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九十四章 追回出走的少女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2216 2013-07-10 14:10:25

  邱凤兰又起了个大早。她刚刚把那个婴儿的奶喂完,正准备背着她去镇上开会时,夏老师就一脸惊慌地走了进来。他手里捏着一封信,那是阿珍临走时留下的信。“邱书记。不好了!阿珍她,她不辞而别了。”兰嫂惊讶的问“不辞而别,她会去哪里呀?”

夏老师把那封信递给兰嫂“你快看看吧。这是她给我们留下的话呢!”兰嫂接过信一看,那上面写着:“邱书记。夏校长。我到城里打工去了。我将把挣得的钱,给你们寄回来修建学校,或用来添加学校的教学设备。我的梦想是,把我们寨子的小学建设成和城市里的学校一样。我会尽一切努力去实现我的这个梦想!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陈丽珍。”

兰嫂读完那封信,心里既感动又难过“珍珍。你这个孩子怎么这样傻呀?”夏老师叹了口气说“阿珍老师好像是在逃避什么事,所以才选择离开。唉。她一个女孩子到那么复杂的城市里去打工,能挣到多少钱呀?真是太幼稚了啊!”

夏老师的话让兰嫂更加担忧“她是一个人走的吗?”她问。夏老师想了想说“好像是和殷婷婷一起走的。”兰嫂心里一沉,她知道寨子里的人都说殷婷婷和那个叫周娉的姑娘,在外面赚的都是不干净的钱呀!难道阿珍也会走上那条路么?

“不行!我马上去把阿珍追回来。”兰嫂着急地说。夏老师说“她们已经走了有两个小时了。唉。恐怕没希望了啊!”

兰嫂急忙拿起手提包,正准备要走,陈大嫂急急忙忙的走了过来。“哦。你们都在呀。珍珍到城里打工去了,她给你们说过没有呀?”兰嫂见她显得很平静,就不知道该给她说什么好。夏老师说“我们刚刚才晓得呢。这个阿珍也真是,事先也不跟我们商量一下就走了。”

“陈嫂。我去把珍珍追回来。”兰嫂说完,就急风火撩似的朝山坡下面的小公路走去。陈嫂望着她的背影喊“兰嫂。你就让阿珍出去打工吧!这样她心里还好受些呀!”

兰嫂听了心里一怔,她回头望着陈大嫂想“莫非她知道在阿珍身上发生过什么事呀?”她联想起这些天阿珍的情绪,联想到在这个女孩身上发生过的凄惨遭遇,一股莫名的惆怅和同情袭上她的心里。“哎!在新的环境里,也许能让阿珍走出她心中的阴影吧。”她感叹地想。

白龙镇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那些被地震摧毁的废墟已经清理干净,一群从外地赶来支援的建筑工人正在紧张地施工。兰嫂就在那些忙碌的工人里寻找了好一阵,她没有见到阿珍,就走到镇子旁边的车站。这里等候着许多赶车的人,但人群里仍然没有阿珍和殷婷婷。

兰嫂问了一下等车的人,才知道开往县城的班车,早在一个小时前就开走了。失望和悲伤一下子袭上她的心里,就像知道自己女儿遇难的消息那样,她的脑海里出现一种不祥的预感“难道这个孩子就这么完了吗?”她望着那条伸向山谷的公路想。一辆小车突然停在她的身边,从车里走出几个男人。兰嫂一眼就认出其中一个男人。“梁子。”她惊讶地喊着他的小名,就激动地迎了上去。其实张梁还在车里就发现了兰嫂,他是特意叫司机把车停下来的,他握了一下兰嫂的手,才转头对那几个干部模样的人说“来。我给大家介绍,这位就是老寨子村的村支书邱凤兰同志。”

兰嫂和他们握了握手,她发现张梁没有穿军装,正在盯着他猜测时,张梁对她说道:“小兰。我已经转业回地方上工作了,在县政府······”他身边一个干部介绍说“这是我们县委新上任的政法委书记呢!”兰嫂没有感到惊讶,她只淡淡的说“哦。张书记。”

张梁见兰嫂好像心事重重,就对旁边的几个干部说“小唐。你们先去镇政府吧。我和邱凤兰同志还有些事情商量。”“那我们先过去了。”小唐说完,就和那几个干部钻进车里开走了。兰嫂背上的婴儿突然哭了起来“哟。恐怕是饿了。”她说。

兰嫂把婴儿放下来,张梁就把她抱在怀里,望着婴儿那张小脸蛋问“给孩子起名了吗?”“起了。叫俞思母。跟她母亲姓。哎。让这孩子永远记住她母亲吧!”张梁心里很感慨,他沉默了一阵才说“小兰。让我们共同来承担起监护这个孤儿的责任吧!好吗?”她知道他这话的深刻含义,就抬头深情地望着他那张极有男人魅力的脸。

“哦。你们这是到镇政府来开会吧?走吧。我也是来开会的呢。”她说。然后把婴儿从他怀里抱过来,解开衣扣,把奶嘴喂进婴儿的嘴里,边走边喂着孩子的奶水。

两人肩并肩地走在路上,引来许多路人猜测和敬慕的目光。“你们村寨里的情况怎样,村民们都还好吧?”张梁问道。兰嫂说“有政府的救济粮和救济款,生活上是没有问题呢。只是没有资金来重建学校和住房。这是个很让我头疼的事情啊!”

镇政府的临时会议室就在前面了。新任的政府领导干部都站在门口,欢迎县委领导的到来。张梁见了就皱起了眉头,他压低声音对兰嫂说“放心吧。我正在想办法解决你们村寨这个问题呢。”

兰嫂刚刚把衣服扣好,新任白龙镇党委书记兼镇长的陈宏春,就满脸堆笑地迎了过来。他握着张梁的手说“欢迎欢迎!欢迎张书记来给我们做指示!”他看见兰嫂抱着个婴儿,那张笑脸就一下子沉了下来。“怎么又带着孩子?你不知道这个会议非常重要吗?”他不满地责怪兰嫂。

“哦。这没关系。”张梁见兰嫂有些尴尬,就替她说。然后他从她怀里抱起婴儿,拉着兰嫂的手走进了会议室。陈宏春似乎看出了一点端倪,就无奈地跟在两人背后走了进去。

会议室里坐满了人,陈宏春走上主席台,刚刚说了句“同志们。现在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县委领导。”掌声还没有响起,兰嫂怀里的孩子就大声哭了起来,会场上的干部们都用惊讶的目光盯着她。兰嫂很是着急,急忙诓着婴儿。她伸手去摸小思母的额头,就惊呼说“哎呀!这娃娃在发烧呀!”

“那你赶紧送到卫生所去看医生吧。”张梁急忙催着她说。兰嫂点点头,就抱着孩子跑出了会议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