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一一0章 意外发现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2232 2013-07-10 14:10:25

  一辆警车开出了白龙镇,向县城方向追去。

老李没有穿警服,他坐在司机旁边,一张中年男人的脸上,现出了几条细细的皱纹。“所长也真是,放着这么重要的盗窃案不办,倒让我们去追一个女人。况且,她还是个抢险救灾的英雄模范那!”他说。

“我晓得她,人非常漂亮。还是村寨的女书记,听说刚刚被免了职。”司机说。

老李也知道这事,他清楚这是官场争斗。凭他十几年的工作经历,好多官场上的明争暗斗,他都只是看在眼里,藏在心里。“小何。如果我们追上那个邱凤兰,对她要客气点。先调查一下情况,再见机行事。”

“晓得了。”小何说。他穿着民警制服,年轻的脸庞上写着朴实和诚恳。

从白龙镇开往县城的班车,在临时修通的公路上,像蜗牛似的爬行着。震后的山谷里,随时都能看见一片片的塌方,一座座倒塌的桥梁,还有一块块巨大的石头横在公路边上。

车厢里坐满了旅客,他们大多都是去外面打工的农民。兰嫂就坐在车厢的最后一排,那张显得有些苍白的脸上,露出了她心里的焦虑和不安。“照这样的速度。恐怕要下午才能到达县城了。”她忧心忡忡的想。

偏偏路上又出了问题。班车停了下来,“堵车了。”司机在驾驶台前说。兰嫂走到车窗前,朝前面一望,看见一长排的车停在路边,看上去有一百多辆。

“好像是塌方了。”她喃喃地说道。车上的人都不认识她,但好些男人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她身上。兰嫂明白是自己的身子有魅力,像一块磁铁。

路边上站着一些无可奈何的司机,还有一些修路工人。兰嫂在前面一辆大卡车的旁边,看见一张熟悉的脸,就是那个曾经孽杀过神狗花花的男人。他叫赵老七,是白龙镇上的土皇帝,听说他最近还开了一个贸易公司。

赵老七身边还有两个男人,都是他的助手。兰嫂发现这三个人的神色有些慌张,赵老七不时地朝后面张望,像做贼似的很是心虚。

车厢里的人都走出车外去了,兰嫂有些晕车,也想下车去透透气。她刚走出车门,就看见看见了那辆警车停在后面,离她只有几辆车的距离。老李先从车上下来,兰嫂想避开他的目光,但已经来不及了。

老李看见了兰嫂,他朝兰嫂笑了笑,就急匆匆地朝她走过来。兰嫂感到有些不妙,只好勉强镇定着,微笑着向老李打个招呼。“李警官。你好啊!你这是去那里?前面,前面堵车了。”

“哦。还好得堵车啊!不然我们还追不上你了。”老李说“邱凤兰同志。请你跟我们回去吧。”他的脸上显得有些为难“这是镇党委的决定。”他补充说。

兰嫂一下明白过来,自己是被当做逃犯了。一阵难以抑制的愤怒和委屈,猛地袭击着她的灵魂。她极力克制了一下情绪说“好吧。我跟你回去。我到车上去拿行李。”

老李伸手拦住她,向走过来的小何说“你去把邱书记的行李拿下来。”小何看了一眼兰嫂,带着一脸的微笑向她点点头,然后走进车里。兰嫂看见他的手上还拿着一副手铐。

天空一片蔚蓝,阳光照在山谷里,烘烤着公路上的车辆和行人。兰嫂觉得很热,身上和脸上都冒出了汗水。她跟着老李,后面是拿着手铐的小何,钻进了警车。小何把兰嫂行李交给了李警官,然后开着警车往回行驶。

“邱凤兰同志,你别那么紧张,我们,我们也是奉命行事。”老李看见兰嫂脸上淌着汗水,就安慰她说。兰嫂苦笑了一下说“哈哈!我邱凤兰没有做啥亏心事,我紧张干啥?”

老李叹息了一声说“唉!本来我们在办一件盗窃案子的,周所长就让我们两个来把你找回去。说是······”兰嫂打断他的话问“什么盗窃案子?”

“镇上刚刚分配到的救灾物资,竟然在昨晚莫名其妙地丢失了。都是一些有价值的食品,整整丢失了一卡车啊!”老李说。

兰嫂听了很震惊“那么多?一卡车的物资,···等一下。”她突然想起了刚才发现的赵老七三个人,“你们抓到盗窃的人了么?”

老李拿着兰嫂的那个行李包,他很想检查一下包里,看看周所长说的那个日记本在不在里面,“唉。现场没有发现一点点蛛丝马迹,只有库房前面留下一些卡车的轮胎印,其他的还没有任何线索那。”

兰嫂想了一下说“李警官。我刚才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不晓得该不该说?”

老李说道:“有什么话你尽管说吧!哦。对了。我还想知道你这次出走是什么原因呢?”

兰嫂觉得这个李警官的态度和蔼,而且对自己好像还非常敬重,就把刚才看见的情况讲了一下,“我觉得这个赵老七的样子很可疑,而且他们恰好就开着一辆大卡车那!”

老李听了兰嫂提供的情况,也觉得这里面有点问题。“小何。快!快往回开!不管他们有没有问题,也得去查一查。”

小李答应了一声,立即调转车头,快速往回开去。“但愿还在堵车。”他说。

“哦。邱凤兰同志,刚才我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呀!”老李向兰嫂微笑了一下说。兰嫂正在想着其他的事情。“李所。你刚才问我什么啦?”她从沉思中回过神来。

“就是···其实也不是什么问题,我就是想知道,你怎么突然离开了寨子。你们那里才刚刚恢复重建,有许多事情还要等着你去做那!”

兰嫂苦笑了一下,就从那个行李包里,拿出那本染着血的日记本。然后从里面抽出一张照片看了片刻,就递给李警官说“就为这个苦命的女孩。”她的声音有些沙哑。

老李只看了一眼,就认出是那个曾经被李茂财糟蹋过的阿珍,“她不是已经自杀身亡了吗?”他有些惊疑地问。

“是啊!死得不明不白那!我是想去查查,弄清楚她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才选择这样一条绝路的呀!”兰嫂说。李警官还想进一步了解这件事,小何突然喊道“糟糕。已经通车了。那辆车不见了呀!”

老李望了一眼车子前面,公路上果然没有一辆车了。只有一些修路工人正在忙着整理路面。“李所。还望前面追么?”小何问。

兰嫂想了想说“我记得那辆卡车的车牌号。一定追的上。”老李也果断地说“追。快速往前追。一定要追上那辆卡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