!”

兰嫂望着王军那张痛苦的脸蓉,心里也很是激动。正在百感交集时,俞会计匆忙地走了过来,他看着车里的情景,也非常感动。“哦。邱书记你快过去吧。许多志愿者自发地为我们寨子组织了募捐,他们要举行一个捐赠仪式,把募捐到的钱递交给咱们哪!”

“那我就过去了,你们两位的心意就留着吧!对不住了。”兰嫂感慨地说完,就跟着俞会计走了。王军听了这个消息,马上兴奋起来。他已经有了主意,就叫玲玲把钱收起来,小声地对她说“那里一定也有许多记者在采访,我们就当着那些记者,还有许多募捐的人群,把这些钱捐赠出来,不怕他们不收呀!”

玲玲看出兰嫂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但又不明白她为什么不敢接收他们的这笔捐款。她听了王军的建议后,脸上也露出一点宽慰的笑容,就把装着两人捐款的背包挎在肩上,向兰嫂他们追了过去。王军提着摄像机跟在她后面,两人急忙赶到捐赠会场。这里聚集着几千名志愿者和一些本地的居民,他们排成长长的队伍,一个个地把手中的钞票放进几个捐赠箱里。

果然有一些记者在会场里采访。王军举起了摄像机,“等一下你到主席台去讲几句话。我把这个场面拍摄下来。当着这么多人,她邱凤兰就不会拒绝咱们了。”玲玲就同意地点了点头。她拿着话筒走到前面的主席台,对正在负责捐款的夏彩铃说“我是记者姜玲玲。他是摄像师王军。我们有一笔捐款要亲自交给老寨子村的受灾群众哪。”

玲玲说完,把肩上的挎包递给了夏彩铃。她打开背包一看,惊得瞪大了眼睛“哇呀!这么一大笔巨款哪!这是我们收到的最大的一笔捐款呀!”她惊讶地说道。玲玲正对着王军的摄像机镜头,动情地讲着“我们都亲眼目睹了老寨子的学校被地震摧毁,亲眼目睹了一个个幼小的山寨孩子的遗体从废墟里刨出来。也亲眼目睹了他们的房屋全部被毁灭,目睹了几百个羌族同胞被恶魔夺去了宝贵生命···”

兰嫂走到她的身边,激动得流出了泪水。玲玲的声音和她的行动感染了场上的每一个人,许多人都把身上带着的钞票全部掏了出来放进捐款箱里。兰嫂等玲玲讲完,一下就紧紧地拥抱着她“妹子。我代表全体羌族乡亲,感谢你们的一片爱心!也感谢大家对我们山寨的关心和援助哪!”

场上顿时响起了一片热情的掌声和震撼的口号声。但就在这时,陈宏春带着许秘书和几个镇干部走了过来。他看了一眼摆放在桌上的一大堆钞票,望着陆续地往捐款箱里捐钱的志愿者和居民,脸上就露出了激动而又欣慰的笑容。

他走到玲玲面前,主动地握着她的手说道:“记者同志。我代表白龙镇党委和政府,代表全镇村民感谢你们两位的爱心援助!”他又转向夏彩铃和其他志愿者说“也非常感谢志愿者们,为白龙镇灾区人民的无私奉献哪!”

玲玲被他的话弄得有些迷糊了。但很快就明白了兰嫂心里的担忧,也知道陈宏春赶到这里来的用意,于是就把话筒伸到他的面前问道“这是我们大家给邱凤兰他们村寨捐赠的救灾款。大家都知道,老寨子是整个灾区受灾最严重的村寨哪!请问陈书记,你们镇政府会把这笔捐款用在他们村寨的灾后重建上吗?”

陈宏春想了想说“这个嘛,镇党委会有统一安排的。不过请大家放心,我们会用你们捐赠的这笔资金,去救助那些受灾最严重的寨子和灾民。”他说完,感觉这个记者的眼光里充满着疑问,就赶紧离开了主席台,走到那几个镇干部面前,低声地吩咐许艳丽和另一个镇干部“许秘书,你们两个在这里监督着,记下每个捐款人的名字,咱们要张榜感谢他们的恩情啊!”

兰嫂听了陈宏春的话,心里像泼了一盆冰冷的水,一下子凉了。她知道这笔资金会被镇上全部拿走,由党委统一安排。自己的村寨能不能得到一点救助资金,是很难说的。

“老俞。咱们走吧!”她心情沉重地对俞会计喊。然后又对玲玲说道“妹子。我们要回山寨去了。保重!”玲玲看出她心里很难受,很痛苦。但又说不出一句安慰的话来,只是紧紧地握着兰嫂的手不放。

陈宏春对兰嫂说道:“那你们先回寨子也好。等我们处理完这里的事情,也会很快返回镇上来的,到时候再召开一个各村寨干部会议,安排一下下一步的重建工作。”

兰嫂听了,只说了句“就这样吧!”然后就走到夏彩铃面前,紧紧地握住她的手臂,激动地说道“谢谢你们这些天来,对我们无微不至的关爱和照顾,我们会永远记住你们······”她激动得说不下去了,就噙着泪水,转身疾步往那几辆客车走去。

玲玲想了一下,对王军说“我们也跟上去,回到山寨做跟踪报道。”王军一脸迷惑地点了点头。他知道玲玲是想去看看埋在那里的老苏和马文兵,就提着摄像机,跟在她后面走到采访车里。“我们的钱不会打了水漂吧?”他坐进驾驶台,担忧的问。

“唉。难说呢!等到了寨子里,我们可以做一些救灾物资和捐助款方面的跟踪报道。也许会晓得我们捐款的下落呢。”玲玲说。王军看见那几辆客车已经出发了,就开着采访车跟在后面,驶出了体育馆。“唉。早知道邱凤兰心里的难处,我们就该学山东那个老大哥,背着二十万元巨款,亲手将捐款发放给那些灾民。这样我的心里就踏实些了啊!”

玲玲正在回头望着越来越远的体育馆,听了王军的话,也想起前几天他们报道过的那个山东老板,那个让全国人民都感动得叫好的山东汉子,就感慨地埋怨他说“你就尽知道放马后炮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