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九十五章 真爱无悔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2658 2013-07-10 14:10:25

  张梁心事重重地走上主席台,他用严峻的目光扫视了一遍会场上的几十张脸,然后感慨地说道:“同志们。在传达县委指示精神前,我想说几句题外话。一位年轻的母亲被埋在废墟里三天三夜,她用顽强的毅力,用自己柔弱的身体,用一个母亲的责任保护了女儿的生命。而另一个年轻的母亲,则不顾自己肩上的压力,和心里承受的痛苦,毅然承担起哺育和监护这个孤儿的责任。这就是我们民族的母爱之魂!这就是······”

他的话感染着台下的每一个人,会场上一片沉默,大家都在回忆着自己亲身经历的这场灾难。

兰嫂在医院里碰上了周娉娉。她刚刚从妇产科里走出来,那张有些消沉的丽脸上没有涂脂抹粉,身上也穿着一件粉蓝色的绣花衣裙。“兰嫂。你这是······”她望着兰嫂怀里的婴儿问。“哦。是你翠萍姐的孩子。她在发烧呢,医生刚刚给她打了针,我这就去给孩子拿药。”兰嫂说完,就朝药房走去。

周娉娉跟在兰嫂身后说道:“我也去拿点药,那里的人多,别挤着孩子,让我去吧。”兰嫂听了就点点头,把医生开的药方递给了她,然后在一张凳子上坐下来,望着怀里的婴儿想着心事。

医院里看病的人很多,来来往往的人们从她身边走过,兰嫂从他们的穿着上看出,他们大多是来这里支援建设的工人,还有一些部队战士。她脑海里浮现出陈宏春那张阴沉和不满的脸,在心里反复地想“我该不该收养这个孩子呢?”在几个月的时间里,这个孤儿的确给她增加了许多负担,并且分散了她在工作上的许多精力。但却在精神上给了她许多安慰,抚平了她心灵上的痛苦和忧伤。

“哎。孩子,我绝不会丢下你不管啊!”她盯着孩子那张熟睡的小脸,喃喃自语。周娉娉拿着药走了过来,兰嫂看见她的脸色很红润,眼里还滚动着晶莹的泪花,就关切地问“妹子。你得了啥病?不要紧吧!”

周娉娉情绪忧伤的说“没什么,就是有点妇科病。唉!我是想起遇难的翠萍姐和那些年幼的娃娃,这心里就难过啊!”兰嫂沉默了一下,才把婴儿背着和周娉娉一起走出了卫生院。张梁从远处走了过来,她急忙迎了上去,抱歉的说道“张书记。很对不起,让这娃娃耽误了,没有听到你作报告呢。”

她看出张梁那张严峻的脸上有些心事重重,好像对她的话很生气。张梁看了兰嫂身边的周娉娉一眼,没有把心里话说出来“哦。该吃午饭了。大家都在等你呢。”兰嫂看了一下时间,才知道已经是中午了,她想起陈宏春那句埋怨的话,就对他说“我这女儿还在发烧,就不去参加了。”

张梁心里有些不愉快,兰嫂一时也没了话。周娉娉看出了两人的心事,就说“嫂子。要不你把孩子给我照顾一阵子吧!”兰嫂见张梁一脸的不高兴,心里也很愧疚。她本来想趁今天的会议,好好跟他谈谈心,可是现在她的心口里堵着少女阿珍的阴影,“对不起。梁子。我···有些不舒服,寨子里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回去处理,我就不陪你了。”

“那···你保重吧!”张梁心事重重的说完,转身就走,他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深情地注视着兰嫂说道:“凤兰。你们村寨的困难,县委领导都很清楚,也非常关心。你回去后写一个材料,一个山寨重建的远景计划报告,然后直接送到县委来。”

兰嫂听了心里很宽慰“好吧!我尽快写好送去。”“你先电话联系我,把报告给我也行。”张梁说。他没等兰嫂回答,转身就离开了。兰嫂望着他的背影,心里有一点依依不舍的留恋。

“这位张书记是个很正直的人,并且,还是个非常重感情的男人呢!”周娉娉感慨地说。凭她以前接待男人的经验,她看出,这位堂堂县官,竟然连看都没有看过自己一眼。兰嫂也深有感触地说“他是我小学到初中的同学,刚刚从部队转业到县委工作。”

周娉娉注视着兰嫂那张红润又有些伤感的脸,若有所思的说道:“兰姐。我看得出他对你还一往情深呢。”她的话一下子触动了兰嫂的心扉,“唉!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啊!哦。妹子。你还不知道吧,张书记一家人都在这场大灾难中遇难了呀!”

“啊!”周娉娉惊得叫了起来“这么惨呀!”兰嫂看了她一眼,把她拉进了一家小餐馆里,“我们就在这里吃点东西,然后赶回寨子吧。”周娉娉点点头,她还沉浸在惊恐的会忆中。“水根哥的遭遇也很惨啊!现在好多人都在谈论他的事情,他真是一个重情重义的男人。”她喃喃的说。

兰嫂似乎看出了这个年轻姑娘的心事,问道:“妹子。你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吧?”周娉娉回答说“不走了。和大家一起把家园建设好,然后找个男人过日子吧。”

“妹子。你的选择是对的那,我们一定会努力建起一个崭新的山寨。哦。水根还没有从悲痛中解脱出来,妹子你多点时间去找他谈谈吧!”兰嫂心里宽慰地说。

周娉娉脸上升起了一点红润,山谷里风吹起了她那头秀发,她的脑海里浮现出俞水根那张英俊的脸容和强壮的身影。“兰嫂。我···想请你帮个忙呢!”从餐馆里出来,她有些羞涩地对兰嫂说。

“啥事呀?”兰嫂问。“我···想请你给我做个媒。哎呀!这种事真是不好意思说出口哪!”周娉娉很是羞怯的说。兰嫂看着她那张红扑扑的脸问“这有啥不好意思嘛。妹子你也到了该结婚的年龄了,你就说吧,看上了哪个小伙子?”

“我还能看上谁呀?就是水根嘛。”周娉娉低着头,望着脚前的路面,沉浸在她和俞水根的一段美好回忆中。兰嫂也知道她和水根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她不知道在两人身上发生过什么爱情纠葛。但她记得,周娉娉离家出走和她以后的不幸生活,好像都与水根有关系。

“好呀!这个媒嫂子给你做定了。”兰嫂兴奋地点点头说。但她心里同时又有些为难,俞水根对阿秀那么重情,他会接受周娉娉吗?她陷入了沉思之中。

秋天的天气还很热,山谷里的空气却很是清爽。一辆小车突然停在她们身边,张梁从车窗上探出头来说道:“你们快上车吧!这么热的天气,那娃娃会受不了的啊!”兰嫂见了心里一阵激动,感激的泪水一下子涌出了眼眶。张梁见她呆着不动,就开了车门下来,帮她把背上的婴儿放下来,然后让她们母女坐进了车里。

“你下午不是还有会议吗?这不会耽误你的工作吧?”兰嫂激动地说。小车在临时抢修的公路上颠簸着向前行驶。张梁盯着车前的路面说“不会。现在是休息时间,回去还赶得上。”

兰嫂心里本来有一肚子的话,但当着车里这个年轻妹子的面,她就不好意思说出来了。车子很快就开到了山寨。她压抑着一颗留恋的心,含情脉脉地注视着身边这个在她梦里经常出现的男人。张梁好像也有些话要说,他给兰嫂开了车门,又默默地给她把娃娃背上,然后从后车厢里拿出几袋东西塞在她手里,才说道:“这是给两个孩子买的奶粉和水果,以后你缺什么,就打个电话给我吧!”

说完,他很快走进了驾驶台,把车子发动后,又从车窗上盯着兰嫂说道:“保重!”兰嫂还没有回过神来,车子已经开出了十几米远了。“哎!梁子。”她紧追了几步,眼睁睁地望着心上人的小车消失在河谷深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