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八十八章 残缺的月牙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3242 2013-07-10 14:10:25

  这个夜晚,邱凤兰和阿珍都是在辗转难眠中度过的。第二天一大早,月牙儿还挂在西边的山岚上,她把寨子里的工作给村委会的几个干部安排了一下,就带着阿珍急匆匆地走到白龙镇。那时的天色还早,镇上的人们还没有起床,只有救援部队的帐篷外面,有些官兵正在列队操练。两人就径直往那片板房区旁边的卫生所走去。

卫生所也同样没有开门,兰嫂见一道板房门口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妇科”两字,就和阿珍等候在那里。她犹豫了一下对阿珍说“珍珍。你别跟医生说自己怀了孕哈!”阿珍的神情有些紧张,她低垂着头,两眼看着那片快要消失的月牙儿说“那···我怎样跟医生说嘛?”“你就说,身体不舒服就行了。”阿珍就默默地点点头。

月牙儿被山岚遮住了,一轮红润得像阿珍的脸庞的太阳从另一边的山岭上露了出来,晨雾缭绕的山谷里披上了一层霞光。板房的门开了一道缝,一个女医生的头从门缝里伸了出来,她看了一眼门口的兰嫂和阿珍,好像被吓了一跳,又赶紧关上了门。

兰嫂证了一下,就上去敲门,“医生。我们是来看病的,快开开门呀!”门又开了,那女医生拍着胸口,一脸怒气地埋怨说“大清早的,怎么就不声不响的杵在门口,你们要吓死我呀!”兰嫂见她辔头散发的,连胸口上的衣扣都还没有扣好,“是个胆小的北方女人。”兰嫂心里想。

“哦。对不起医生。我们是从老寨子上面赶来的,来给这孩子看看身体。我们很忙,还要尽快赶回去那!”兰嫂很歉意的说。“那你们进去等会儿。”女医生一脸不高兴地说。兰嫂拉着惊魂不定的阿珍走了进去。医生端了一个脸盆和一条毛巾就往外面走,兰嫂明白她是去洗脸,但没有在意自己的胸口还露着。

“医生你等一下。”兰嫂喊住了她。医生回头埋怨道“叫你们等等呀!我去洗漱一下就回来。”兰嫂过去给她整理了一下胸襟上的衣服,把她胸口上的衣扣扣好,才关切地说“山区里的早晨是很冷的。好了,你去吧,我们等着你。”

那医生好像被兰嫂感动了,脸上露出了温和的微笑说:“我姓温,看样子我比你大几岁,就叫我温大姐吧。”然后就转身走了。阿珍望着屋里那些医疗设备,像走进了刑场似的害怕,她卷缩在角落里,吓得不住地哆嗦。“姨。我怕!”她颤声地说。

兰嫂就把她抱在怀里,悄悄安慰着她。温医生很快就转来了,她手里端着的脸盆里放了三合盒饭。“来吃点早餐吧!看样子你们娘俩一定饿了呢。我们这里免费为灾区病人供应早餐。”兰嫂奔波了一早晨,倒是有些饿了,她接过饭盒就吃起来。阿珍却摇了摇头“我不想吃。”她说。

“你女儿哪里不舒服?”温医生边吃着饭边打量着阿珍问。兰嫂想了一下才说“她不想吃饭,还有些头晕眼花。”她没有说更多症状,怕说漏了嘴。温医生正在穿白大褂,“哦。孩子的脸色不太好,是缺营养造成的,来吧!先给你检查一下。”

阿珍胆怯地走到手术台上躺下。温医生戴上口罩,用听诊器给她诊断了好久,才果断地说“好了。没病。起来吧!”兰嫂感到很惊讶,心里也放不下“温大姐。请你再给孩子检查一下,”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温医生就有点不耐烦地说“你难道不相信我的技术吗?她根本就没病嘛。只是缺乏营养,回去好生调养一下就好了。”

“姨。我们走吧!”阿珍从手术台上下来,挽着兰嫂的胳膊说。兰嫂还是很不放心,“珍珍。你到外面等一下,我跟她说几句话。”阿珍盯了一眼医生,就出门去了。兰嫂低声地对温医生说道“大姐。这孩子说她已经有两个月没有来月经了,而且还有些症状,好像···好像是···”

温医生又打断了她的话“你是怀疑你女儿怀孕了吗?怎么不早说?给她打个B超不就完啦吗?快叫孩子进来吧!”兰嫂把阿珍叫进屋里。温医生一边去整理着那台机器,一边唠叨着“看你女儿年龄不大,怎么就跟男孩子睡觉了呢?唉!现在的女孩子就是不知道自重,自尊。年纪轻轻的,就把女人最宝贵的东西失去了···快来躺下。”

阿珍已经被她的话羞得满脸通红了,她像一只受惊的小绵羊似的,任由那医生摆弄。兰嫂听着医生的话,心里很不是滋味“医生。温大姐。你能不能不说话嘛!”她埋怨说。温医生看了她一眼,继续说“你这个做母亲的也有责任呀!为什么就不管好她,让她跟男孩子去鬼混!现在出了事情,才知道后悔了吗?”

兰嫂气得真想上去把她的嘴堵上,她见阿珍的身子在发抖,眼角上流出了泪水,就上去替她擦着脸上的泪水,紧紧地握住她的手安慰说“孩子。你别怕,姨在你身边呢!”温医生也察觉到自己有些失言,她抬头看了一眼兰嫂说“原来,你不是孩子的母亲呀!”

“大姐。我求你少说点话,快点给孩子检查一下吧!”兰嫂激动地说。温医生看出她心里好像有难以说出的隐情,就不吭声了。她解开阿珍的衣扣,把B超机贴在她的小腹上,眼睛盯着旁边的一台显示屏,仔细地看了一阵,然后就关了机器,那张有些肥胖的脸上露出了凝重的表情。

“好了。把孩子扶起来吧!”她淡淡地说。兰嫂给阿珍整理好衣服和头帕,把她搂在怀里,她怕阿珍听了结果会受不了。“医生。怎么样了?”她忐忑不安地问。温医生在整理着设备,没有立即回答她。

正在这时,有几个妇女走进了屋里,她们也是来检查身体的,她没等她们开口,就上去推着前面的女人说“出去!都到外面去排队去!”然后就关了板房门,转身去拿起一个登记本,坐在一张桌子后面,打量了阿珍一阵,才温和地说道“先登记一下。孩子。你别那么紧张,叫什么名字?”

兰嫂凭直觉,已经预感到事情不妙,急忙问“医生。你快告诉我们,检查结果咋样啊?”

温医生很想知道面前这个女孩子的身世和她的遭遇,就非常同情和难过地说“你们也不要着急,孩子你也别恐慌,遇到这种事情,需要去正确面对呀!好在事情还不算很糟糕。”

兰嫂有些不耐烦了,她紧张地打断了她的唠叨“温大姐。我求求你,孩子到底怎样了嘛!”“唉!是怀上了。”温医生说“不过不要紧,才刚刚两个月,婴儿还没有形成呢。你们可以做出选择,是保胎呢?还是拿掉呢?现在就做出决定吧!”

这好像是晴天霹雳,兰嫂头顶上轰的响了一下,阿珍也惊吓得“哇”地一声哭了起来。“姨。我该咋个办啊!”兰嫂安慰着她说“别怕。别怕······”但她自己却紧张得全身哆嗦。温医生望着面前的两个女人,不明白她们为什么如此紧张,又问道:“你们快做出决定吧。是保胎儿呢,还是拿掉呀?外面还有病人等着呢!”兰嫂气恼的说“保啥胎儿?当然是打掉了!”

“那···是人流还是药流?你们必须选择了,我才能做流产手术的准备。”温医生的话又让兰嫂为难了,她知道这事要阿珍决定才行。但阿珍哪里懂得什么人流和药流,“兰姨。你决定了吧!”阿珍哭泣着说。兰嫂想了想,对温医生说“大姐。孩子不懂事,还是你决定就行了。”

温医生很果断地说“为了孩子的将来着想,我建议用人流吧!虽然很疼痛,但不会影响生育。药流虽然不那么痛苦,但会对身体有一些危害,也会影响到以后卵巢的正常发育呢。”

兰嫂见她已经在准备做人工流产的手术了,又有些犹豫“医生,等一下。”她说。又问紧紧地抱住她的阿珍“珍珍。你怕痛吗?”阿珍已经被羞辱和恐惧折磨得腿脚发软,连哭泣的声音也消失了,只有泪水在那张吓得苍白的脸上流淌着。她紧紧地闭着双眼,使劲地摇了摇头。

“那就开始吧!”兰嫂说“珍珍,你忍着点,很快就过去了。”温医生准备好手术工具,向兰嫂示意了一下,兰嫂就把阿珍抱上手术台,然后脱下她脚上的云云鞋和裤子。“大姐。你要轻点,别把孩子弄的受不了呀!”阿珍拉着她的手,哽咽说“姨。不要离开我。”兰嫂就点点头。

温医生戴上口罩和手套,眼睛盯着阿珍的身体说“妹子你放心好了。这个手术我已经做了二十几年,从我面前走出去的女孩子真不知道有多少呢。唉!有的还是十一,二岁的小女孩啊!现在这些娃娃真不知道什么是廉耻。只图一时快活,不考虑后果。”

她一边做着手术,嘴上不停的唠叨着“唉!年纪轻轻的,就不知道采取点避孕措施,怀上了才晓得后悔呀!”阿珍像麻木了似的,没有感觉到疼痛,只是脸上的泪水和汗水像瀑布似的往下流淌。兰嫂脸上也紧张得大汗淋漓。医生的话在刺着她的心,割着她身上的肉。

“你能不能少说两句嘛!”她厉声地喊道。“你知道这孩子有多命苦吗?她父亲在灾难中遇难了,母亲差点进了精神病院。她是···被人强行糟蹋的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