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八十六章 劫后余生情未了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3248 2013-07-10 14:10:25

  张梁心事重重地说道:“家乡遭受了这么严重的灾难,恢复重建的工作需要我们这些活下来的人去做啊!我已经向上级递交了报告,要求回咱们县里工作。如果能批准,就在近期转业了。”邱凤兰听了,心里不知是喜还是忧。她知道凭他那少校级别的军衔,到了地方政府也会是个局级以上的干部。

“那以后我们寨子有什么困难,得麻烦你多多照顾了呀!”她说。职位的差别把她那颗燃着希望的心一下子浇灭了。张梁没有看出她的心思,“让我们并肩奋斗吧!”他满怀激情地说,并且情不自禁地拉着了她的手。兰嫂的心又燃烧起来,这种手牵手的感觉已经在她心里遗失了很久很久。

他们走过了一片片废墟,来到老芋头家的那个猪舍前。“就是这里了吗?”他问。兰嫂还沉浸在甜蜜的遐想中,脑海里还在回忆着少女时代的美好情景。“嗯。应该是吧!”她神情恍惚的说。他就走到废墟坑里,俯下身子去查看那头猪的生活环境。

他刨开一些泥土和石头,立即发现在几根房梁下面有一个窄小的空间,里面堆放着一些煤炭。“发现什么了吗?”兰嫂站在他身后问。他抓起一把黑黢黢的炭渣闻了闻,一股粪便的臭味使他皱起了眉头。“应该是这样的了。”他感慨地说“多么坚强的生命啊!”

“知道答案了?”她问。他抓起一块煤炭走上废墟“看。它就是靠吃这个活下来的呀!”兰嫂惊讶地看着他手里的煤炭说“对呀!猪平时就喜欢吃这个呢。看来它不是什么神灵的化身,而是靠吃这些煤炭生活了三十多天哪!”“这件事要给乡亲们讲明白,让他们知道真相。”他说。

兰嫂看见他手上沾满了污泥,就掏出一条绣着花朵的手帕要去给他擦。他用另一只干净的手接过手帕,看着上面绣的鲜**案说“别弄脏了这么漂亮的手绢了。”就把那条手绢揣进军服兜里,然后在一块青草丛里把手上的污泥擦干净。她望着他的一举一动,看着他那魁梧健壮的身子,扑扑跳动的心把她那张充满魅力的脸烧得像天空那片刚刚升起的朝霞。

两人回到操场那片新居时,大家还在围着那头猪和那条狗议论纷纷。姜玲玲和王军也赶到了这里。他们在白龙镇采访了一些那里的新闻,然后步行走来的。王军正举着摄像机在拍摄那头大肥猪,玲玲拿着话筒在讲解着这头猪的神奇经历。人们在为自己寨子里的这两条生命的复活而要上电视感到骄傲。

兰嫂走到大家面前说道:“乡亲们。大家想知道俞叔家的这头猪是怎么活下来的吗?”老俞头心里也一直装着这个疑问,他其实也不相信这头猪是神灵的化身,“你们···去看了现场?”他看着张团长问道。兰嫂点点头说“解放军首长已经解开了这个谜团。让他给大家讲讲吧。”

“其实也没有什么神秘的,它就是靠吃煤炭才坚强地生活了三十多天哪!”老芋头和所有人听了才恍然大悟。“老芋头。应该给你这个宝贝取个名字,它才好养哪!”徐素贞爽快地说。老俞头没有吭声,小鱼缸一直牵着那头猪,“还养它干啥!一刀宰了,给大家打顿牙祭算了。”

俞老奶奶指责孙子说“宰杀不得呀!这是天神在庇佑咱们哪!杀了又会遭受灾难的呀!”玲玲觉得这是一个生命存活的奇迹,一定得好好报道,就对大家说“让解放军首长给它起个名字。大家说要得不?”人们就鼓掌赞同。

张梁想了想说“就叫它猪坚强吧!我们都要像它一样,坚强地生活下去哪!”兰嫂激昂地对大家说道:“乡亲们。这头‘猪坚强’都能在那么艰难的条件下活下来,我们也要化悲痛为力量,把山寨重新建设起来!解放军同志已经把各家各户的东西从废墟里清理出来了。今天的安排是,大家回去准备好收割小麦和油菜的工具,凡是能够下地的,明天就开始集体抢收粮食啦!”

人们议论着散去了。张梁过去跟哪个年轻的排长商量了一下,就走到兰嫂面前说道。“小兰同志。我们的战士也听从你的安排,帮助你们抢收地里的粮食吧!”兰嫂听了又很是激动,“谢谢首长和同志们!辛苦大家了啊!”她握着他的手,眼里含着默默的情感望着他。

崔光耀和俞秀春夫妻两人手里提着香蜡纸钱走了过来,崔光耀看见兰嫂脸上的表情和握着那军官的手,心里就很不高兴。俞秀春刚要过去跟兰嫂说话,他就拉着妻子从他们身边走了过去“走吧。别耽误人家!”他气冲冲的说。

兰嫂听见崔大哥的气话,赶紧把手抽了回来,扭头望着他们夫妻,见他手里提着祭奠母亲的祭品,才想起今天是最后一个祭日。按山寨里的风俗,亲人亡故以后要祭奠七七四十九天,也就是每隔七天是一个祭日,今天刚好是第七个祭日。

“大哥大嫂。你们先过去吧。我去把东东喊着一起来哈!”她对他们说。俞秀春只回头向她点了点头。崔光耀却没有理她,埋着头一声不吭地向山岗上走去了。

张梁犹豫了一下说“你去忙吧!我带着战士们去清理下面的公路了。争取今天能够把那段路面上堆积的石头清理干净,以后你们的物资就可以从镇上运回来了。”兰嫂关切地说“中午我们做好饭等你们,一定要把战士们带回来用餐那!”

“不用了。我们都带着干粮,中午就不回来了。”张梁说完就转身向列队等候在下面的战士走去了。兰嫂知道这些战士们每天都只能靠吃点方便面和干粮,喝一点矿泉水度过的。她还发现在他们的帐篷外面,堆积着数不清的方便面盒,还有很多矿泉水瓶子。她就怀着一颗感激的心望着他的背影,望着那些肩上扛着工具的解放军战士,一直到他们的队伍消失在远处的山谷里。

“兰姐。”她听见身后有人喊,才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哦。是你们那。采访完了吗?”她勉强笑了笑说。姜玲玲手上捧着一束鲜花,王军手里也提着一袋祭品,她知道他们是去祭奠同伴苏大哥。“妹子。不要过于伤心了。每年的祭日我们也会像祭奠亲人一样,去祭拜苏大哥的啊!”

玲玲眼里噙着泪水说,“嗯。那我们就去看他了。”

一片凄凉的哭声在山岗的墓地响起,玲玲跪在老苏的墓前,一边烧着纸钱一边流泪。王军把一包香烟放在老苏的墓碑前,老苏生前喜欢抽烟,他就默默地点燃一支香烟,插在那束鲜花下面。鲜花是他和姜玲玲在那片羊角花盛开的地方摘的,就是他和老苏最后一次去摘花的地方。

玲玲也含着泪水,给苏大哥敬了三杯酒“苏大哥。我知道你爱喝酒,今天玲玲就敬你三杯吧。你也喜欢听我唱歌,我就唱一支你喜欢的歌给你听,你就边喝酒边听我唱,好吗!”

“跑马溜溜的山上,一朵溜溜的云哟······”玲玲唱起了一首“康定情歌”,那歌声在墓地上空飘荡。一团阴云笼罩在这片阴森森的山岗上,老苏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云端里。王军看见了就立即飞身跃上去,端着酒杯说道:“哥子。来,兄弟我敬你三杯!”老苏没有喝他敬的酒,而是望着云端下面的玲玲说“我老婆在那里哭泣,我要去安慰她,不能让她太伤心了。”王军就气愤的骂“你小子还想‘癞蛤蟆吃天鹅肉’哪!那不是你老婆啊。你老婆叫文娟,是那个冷漠无情的女人嘛。”老苏也生气地骂“眼镜。你小子别乱说呀!我老婆咋会是那样的人?她一天要给我发三十条短信哪!”王军就嘲笑他“哈哈哈···”

他一下就笑出声来了。原来王军听着玲玲的歌声,就迷迷糊糊地产生了幻觉。“哈哈哈!哥子。‘人一走,茶就凉’呀!”他还在痴痴地傻笑。玲玲被他的表情吓得停止了流泪和歌唱,她惊讶地盯着他问“眼镜。你疯了?”就上去拍了拍他的那张瘦脸“你快醒醒吧!”王军回过神来,呆迟地看了看她,泪水却从眼镜后面扑簌簌地流淌出来。

兰嫂一手牵着儿子东东,一手提着祭品走进了墓地,她背上还背着那个婴儿。凄凉的哭声使她鼻子一酸,泪水就在她的心里涌动着。她走到崔奶奶的墓前,一下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东东也跪在她身边,流着眼泪向奶奶磕头。崔光耀在墓前烧着纸钱,他已经悲伤得泪流满面了。“阿妈。儿子对不住您啊!这些年都没能在您老人家身边尽孝,连最后一面也没能见到您呀!”

俞秀春没有哭泣,只是默默地,一张一张地烧着纸钱。东东也去跪着跟奶奶烧纸钱。兰嫂点燃了香蜡插在墓碑下面,然后哽咽着说“妈。老崔。丽丽。你们祖孙三人安息吧!”说完,就跪在俞秀春身边,给亡故的三位亲人烧了些纸钱,然后起身说“我去跟这个娃娃的母亲上柱香了。”

她正要走,崔光耀却大声地说道:“邱凤兰。你等一下。”兰嫂呆怔地看着他问“大哥。什么事呀?”崔光耀郑重地对她说“我要你跪在母亲和你丈夫,还有你女儿的亡灵前发誓。永远不离开崔家!”兰嫂听了,犹如被闪电击了一下,全身都猛地一震“大哥。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