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一0六章 意外打击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2321 2013-07-10 14:10:25

  邱风兰怀里揣着阿珍的日记本,心情沉重地走进了白龙镇派出所。她找到所长的办公室,刚一进门却惊呆了。那张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个熟悉的面孔。“您是···周指导员呀!”她惊讶地问。

“哦。你是邱凤兰同志吧。很久没有见到你了啊!”那个把武警制服换成了民警制服的周指导员说着,就起身从办公桌后面走过来,热情地握了握兰嫂的手。“我也是刚刚转业,分配来这里工作的,就不再是指导员了啊!唉!那场灾难过去一年多了,现在想起来,就像是做了一场噩梦似的,还心有余悸那!”

兰嫂觉得这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好像变了许多,而且话也变得多了,就淡淡的说道“哦。那以后就得改口了,称呼您周所长了呀!”周所长笑道:“哎哟。你邱书记就别这么称呼了,就叫老周吧。算起来,我可能比你要大几岁,叫周大哥也行那!”他让兰嫂在旁边的一张沙发上坐下,自己又走回办公桌后面坐下来,然后抽出一只名牌香烟点燃,深吸了一口后才问道:“邱书记。你找我有事吗?”

其实,他已经猜测到兰嫂来派出所的目的了。果然,兰嫂拿出那个红布包,走到办公桌前,揭开几层红布,把阿珍写的那个日记本,放在周所长的面前,说道:“我是来报案的,这是证据,还有一份申诉材料。”

周所长的脸色一下沉了下来,他没有看那些材料,就盯着兰嫂说道:“唉。这个案子不是已经结案了吗?你现在要报案,要申诉。恐怕是不行了!”

兰嫂听了有些着急,说道“周所长。请你看看阿珍生前写的这本日记吧!这上面记录了她的每一次遭遇,连每个嫖客的名字,职务和单位,她都写得清清楚楚啊!这些人就是残害她的罪魁祸首呀!”周所长强硬地说“邱凤兰同志。请你冷静地考虑一下吧。仅仅凭一本日记,就能定这些人的罪吗?”

“你们可以立案调查呀!”兰嫂说。周所长很不耐烦地说“为了一个卖······的女子,用得着费那么多的时间去调查吗?再说了,上级部门已经对此案调查过了,并且做了结论。”刚说到这里,桌上的通话机突然响了起来。他伸手拿起话筒,听了一阵,脸上露出神秘的诡笑。

他放下话筒,又点燃一只香烟说道:“好了。邱凤兰同志。你还是顾一下自己的处境吧。这个案子我是不能接的。哦,对了。镇党委陈书记叫你去他的办公室。有重要事情要给你宣布呢!”兰嫂心里既绝望,又很是生气。她默默地拿起那张材料和阿珍的日记本,装进绣花挎包里。便一言不发地朝门外走去。

“哦。你稍等等。我要和你一起过去!”周所长说完,戴上民警帽子,又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制服,然后跟着兰嫂,出了派出所。

兰嫂此时的心里很复杂,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了。到镇政府办公大楼并不远,她却像被人押着走向刑场似的,脚步迈得很艰难。刑场到了,是一件布置得非常豪华的办公室。陈宏春像个判官似的,坐在那张能照见人影子的办公桌后面。两边的沙发上,坐着镇上的几个官员。

兰嫂发现他们的脸上冷淡得像屋檐上的霜。“陈书记。各位领导。大家好啊!”她礼貌地给他们打了个招呼。但没有人理她,也没有人请她坐。她就只好尴尬地站着。周所长却满脸堆笑地拿出一包名牌香烟,挨个的递给那几个官员,又亲自为陈宏春点燃香烟,然后就回到兰嫂身后站着。

邱凤兰已经感到事情很不妙,但她却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老赵书记。你来宣布吧!”陈宏春对沙发上那个头上有些壳顶的赵书记说。兰嫂知道他是镇党委的副书记,也是陈宏春在部队时的战友。

“哦,邱凤兰同志。”赵副书记两眼一眨不眨地看着兰嫂说道:“事情是这样子的,有人向我们检举你,说是···是你犯有极其严重的错误。所以嘛。经过镇党委研究决定,暂时撤销你的村党支书和村长的职务。你呢。从现在开始,就要深刻检查自己的错误,并且向党组织递交一份检查材料。陈书记,各位,我的话传达完毕。”

兰嫂听了,犹如五雷轰顶般的震惊,她万万没有预料到,自己会遭到如此沉重的打击。“这···这是什么决定哪?我到底犯了那些错误,请领导们说明白一点嘛。”那几个官员都低着头不吭声。陈宏春看了一眼那些人,心里很是恼怒。“关键时候,都变成了缩头乌龟。”他心里骂道。

“那我就来告诉你吧!”他翻开一叠材料说道:“根据群众举报,你主要有三个问题。一是生活作风问题。具体行为是,是与部队领导干部有不正当的关系。”“这是无中生有呐!”兰嫂气急的说。陈宏春厉声说道:“邱凤兰同志,请你尊重群众意见。不要狂妄自大!”

兰嫂气的脸色发红,但她极力克制住自己“还有什么?说吧。”陈宏春说“第二个错误是经济问题。根据群众举报,说你挪用集体资金,为自己的侄儿操办婚礼!”“这是哪里的狗屁话?你们可以去查一查,我挪用了那一笔集体资金啦?”兰嫂又厉声问道。

她身边那个周所长却斥责道“邱凤兰。请你端正一下自己的态度哈!”兰嫂立即明白,自己现在是他们的审查对象,就是再据理力争,也是无济于事。屋里的气氛变得很紧张,沉默了一阵后,陈宏春又说道:“还有第三个严重问题是,你违反了党性原则,为一个犯罪自杀的女孩子,召开了几百人参加的追悼会。甚至,甚至还要为她申诉翻案。”

兰嫂又想争辩,但她心里像闷着一团火,她用满腹的冤屈之泪,把那团火压了下去,然后冷静地想了想说“还有什么罪名,你们尽管给我提出来吧!”陈宏春把那份材料放进抽柜里才说道:“你的工作问题,暂时移交给陈宏强同志代理。等组织上把你这些问题调查清楚后,再做最后决定。但是有一点,即使问题搞清楚了,也还要看你认识错误的态度呐!”

“哈哈!还态度?那···就这样了吧!”兰嫂苦笑了一下说。她已经明白,自己是掉进了一个无法挣扎的陷阱里了。她没有再说什么,就转身走出了办公室。周所长追了出来,态度生硬地对她说“邱凤兰。在你接受组织审查期间,请你不要离开自己的村寨。”

兰嫂听了,回头望着那张端正严肃的脸怔了一下,然后什么话也没有说,就猛地一扭头,离开了那幢修建华丽的办公大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