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一0七章 迷惘的村民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2423 2013-07-10 14:10:25

  邱凤兰没有去坐公交车,而是步行走回寨子去。“呵呵!停职审查,我到底犯了什么错?”她一边走在那条通向老寨子的公路上,一边在心里反复地想。寂静的山谷在恢复着被地魔撕毁的伤痕,两面的山坡上,杜鹃花已经正在绽放。白龙河水在悄悄地流淌,一群无忧无虑的百灵鸟,在公路两边的树林里,自由自在地歌唱。

兰嫂却无心思观赏这些景色,她心里既气愤,又很难过。她不是因为自己失去了村官这个职务,而是想到还有许多工作没有做完。按照她的计划,这条破烂不堪的公路,很快就要动工,改建成水泥路面了。还有新寨子还没有修好,计划的几个项目,羌绣作坊,养殖场,旅游接待酒店等等,也都需要马上开工建设。可是现在,她自己制定的这些计划,却不能亲自去实施了。

她心里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失落感,就像自己正漂浮在天空那些白云上似的,她拖着沉重的步子,一直到傍晚才走回寨子里。陈宏强正领着有些人在平整那条小公路,好些人给她打招呼,她都没有说话,只是向他们点点头。

陈宏强从兰嫂的脸色上,已经看出些端倪。他心里藏着胜利者的喜悦,脸上却装作如无其事的样子,关切地对兰嫂说道:“哟。邱书记啊!明明已经有班车了,为啥还走路回来呀?看看把你累得脸色都变了。快回去好好休息吧!”

兰嫂没有理他,只是向他苦笑了一下。她看见俞会计也在人群里,就走过去问道“老俞。修路的资金拨下来了?”俞会计说“第一批款今天刚刚拨下来。”兰嫂疑惑地想了想说道:“不是研究好了,等第二批资金拨下来才动工的吗?”

“哦。是我叫了些人来整理路面的,反正还在农闲嘛。先把路面平整出来,以后施工起来就快得多了。”陈宏强在旁边大声地说道。兰嫂回头看着他,想了想,也觉得他说道有理,而且自己已经不是村支书了,没有任何领导权力,就淡淡的对他和俞会计说“晚上。在学校开个支部会吧!”说完,就转身往山坡上的板房走去。

兰嫂被停职审查的消息,竟然在她还没有回寨子前,就已经传开了。当她拖着沉重的步子走进板房里时,村寨的许多村民,就气愤地议论起来。徐素贞和好些妇女走进兰嫂的屋里,气愤不平地说道:“兰嫂。他们这是装哪门子糊涂呀?你的工作做得好好的,为什么要停你的职?这不行!我们都要联名替你伸冤啦!”

“素贞。各位姐妹。大婶大娘们。你们别冲动呀!既然上级党组织觉得我邱凤兰有问题,那就让他们调查好了。但我向大家保证。只要我还是一个党员,我就会做一个党员应该做的事情!”兰嫂激动地说道。

其实。好些人心里都明白,兰嫂是冤屈的,是被人精心设计的阴谋陷害了。他们虽然都为她打抱不平,可是又能怎样呢?“暴风雨再猛烈,却淋不湿雄鹰的翅膀,反而会让她飞得更高更远。”这是老俞头在板房外面大声说的话。

“是啊!霜雪再寒冷,也压不住羊角花,等到春天来临时,她会开得更加鲜艳呢。”这是夏老师对大家说的话。俞水根和他的新婚妻子周娉也在板房门口说“我们心里都有一杆秤,谁轻谁重,大家心里都清楚得很呐!”兰嫂听着那些热情的话语,心里感到了一点点安慰。

“走吧。我们去开个支部会。素贞。你去通知一下两个社组的组长。”兰嫂平静地说。徐素贞点点头就朝屋外走,兰嫂又拉着她,叮嘱说“记住。不要在会上说气话哈!”徐素贞却说“恐怕我这张嘴管不住自己呢。”兰嫂又安慰了一阵围在门外的其他人,就和夏老师一起,往学校那边走去。

夜已经黑尽了。天空上悬挂着一轮明镜似的月亮。早春的风还带着一些寒意在山谷中吹拂。俞会计打着一只手电筒,从山坡下面走了上来。“陈宏强今天把修养殖场和绣房的工都叫停下来了。他说要先把旅游接待酒店搞起来。”他低声地对兰嫂说道。

兰嫂的心情既沉重,又有些乱纷纷的“现在,只能听他安排了啊!老俞。你一定要把好资金这道关口呀!”她也小声地对俞会计说道。俞会计说“放心吧。我会把每一笔账目都做得很细的。”“哦。对了,上面可能要来人查账,你就实事求是的把这段时间的账目给他们查吧。”

俞会计还想说什么,但看见陈宏强已经站在学校办公室的门口,就只好不吭声了。兰嫂回头往身后看,却发现好多村民都朝学校这边走过来。徐素贞就走在他们前面,“这个素贞呐,你怎么就沉不住气呢?”她心里懊恼地说。“看来。今晚的会议要发生矛盾冲突了,一场争吵恐怕在所难免啊!”

但会上没有发生任何争吵,徐素贞和其他人都低着头,一声也不吭。兰嫂把村委会的公章和一些文件,交给了新任村支书陈宏强,就离开了会场。使她没有料到的事情发生了,崔宏带着小鱼缸,还有几个年轻小伙,气冲冲地闯进学校办公室大闹起来。

“陈老二。你他妈的有什么资格当村长呐!”崔宏一闯进办公室,就指着陈宏强骂道:“你才他妈的入党几天那?”陈宏强正在给几个村委成员安排工作,没料到崔宏和好些人闯进来,就有些手足无措地说“我,我是,暂时代理一下嘛。是,是镇党委决定的啊!”

崔宏又骂道:“你他妈的少拿镇上来压我们?哪个不晓得你们兄弟两人,联合起来搞阴谋诡计,陷害我姑妈呐!”陈宏强很快回过神来,他也一反常态地大拍桌子,吼道:“崔宏。你小子别骂人!你扰乱会场,我可以治你个扰乱社会治安罪!”崔宏也毫不示弱,厉声骂道:“骂你又咋个?老子今天还要替我姑妈出出气呢!”说着,就挥着拳头,要冲过去打陈宏强,却被徐素贞拖着了“阿宏。你别冲动呀!”

好些人都在骂陈宏强两兄弟,也在劝说崔宏。兰嫂闻讯又返回了办公室,便拉着侄儿斥责说“崔宏。你这是干啥呀?快出去!”俞会计和其他几个村社干部,也帮着兰嫂,把崔宏劝出了办公室。怒气未消的陈宏强只好宣布会议结束。

“姨啊!他两弟兄已经欺负到你头上了,你咋个还沉得住气呀?”兰嫂极力克制着自己内心的苦楚,厉声说道:“崔宏。你也是个新党员,难道不懂组织原则了吗?”崔宏是在这次抢险救灾中,因为表现突出,由救灾部队领导提议的一批新入党的年轻党员。

崔宏气恼地淌着泪水说“姨啊!我,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呐!”俞会计小声的说道:“本来,我们几个村委成员都商量好了,让你崔宏来担任治保主任这个职务。可是你现在这么一闹,唉。只怕,”崔宏怒道:“我不稀罕!”说完,就气冲冲地离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