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八十五章 死而复生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3016 2013-07-10 14:10:25

  老芋头手里举着火把,一口气跑回自己家的那片废墟前,静静地呆了一阵,才去找到那间猪舍,眼前这堆石头下面,还埋着他那头养了一年的大肥猪。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他仍然希望这头肥猪还活着。“溜溜!”他唤了一声,就伏在石头上面听,但除了萧萧的风声外,什么声音也没有。

“溜溜溜!”他又唤了两声,还是听不到石头下面有一点点动静。他失望地叹了口气,就把火把插在身边的石头缝里,然后坐在那里,从腰上的挎包里拿出那只笛子吹了起来。他以前就爱坐在这间猪舍门前吹笛子,忧伤的笛声在夜空中的山谷里飘荡。

突然。他听见一种“嗯嗯嗷嗷”的声音在身后响着,就情不自禁地回头看了一下,后面却是朦胧的山影和阴森森的一片废墟。“猪猪啊!是你的魂魄回来了么?”他嘴上喃喃的说,心里却相信凡是生灵都有魂魄,是那条猪的魂魄听见了他的笛声又返回来了。

他的眼里湿润了,两颗晶莹的泪珠从他那细细的眼角边滚落下来。他心里明白这头猪是听着他的笛声一天天长大的啊!他沉重而又哀伤地叹息了一声,又把笛子贴在嘴上,刚刚吹了几下,那“嗷嗷”的声音又叫了起来。这次不是在他身后,而是在他的身子下面,他还感觉到自己屁股下面的石头也动了几下。

“溜溜还活着,一定还活着呀!”他兴奋地自语说。就伏在石头上面又唤道:“溜溜。溜溜溜!”又把耳朵贴在石头上面听,他立即听到了猪的呼吸声和哼哧声,“哈哈哈!你这家伙果然还活着那。”他高兴地说。就急忙去搬开那些石头。但堆积的石头太大太多,他没有力气去搬开那些大石头。

“缸娃子!——”他朝着山谷下面声嘶力竭的喊。他想把儿子小鱼缸喊来一起搬石头,但隔得太远了,他那像破竹筒似的声音被淹没在了幽深的黑夜里。他想返回去喊些人来,但来去得花费几十分钟,又担心这个宝贝死去。“溜溜。你撑着点,我来救你了。”

老芋头一边唠叨,一边去搬动那些石头,直到那只火把燃尽了,直到天空出现一片微微的光亮,他才把堆积在猪舍上面的石头搬开。一条大肥猪立即呈现在他的眼前,“哎哟哟。我的宝贝啊!”他不顾一夜的疲劳,不顾自己双手被石头刺得血流不止,也不顾那猪身上沾满了污泥和粪便,就一下子抱着它,和猪一起瘫软在废墟里了。

清晨。折腾了大半夜的人们仍然在沉睡中,只有一些战士在打扫板房外面的垃圾。小鱼缸一睁开眼,才发现阿爸一夜未归“妈。阿爸失踪了!”他惊得翻身爬起来喊着。俞婶也才发现老芋头不在身边,就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往板房外面跑。

“这个老不死的跑那里去了呀?”俞婶张望着周围说。寂静的山谷中飘着乳白的云层,一群白鹭在云层中飞翔,山寨里又恢复了一点点生机。小俞缸在每个板房门前探望着,“是不是走错了房间呀?”他对俞婶说。俞婶也担心他走错了门,就和儿子一起挨着板房去找。

水根和崔洪从板房里走了出来,两人知道情况后说“不要在这里找了。俞叔很可能到上面的老屋子去了。”崔洪说。俞婶也想起来,他们刚刚分到板房时,就发现老头子不见了。“那,缸娃子。你赶紧去上面找找看嘛。我还得去照顾那个老祖仙人哪。”

小鱼缸恳求崔洪和俞水根说“麻烦两位跟我一起去吧。万一我老汉儿断了气,也好帮忙抬回来呀!”

崔洪拍了拍他的肩膀骂道,“大清早就说些不吉利的话。你小子真黑心呢!”三人就一路朝老寨子跑去。

眼前的情景让三个年轻汉子怔住了。他们看见老芋头抱着那头大肥猪,好像是睡着了,也好像断了气。那一脸一身的污泥,那变得蜡黄的脸容,真像是一具尸体躺在猪的身边。小鱼缸证了片刻,就哇的一声哭了起来。“阿爸。你这下子走得放心了吧,终于死在自己家里了啊!”

他那伤心的哭声惊醒了老俞头。他睁开疲倦的眼睛,盯着儿子和他身边的两个汉子,有气无力地说“你娃娃哭个球,老子还没有断气呢!”崔洪和水根急忙跳进废墟里,把老芋头搀扶起来。“真是奇迹呀!你家这头肥猪竟然还活着哪!”崔洪说道。

“它也是神灵的化身呀!神灵是不会死亡的,它有天神保佑呢。”老芋头说。小鱼缸把脸上的泪水擦干净,也跳进废墟里去搀扶老汉“嘿嘿。你大概也有天神保佑吧。我还以为你死球了呢。”老芋头骂道“你倒巴不得老子死啊!别搀我,快去把这个宝贝弄回去。”

俞水根去找来一根绳子拴在猪的颈项上,和崔洪一起把那头肥猪拉出了废墟。然后一个在前面拉着,一个在后面幺喝着,小鱼缸就搀扶着老芋头跟在后面,慢慢的向山谷下面的寨子走去。

操场上的板房外面热闹了起来。灾民们吃过解放军战士为他们煮好的早饭后,就聚集在那根旗杆前面,二十多个学生娃娃排列在前面,后面是几十个战士和山寨的灾民。他们在举行升旗仪式。没有音乐,大家就唱着国歌,在庄严的国歌声中,崔浩东正在把那面一直保存着的国旗缓慢地升到旗杆上。

国旗在晨风中,在场上的每个人心中飘扬着。东东和那些娃娃们望着飘扬的国旗举起手敬了少先队队礼。张团长和他的战士们也望着国旗敬了庄严的军礼。兰嫂和她的山寨村民们望着迎风飘扬的国旗,却沉浸在悲壮的回忆中。他们的心里怀念着那些不幸遇难的几十个年轻生命,怀念着一个个走向天堂的亲人和同胞。

当老芋头他们吆喝着那头大肥猪爬上操场时,升旗仪式刚刚结束。豪迈的人们从遐想和哀伤中回过神来,大家都惊喜地围着这头猪议论纷纷。复活的这头猪和那条神奇的花狗,使他们想到了天神的庇佑。俞老奶奶就和那些老年人扑通一下跪伏在猪的周围,念起了祭天庇佑的佛经。

“真是一件稀奇事,这头猪已经埋在废墟里三十多天了。它是怎么活下来的啊!”兰嫂疑惑的说。旁边的张团长也感到很是古怪,他决定一定要解开这个谜,就对兰嫂说道“要解开这个谜,恐怕只有到现场去看看就知道了。”兰嫂点了点头说“那我们就到老寨子去吧。顺便也看看那里的情况。”

张梁见战士们还在围着那头猪议论,就去和排长交代了一下任务,然后回到兰嫂面前说“有些事情要跟你交换一下意见,我们边走边谈吧。”兰嫂问道“你们要走了吗?”张梁点点头说“这里的工作已经基本结束了。以后的重建事情,政府会另有安排。我们还得去另外的村寨搭建板房。”

垮塌在那条小公路上的石头已经被战士们清理过了,两人肩并肩的走在平坦的路面上。兰嫂听说他们即将离开,一股莫名的忧伤就袭进她的心里。“啥时候走?”她情绪低落地问,知道他这一离开,可能再也不会见面了。张梁也心事重重的叹了口气说“本来,师部已经催了好几天了,我看这里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做完,就又推辞了两天。”

兰嫂沉默了一阵,才扭头看着他那张凝重的脸说道:“这次灾难如果不是你们,我们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啊!”张梁本想把心里那个秘密讲出来,但话到嘴边又变成了另外的意思“我是军人。我们的职责是让人们有个美好的家园。可是我无法做到,只能做一些力所能尽的事啊!”

寨子口那座碉楼出现在兰嫂的眼里,她惊奇地发现,碉楼周围和各家各户门前的废墟已经被清理干净了,古老的石头寨子虽然垮成了一片废墟,但仍然还保存着它特有的风貌。“今后,你打算怎么办?”他望着那片残存的石头房子问。她以为他是在担心自己今后的婚姻问题,那脸上就露出了一点羞涩的红晕。

“唉!还能怎么办,先把村寨的恢复重建搞好再说吧!现在乡亲们的生活有政府救济,再把地里的粮食收起来,应该会过得很好的呀!只是缺少建设资金,缺少劳动力啊!”

他扭头盯着她那张丰润迷人的脸,盯着她那个诱惑心扉的胸脯,还有她那女性特有的身材,埋藏在他心里很久的激情就热烈地燃烧起来。这是两颗破碎的心又复活了,隔离了二十几年的心又紧紧地贴在了一起。“我···很快要转业到地方上工作了。”他喃喃的说。

“这是真的吗?”她惊讶地望着他问。同时,一线新的希望在她的心里飞快地撞击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