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九十八章 复苏的爱恋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2580 2013-07-10 14:10:25

  邱凤兰望着三个亲人渐渐远去的身影,泪水一下子夺眶而出。徐素贞见她那伤心的模样,心里也沉重得说不出话来,只好默默地站在兰嫂身边,陪着她流泪。

过了好久,春桃突然看见那条小公路上,有个年轻汉子朝上面走来。“兰姨。崔洪哥返回来了!”她惊喜地喊了一声,就向下面飞奔过去。兰嫂和徐素贞也认出是崔洪,她心里宽松了一些,两人看见春桃和崔洪兴奋地拥抱在一起,脸上也露出了一丝丝笑容。

崔洪牵着春桃的手,走到她们面前说道“姨。徐婶。我不走了。我要留下来和大家一起,建设我们的新寨子。另外。我要···要和春桃妹妹结婚呢!”春桃就噙着泪水笑了。

兰嫂听了侄儿的这番话,激动地拥抱着他。崔洪下决心留下来,也是因为他非常敬佩自己这个漂亮又无私的姨妈。他心里还有一种特殊而又神秘的情感,这种情感是在这几个月的生死患难中,悄悄地在他心里升起来的情。这也许就是一种爱,一种对姨妈的单相思的爱恋。

现在,他心中爱恋的偶像就在他的怀里了,他就当着恋人春桃和徐婶的面,紧紧地拥抱着姨妈,深深地闻着她体肤上的芬芳气息,感受着她身体上那股特殊的温暖。

“看你姑侄两个,好得像亲生母子呢。好了。我们也该回去了呀!”徐素贞说。兰嫂才把身子从侄儿怀里抽出来,激动地说道“好侄儿。姨非常感谢你留下来,也同意你和春桃的婚姻。等寨子里的事情理顺当了,姨就亲自给你们操办婚礼。”

崔洪仍然握着兰嫂的手不放,“谢谢你!姨妈。”他深情地说。春桃似乎看出了崔洪心中的那种情感,心里就酸酸的想着“要是他对我也如此情深,我也就不枉自再活了。”她就上去拉住崔洪的手说“崔洪哥。我们回去了嘛。阿爸还望着你去见他呢!”

兰嫂心里也有些慌乱,她从侄儿的眼里,读到了他心里那种神秘的情感。“哎呀!这怎么可能呀!不行。我得赶紧把他和春桃的婚事办了,让他的心放到春桃姑娘身上去吧!”她想着,就对徐素贞说“我倒是忘了一件大事呢。周娉要我为她做媒!我得赶紧去找水根说说去。”说完就急忙朝前走去。

“水根对他亡妻那么钟情,他未必会同意呀!”徐素贞追上兰嫂说。“哦。去试试看吧!”兰嫂慌乱的说。她脸上升起两朵红晕,心里还想着侄儿那种火热的目光。

俞水根没有住在板房里,他在亡妻阿秀的坟墓旁边,搭起了一个棚子。简陋的屋里摆放着从那间已经变成危房的屋里,搬出来的家具。那张他曾经与阿秀同眠共枕的床上,仍然放着两幅枕头。阿秀的遗像就挂在床头上面,那张青秀的脸庞在望着他微笑。

兰嫂和徐素贞走进这个棚子时,水根正在吃早饭。那张被垮塌的房梁砸坏了的桌子上,还摆着一只碗和一双筷子,碗里装了点稀饭和咸菜。这是水根给亡妻阿秀的,他每顿吃饭都要给阿秀盛一碗“阿秀。回来吃饭了!”他总是这样哀伤地说。

水根看见兰嫂和徐素贞走进来,就放下碗站了起来“哦。兰嫂。你们来了。吃早饭没有呀?”他心情沉重地说。兰嫂觉得有些饿了,忙了一早上,她哪里顾得上吃饭。徐素贞去揭开锅盖看了眼,见锅里还有一些稀饭,就舀了一碗端到桌上说“我倒是吃了。兰嫂你就把这碗稀饭吃了吧。”

“我再去弄点咸菜来。”水根说。“不要。我将就吃点就行了。”兰嫂说完,端起那碗稀饭,呼呼呼地几下就喝进了肚里,看见桌上的碗里还有一点咸菜,就抓起来送进嘴里,然后抹着嘴巴说“好了。素贞妹子。我们说正事吧。”

水根收拾了桌上的碗筷,又擦了擦桌子。徐素贞坐在兰嫂旁边,看着她不敢开口。兰嫂也不知从何说起,就望着床头上阿秀的遗像,在心里说“妹子。你别怪我哈!你也不忍心看着水根孤独地活着吧!”她刚想到这里,突然听见阿秀的声音说“好嫂子。妹子多谢你了!”

三个人就这么坐在那张桌子边上,闷着头沉默了好久。水根知道兰嫂她们来此,一定有什么重要事情,但等了一阵,却见两人都不开口,就问道“你们有什么事尽管说吧。需要我水根做什么,我都会答应的嘛。”徐素贞早就耐不住性子了,脱口就说“兰嫂是来给你做媒呢!”

水根听了没有什么反应,兰嫂和徐素贞都以为他要极力反对,却不料他只是闷着头不吭声。“那个···女人是谁?”好一阵他才低声地问。“周娉姑娘。”兰嫂说“是个很好的姑娘啊!她对你也很有情呢。”徐素贞看见水根脸上升起了两片红晕,就知道他有些动心了。“阿秀在天堂里也会同意的,她不忍心看见你长期这么痛苦下去呀!”

水根眼里一下滚出了泪水。这些天那个周娉姑娘都来看过他,还在阿秀坟墓前祭拜过。他心里对这个漂亮又有情的姑娘也充满了感激之情。但是要和她结婚,水根却连想都没有想过。“我不能耽误人家,还是让我想想再说吧。”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徐素贞是个口直心快的人,她有些生气地说“你还考虑啥子嘛。是人家娉娉妹子主动要我们来给你做媒的,你答不答应人家,就痛快点呀!兰嫂还要回她话呢。难道你还要人家给你跪着求婚吗?”

兰嫂觉得徐素贞的话有些强硬,她怕水根一时受不了,刚要劝说几句,不料那周娉姑娘突然跑了进来,她望着水根那张忧虑的脸,扑通一下跪在他身边,激情满怀地说道:“水根哥。如果你不嫌弃我,就答应我们结婚吧!我周娉会像阿秀姐生前那样,用一生的爱来侍候你那!”

水根和他面前的两个女人都怔住了,他们都没有料到会发生如此激动而又有些尴尬的场面,都有些手脚无措了。不料一直沉默着的水根,猛地站起身把周娉姑娘搀扶起来,然后把她拥在怀里,伏在她肩上失声恸哭道:“阿秀。你终于回来了啊!我想你想得好苦啊!”

望着这动人的一幕,兰嫂的心里在翻腾着,她感到欣慰,也感到苦闷。一颗被撕裂的心终于可以愈合了,可是自己心灵上的伤痕,恐怕永远也无法愈合啊!徐素贞也很是激动,她拉了一下兰嫂,示意她们应该离开了。兰嫂也回过神来,两人就悄悄走出去,还轻轻地关上了门。

屋里只剩下两个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的恋人,周娉也跟着流泪了。她捧起水根的头,深切的望着他,然后把涂着口红的嘴唇,轻轻地伸到他的嘴上吻了一下。水根的身子颤动了,他没有让周娉的嘴唇移开,而是与她热情地接吻起来。

周娉抵挡不住他的这股柔情,全身的热血也开始沸腾起来。她决定把身子给水根,也好抚平他心上的伤痛,就把嘴唇移开,然后摘下头上的绣花盖帕,又解开衣裙上的扣子。水根急忙按着她那纤细的双手,看了眼亡妻的遗像说“娉娉妹妹。不要这样,阿秀看着我们那!”

“水根哥。我···把一身都给你吧!”她低着头,羞答答的说。水根抑制住燃烧在全身的烈火说道:“好妹妹。我不能对不起阿秀。等到我们举行婚礼的那一夜再······”姑娘被他的真情感动了,就扑进他的怀里哽咽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