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八十四章 重归山寨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3043 2013-07-10 14:10:25

  老寨子的灾民们终于又回家了,但他们的家已经变成了废墟。疲惫的山寨灾民们望着黄昏中的家园,每个人的心里都像那些飘浮在山岭上的云团一样没有着落。兰嫂此时的心情也和大家一样难受,她望着那片山岗上的墓地,激动而又泪眼模糊的在心里喊着“亲人同胞们,我们又回来了!”

暮色渐渐地淹没了人们眼前的凄凉情景,山谷中显得格外寂静,没有鸟叫声,没有鸡鸣和狗叫声,连那些黑老鸦也不知躲到那里去了,死气沉沉的黑夜已经来临,恐惧又缠绕在大家心里。“今晚在哪里熬过去呀?”兰嫂焦急地想。

突然。在学校前面的操场上,亮起了一片灯光。一片板房出现在疲惫的灾民们眼前。兰嫂心里感到一些宽慰,她一直担忧的住房问题得到了解决。但她心里又很迷惑,在这么偏远的山谷中,而且那条二十多里的公路也还没有抢修通呀!部队的官兵是这样为他们建起了这么多板房的呢?

“梁子。这是咋回事呀?你们是怎么把这些板房建起了的,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她疑惑的问。张团长就跟在她身后,他的背上背着东东,两边肩上还挎着行李包,暮色掩盖了他脸上的汗水和疲倦。在兰嫂领着白龙镇的灾民撤离出去后,他的部队接到了为灾民搭建板房的任务。于是就亲自带着一个排的战士来到山寨。

他想着这些天来战士们所受的艰难困苦,深有感触地说道:“是啊!从天上吊下来的呢。不过。是用直升机把物资运送进来的哦。天快黑了,你们就按户头,把板房分给乡亲们吧。”

人们都还默默地肃立在新寨子那片废墟前面,废墟的中间被挖出了一条深沟,堵塞在这片山体上面的湖水已经降落下去了。几辆推土机和挖掘机还停在沟边,一些破碎的木梁和家具,还有些衣物碎片都混杂在挖起来的土石堆里。那些熟悉的遇难同胞的面孔,像幻觉般的浮现在这片昏暗的废墟上空。

“乡亲们。我们有新房子住了呀!都跟我回家去吧!”是那片灯光里的新家和兰嫂激动的喊声,打破了人们心里的哀伤和阴森的黄昏,大家才唉声叹气地往山谷上面走去。

徐素贞走在大家前面,她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开始她以为是幻觉,“也许是想它想多了吧!”她心里说。但那声音又在昏暗的山谷中叫了起来。“是花花在叫,花花的魂灵回来了。”她停下来四处观看,激动地对身后的兰嫂说。“这是咋回事呀!我也听到花花的叫声了。”兰嫂惊奇的说。

好些人也被这奇怪的狗叫声惊得停住了脚步,那汪汪汪的叫声在昏暗的山谷中回荡着,而且越来越响亮,越来越近了,好像就在他们的身后传来似的。兰嫂和徐素贞心里都明白,那条神狗花花是她们亲自丢进河里淹死了,而且是在离这里二十多里路的白龙镇上,怎么会传来它这种凄厉的叫声呢?

徐素贞寻着花花的叫声望去,看见了自己那条心爱的花狗,从山坡上的云雾中飞快的向她跑来,就像真是从天上降临人间的神灵似的,她激动得丢下手上的行李包,伸开双手不顾一切地向它迎了上去。那只花花一下扑到她的怀里,两只前爪搭在徐素贞的肩上,亲热地吻着她的脸。

这一幕让在场的人们见了,都以为是在梦幻之中。花花本来在人们的心中是神灵的化身,现在见它从天而降,就把它当成了真的神灵了。那些老人便一下子跪在地上,匍匐着祈祷它的庇佑。

“花花。我的心肝宝贝,我这是在做梦吗?你到底是魂魄归来,还是起死回生呀?”徐素贞已经激动得泪流满面了,她紧紧地抱着花花,生怕它的魂魄在自己手里消失。花花好像明白主人的心思,它在主人的脸上舔了一下,然后扭头向着它跑来的方向“汪汪”地叫了两声。

更让大家惊奇的一幕出现了。从暮色遮掩的山林中,又跑下来两只小花狗,它们身上的黑色斑点竟然和花花身上的斑点一模一样。花花见了那两只小狗狗,就从徐素贞怀里跳下去,就像母亲见着了自己的一双儿女那样,亲热地吻着它们。

兰嫂见了,心里立即明白是怎么回事,她想起那天在河边上的情景;花花跪在她们三人的面前,眼里流着泪水,两只前爪不住地向她们示意着,那是在向她们求饶,在恳求她们救救它肚子里的狗崽崽呀!但一连串的疑问在兰嫂和许多人的心里成了不解之谜。花花是怎样从河里逃出来的?又是在哪里生下的这对小宝宝?还有就是,它靠什么养活了自己和它的一双儿女的呀?

她走过去抱起一只小狗狗,激动地对大家说“乡亲们。花花不是魂魄归来,它还活着。而且,还生下了一对小宝宝啦!”徐素贞也抱起另一只小狗,惊喜若狂地说道“老天终于开眼啦!我的花花还活着。哈哈哈!”人们像见到自己的亲人也起死回生了一样,围着花花和它的一双儿女欢跳起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张团长走到兰嫂面前,抚摸着她手里的小狗问。他一直迷惑地看着大家,不明白人们为什么对一只狗充满着激情。“它救过寨子里七个被埋在废墟里的人的命啊!”兰嫂感慨地说。

张梁悄声地对她说“这不过就是一只搜救犬嘛。和武警消防队训练出来的搜救犬没什么两样呀?”他看见徐素贞不高兴地盯着自己,就又补充说道:“不过这是一只名贵的神犬,全世界也没有几只,要好好保护它们啊!”

徐素贞听了,才满意地问“张首长。它值好多钱吗?”兰嫂把那只小狗狗还给了徐素贞说“这还用说吗?名贵的东西都值钱呀!”大家就围绕着这三只神狗值多少钱议论起来。正说着,就看见从公路上面跑下来一群人,是崔洪,俞水根和那几个去协助搜寻失踪直升机的年轻汉子,还有其他一些部队战士。

俞秀春看见崔洪头上缠着纱布,就从后面的人群里跑上去,关切地问“洪娃。你咋受伤了啊!”崔洪是在搜寻失踪直升机时,从悬崖上摔下来受了伤。他们和武警部队的几百名官兵,在山谷中搜寻了七天,才找到了那架直升机的残骸和两名飞行员的遗体。

崔洪望着站在面前的父母和风尘仆仆的乡亲们,激动得眼里噙着泪花说“我没事。只是摔破了点皮。大家快去看看解放军为咱们修好的新家吧!”有些人已经朝前面跑去了。一个姑娘突然跑到崔洪面前,脸上羞答答的问道:“洪哥。你伤到哪里了,快让我看看。”

那姑娘是春桃。俞秀春见了,还以为他们两人在谈恋爱,就很激动地对春桃说“血都还在流呀。你快带他到刘医生那里去看看吧!”崔洪却冷淡地说“我已经说了不要紧嘛。”说完。就丢下春桃,跟在兰嫂她们后面往山坡上走去了。

春桃见他对自己冷冰冰的,心里感到有些委屈。她是在新闻报道里知道崔洪在搜救失踪直升机中的英雄事迹的,就对他产生了爱慕的情感。俞秀春见她一脸绯红的望着儿子的背影,就安慰她说“春妮。他是这个脾气,外表冷,心里却热的很哪!”

“姨。我没啥。”春桃喃喃的说。俞秀春原来就很喜欢春桃,这次回来,他们夫妻就准备把儿子的婚事定下来。“孩子。我们走吧。”她挽着春桃的手,跟在人群中朝那片板房走去。

月亮在绵延的山岭上空升起,学校那片垮塌的废墟不见了,只有那根旗杆还立在操场前面,旗杆上悬挂着一面红旗。这是张团长带领着战士们,把那些废墟清理干净后,又在这里搭建起几十间板房。“我们观察了这里好久,才选定了这个地方。这里平坦宽阔,而且又相对安全些那。”张梁对兰嫂说道。

兰嫂的心情和大家一样既惊讶又激动,她知道要清理掉那么多废墟,要搭建这近百间板房,战士们不知经受了多少艰难困苦啊!“乡亲们。我们只有用热情的掌声来感谢解放军同志。大家鼓掌吧!”她激动地说。热烈的掌声顿时在窃后余生的人群中响了起来。

张梁向几十个战士挥了挥手,战士们立即排好了队列。他就走到队列前喊着口令“全体都有!立正!敬礼!”庄严的军礼和灾民们热情的掌声,驱散了人们身上的疲倦和劳累,驱散了大家心里的阴影,也激起每个人对未来生活的豪迈激情。

每间板房里都亮起了电灯。兰嫂就和几个村干部一起,按幸存的户数给村民安排着住房。人们都兴奋地忙碌着整理自己的新家,只有一个人心事重重地离开了这里,独自往山谷上面的老寨子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