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一00章 为了幸存者的婚礼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3128 2013-07-10 14:10:25

  老俞头掐算了好一阵,才睁开眼睛说道:“婚礼可以在农历的冬月十八那天举行。但在举行婚礼的前三天,要让全寨子的人们都参加三场法事。就是,祭拜山神,河神和天神。还要,要两对新婚夫妻,去庙堂许愿祈福。这样,也许就不会遭天神谴责了。”

徐素贞说“嗨。这个当然行啦!只是,需要的祭品可能莫得办法弄到呀!”兰嫂也有些为难地说“是啊!眼下乡亲们只能够填饱肚子,连肉都难得吃上,哪里去弄那些祭品呀!”两人心里都清楚,祭拜法事用的祭品要九只活羊,七头肥猪,还有雄鸡,年糕等等。这些东西寨子里根本拿不出来,都在这次灾难中毁灭了。

“可以去镇上弄回来嘛。”老俞头说。兰嫂听了,心里更加难过,现在村寨里除了政府给每人补助的救济款,根本没有一点积蓄。徐素贞也知道兰嫂心里的难处,就说“钱的问题,可以动员大家,相信有些人身上还是有点钱的,叫他们暂时借出来嘛。”

徐素贞刚说完,老俞头突然扑通一下跪在俞老奶奶面前,颤声说道“阿妈啊!儿娃想给你商量个事情,看在如今村寨里的大半人家都遭了难,我们全家能活下来,那是天神保佑,是阿妈你念经诵佛,积善行德,”俞老奶奶没等儿子的话说完,就起身扶起他说“别啰嗦个没完没了,阿妈晓得你心里是咋个想的啊!”

老奶奶走到兰嫂跟前,颤抖着一只干瘦的手,从衣裙里摸出一个报纸包着的东西,然后一层一层地揭开,却是一叠钞票。她把那叠钞票塞在兰嫂手里说“这是儿娃平时孝敬我的,是留着我送终用的,现在村里办婚礼需要钱,你们就先拿去用吧!反正我还不会死,我要活到看见新寨子建好呢!”

兰嫂很是激动,她望着老奶奶手里那些钱,却不敢伸手去接。老俞在旁边说“我家里,只有这点了。本来还有些积蓄,但都埋在废墟地下,现在都还没有找到啊!”俞婶也说“寨子遭了这么大的灾,如果不是你兰嫂领着大家,不是政府的救助,我们那能躲过这场灾难呀!”

徐素贞见了也非常激动,她替兰嫂接过俞老奶奶手里的钱,边数着那一张张大钞票,边高兴地说“这场灾难啊!倒是把人心都震变了,连铁公鸡都变得大方了呢!哈呀!整整两万块钱呐!”兰嫂握着老奶奶的手说“我就谢谢奶奶啦!回头我叫俞会计写个借条给你。”老奶奶说“不用不用!”老俞头也说“如果我们信不过你邱书记,就不会把钱拿出来了。这是我们全家,一点点心意呀!”

兰嫂正要叫徐素贞离开,一下想起了另一件事,就停下来问老俞头“哦。我看那,干脆把俞刚兄弟的婚事也一起办了吧。他有对象没有呀?”老俞头看了一眼老伴俞婶说“前些年,在给他定了个娃娃亲,但这场灾难后,就莫得那家人的消息了。不晓得他们一家人还在不在呢。”

“有媒人吗?”兰嫂问道“让媒人去给女方谈谈。”老俞头的脸一下沉了下来“是下面新寨子的,不在了啊!唉!”徐素贞说“我记得像是金珠婶子。唉!多好的人啊!”

俞老奶奶眼里滚动着泪花,忧伤地说“金珠走了,我这孙子的婚事恐怕就搞不成了呀!”俞婶也唉声叹气地说道:“如今家毁了,就是她还在,恐怕人家也不会嫁到我们这山沟里来呀!”兰嫂听了,想了想说“奶奶,俞婶,让我去找那家人谈谈吧!她是那个寨子的,姓什么?”

老俞头脸上露出了微笑,“在龙门镇,那家姓唐。只有一个女儿,叫唐翠翠。”“那好!不就二三十里路吗?明天我就去,这个媒人我当定了。不过,说成说不成,就看天意了。”徐素贞也很高兴地说“村支书亲自出马,那会说不成功呢。”

俞老奶奶激动得从床上站起来,紧紧地握着兰嫂的手说“妹子啊!你真是我们山寨的救命天神呀!”兰嫂听了心里一沉,难过地说“如果我是救命天神,寨子里就不会死那么多人类啊!”老俞头叹了口气说道“生死由天命,也怪不得哪个?明天我准备些礼物,就烦劳邱书记带去吧!”

兰嫂对徐素贞吩咐道:“妹子。你这些天就腾出两间板房来,好生布置一下,给洪娃和水根他们做新房。哦,对了,你把我那间也腾出来吧。”“那你娘母俩住哪里呀?”徐素贞问。“不是有间村委办公室吗?那里很宽敞呢。我母子两人在那里铺一张床,就可以睡了嘛。”

徐素贞又叹了口气,她是被兰嫂的无私奉献感动了。老俞头一家人也很激动,他们要留兰嫂在家里吃午饭,兰嫂婉言谢绝了,就和徐素贞走出门来。却看见她侄儿崔洪站在学校坝子外面等她,就走过去问“洪娃。姨晓得你在等啥子呢!”崔洪有些脸红了,支支吾吾的说“姨。我和她的八字能不能合得来呀?”兰嫂说“你就快些去准备点礼物,去见你老丈人吧!”

崔洪听了很是高兴,但心里也有些难过。兰嫂知道他是为什么难过,就从挎包里拿出几张钞票,塞在侄儿手里说“拿去。到镇上买点东西,等两天去向老丈人报期。”“婚礼在哪天举行?”崔洪问。兰嫂看见小学的夏老师朝她走来,只说了句“冬月十八。你去准备去吧!”就向夏老师迎了过去。

“邱书记。你快看,陈丽珍老师又寄钱回来了。”夏老师有些冲动地说。兰嫂问“有多少呀?”夏老师把一张汇款单递给她说“两万多啊!这陈老师在外面干啥工作呀?工资这么高!”兰嫂看了一眼汇款单上的金额,心里却很难受。她晓得这些钱,是阿珍用身心换来的,是用肉体上的痛苦换来的,“哦。也许她做上什么生意,赚了钱呢。”

兰嫂极力掩饰着心里的苦楚,说道:“阿珍已经给学校捐赠了十几万元了,再加上我们凑集的金额,共有二十多万元。我看可以开始动工修学校了吧!”夏老师点点头说“我正在找建筑工人,村寨里物色了几个人,恐怕还要去外面找些人来,才能动工。”

突然,她看见陈宏强在远处盯着他们,他好像是在监视她似的,好些日子了,她发现陈宏强的影子一直跟在自己身后,还时不时地在本子上记着什么。兰嫂心里一直很是惊异,也觉得奇怪,但她却装作没有发现。“哦。那你去办吧!”她说完就在离开。却又想起婚礼的事,又说“晚上开个村委会,商量一些事情。你把修学校的事在会上提一提,看看大家有什么意见和建议。”

正说着,俞会计走了过来。兰嫂就把阿珍的汇款单递给他,说道:“阿珍这笔钱你去镇上取回来,要记好她这笔账,等新学校开学那天,我们要把她请回来,赠送她一块大金匾那!”俞会计看了看上面的金额,也很吃惊地说,“还不到一年,阿珍就寄回来这么多钱,不晓得她做的啥工作呐?”

陈宏强不知什么时候来到大家面前,有些阴阳怪气地说道:“听说她是和那个**娃殷婷婷一起出去的,现如今呀!漂亮的脸蛋能挣大钱呐!”三个人听了这话,心里都不是滋味。兰嫂说“晚上开个村委会,有几件重要事情安排一下。”陈宏强没有吭声,拉着俞会计走了。

学生放午学了,二十多个娃娃排成一队,从兰嫂身边走过。娃娃们唱着那首儿歌“石头的墙,石头的瓦,石头屋里是我家······”她听着那儿歌,心里一阵酸楚,一阵难受。

东东跑过来问“妈。中饭在哪里吃呀?”兰嫂才知道已经是吃午饭的时候了。她太忙了,经常是走到那家吃那家,连做饭的时间也挪不出来。“哦。妈这就回去给你做饭。”她对儿子说。夏老师听了,就说“你们母子还是到我家里去,将就吃一点吧!”兰嫂就没有推辞,拉着儿子的手,和夏老师一起往他那个板房里走去。

第二天清晨。兰嫂背了个小背篓,那里面装着老俞头带给女方的礼物,趁着薄薄的云雾,登上了开到寨子来的班车。那条小公路早就抢修通了,每天有一次班车开到寨子来。一个多小时后,兰嫂在龙门镇下了车。这里的情景让她激动万分,“哇。好激动人心的场景啊!”她看着那些正在紧张施工的楼房,还有那些忙忙碌碌的建筑工人,情不自禁的感叹着。如果不是街道两边还存留着一些没有清理的废墟,根本看不出,这里也是受过灾难重创的乡镇。

兰嫂在已经修好的街道上转了一圈,看见许多店铺里,都摆满了五花八门的商品,心里又感叹地想“白龙镇离这里只有十几里路,为啥这里的商品这么齐全,灾后恢复建设也搞得这么快。而白龙镇就像是一条僵硬了的龙,死气沉沉的,一点生机也莫得啊!”

她正边看边想,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影突然出现在她面前,把她惊吓得差点晕死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