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一0二章 风雪中的婚礼(上)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3198 2013-07-10 14:10:25

  婚礼的前一天,突然下了一场大雪。好大的一场雪啊,把山谷里的树林,土地和板房,还有刚刚在修建的学校,都披上了一身银装。那洁白的雪,遮盖住了那些凄凉的废墟,也暂时遮住了人们心里的阴影。

流淌的白龙河上,有无数只白鹭在那里觅食。寂静的,披着一缕缕银装的红杉树上,有一群黑老鸦停在树枝上,呱呱地鸣叫。学校那片板房外面,也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白雪。几个学生娃娃,便在那片雪地里奔跑玩耍。那块操场的一边,用塑料布搭起了一排临时棚子。里面用砖头垒成十几个炉灶,灶膛里的柴火烧得很旺,锅里热水沸腾,寨子里的每户人家,都要来厨房里做事。

虽然有些寒冷,但帮忙的人却忙得满头大汗。徐素贞成了厨房里的临时管家,她把这些人都做了仔细地分工,洗菜的,切菜的,掌勺炒菜的,上菜的,还有招呼客人入席的,都安排的井然有序。

板房外面的坝子,现在变成了露天酒席。邱凤兰正带着一些人,在坝子上摆放桌子和凳子。那些桌凳都是从废墟里刨出来的,好些都缺了腿,断了脚。兰嫂就喊些会木匠活的汉子,紧赶着修好。“看样子桌子凳子都还不够。”她对一直忙着“写礼单”的俞会计说。

“那就只好吃滚轮席了。”俞会计说。“这么冷的天气,恐怕菜刚刚端上桌子,就冻成冰了啊!”兰嫂忧虑的说。她今天穿了一件蓝色绣花衣裙,配着一件粉红褂袄,再加上头上的青色绣花盖帕,整个身姿就显得很有女性魅力。

夏老师正好走过来,手里拿着一个红色本子,他是这次婚礼的“知礼客”,就是在那个红本子上登记每家送礼的金额和名字。他听了兰嫂这话,就说“教室里不是还有课桌和凳子吗?搬出来拼凑在一起,不是照样可以坐席了嘛。”他不在是那么萎靡不振了,脸上恢复了原来的温和笑容。

“东东。你和同学们去把教室里的课桌凳子都搬出来。”兰嫂对儿子喊。东东就丢下手里的雪团,喊着那些玩耍的学生娃娃,去教室里把课桌都搬了出来。兰嫂就把四张课桌拼在一起,凑成了一张大方桌。“这下好了,又多了十几张桌子。客人就不用吃滚轮席啦。”

“还好得陈丽珍老师啊!”夏老师感叹地说:“如果不是她,这些娃娃就还在坐着石头凳子,石头桌子上课那!”夏老师的话,又勾起了兰嫂心里的阴影。“阿珍。你现在在哪里?你过得愉快吗?”她望着山坡下面那片雪花飞舞的山谷,在心里呼唤着。这些日子以来,阿珍除了给学校寄钱回来,就没有她的任何消息。兰嫂经常像思念自己遇难的女儿那样,心里总是牵挂着她。

一阵劈里啪啦的鞭炮声,打断了兰嫂的沉思,也震撼着山谷里的平静。“是新娘唐翠翠她们到了!”徐素贞高兴地喊。她不知是什么时候来到兰嫂身边,那清脆嘹亮的声音,把兰嫂吓了一跳,问道:“午饭做好了没有呀?客人都来了呢。”

徐素贞只管望着山下,她是急切的想看看新娘长得怎样“你就放一百个心吧。准时开席。”她说。好多人都朝山下跑去了,她却不能去,厨房里的事情忙得她无法抽身。兰嫂已经往山下走去了,“我去接新娘子去咯!”她故意逗徐素贞。

雪越下越大,那条小公路上都铺了一层厚厚的积雪。脚板踩在上面,就像踩在棉花上似的,软软的,还发出吱噶吱噶的声音。兰嫂看见那些去迎亲的人,都停在小寨子那片废墟前,静静地肃立着。三对新郎新娘,都默默地肃立在前面,手里各自拈着一著香,对着那片埋葬着一百八十多人的大坟墓,深深地鞠躬祭拜。

春桃站在崔洪身边,哭泣着喊:“阿妈。哥哥。嫂子啊!你的女儿,你们的妹妹今天要结婚了啊!如果你们有在天之灵,就保佑我们···保佑我们···”她不知下面该怎样说了。崔洪就大声说“保佑我们明年,都生一对大胖娃娃啊!”

本来是一个庄严伤心的场面,却被崔洪一句话,逗的大家都大笑起来。连兰嫂也噙着泪水,扑哧一下笑了。笑声一下子把气氛变得活跃起来,担任“叫礼”的陈宏强喊着“现在,由三对新郎,把三位新娘背回家咯!”鞭炮又响了,从龙门镇上来送亲的队伍,又吹起了唢呐。

兰嫂突然看见,在这只送亲的队伍里,有一个年轻汉子低着头,艰难地跟在队伍的后面。他就是缺了两条腿的姚东文。“他怎么也来送亲呐?”兰嫂心里想着,就情不自禁地扭头看了一眼春桃。崔洪已经把春桃背着,正准备在大家的嬉笑哄闹中,把自己的新娘背回板房里的新房去。

“看来春桃她还没有发现那个姚东文。”兰嫂又想。她还没有把姚东文活着的消息告诉春桃“如果她晓得他还活着,那该是一个什么情景呢?”

一阵哄笑声,打断了兰嫂的沉思,她也走在迎亲的队伍里,就抬头朝前面三个背新娘的地方看,也忍不住又笑了。这是她半年多来的第三次笑。原来,那小俞缸因为身子矮小,又穿着红袄红褂。那新娘唐翠翠的身姿比他高大,体积就要重一些,小鱼缸背起她,就很是吃力,早就累得气喘吁吁的了,又一个不小心摔倒在地,两人就滚抱在一起了。

按照规矩,新郎背着新娘没有到家门口,是不许放下来的。现在两人都摔倒在地,就使整个迎亲队伍里的人们,都又惊讶又好笑。吹唢呐的和敲皮鼓的都停了下来,背着新娘子的俞水根和崔洪,也停下来望着后面。那些调皮的年轻汉子,就围着两个新郎新娘,乐呵呵的取笑他们。

“哈哈!新郎官儿。还没有到新房,你就憋不住了啊!”“干脆。就在这里亲个嘴呀!”“哎呀!小鱼缸这一摔,保准摔出个大胖娃娃来了哈!”人们听着这些取笑话,又爆发出一阵阵哄笑。

“唉。翠翠怎么嫁给这么个矮小的男人啊!”兰嫂听见这是唐翠翠送亲的客人说的,就扭头看了一下,又看见姚东文在人们后面,紧张地朝这里张望。“没有摔到哪里吧?”兰嫂上去扶起新娘问。翠翠已经羞得满脸通红,只是羞答答地摇摇头,却瞪了新郎一眼,那目光里有些埋怨,也有些情义。兰嫂就帮着小鱼缸,重新把新娘背了起来后,就对迎亲队伍喊“大家继续走吧!酒席都摆好了,就等着客人们入席呐!”

唢呐和皮鼓又奏起了音乐。队伍继续往寨子后面那片板房走去。兰嫂却故意放慢了脚步,她要等着那个姚东文。她等他来到跟前,就热情地说“姚兄弟。我们都欢迎你哪!”姚东文穿着一件羊皮袄,头上的毡帽,把那张有伤痕的半边脸都遮住了。“哦。是邱书记呐。我是送翠翠妹子来的,她母亲不放心,叫我来看看。顺便,也来祝福一下春桃妹妹。”

“春桃她,她还不知道你还活着,我还没有告诉她。”兰嫂说完,就看了一眼姚东文那张忧心忡忡的脸,他没有看到他有任何反应。“我晓得,等明天的正式婚礼过后,我才露面见她。”“那好吧。我会暂时保密的。”说完,就又大步走到前面去了。

那片板房前,挂了一排红灯笼。有三间板房的门上,都贴着一个大红喜字。那门帘子上,也绣着鲜艳的鸳鸯戏水图案。这就是三对新婚夫妻的新房,在三间新房的门口,已经摆着一个火盆。新郎背着新娘来到这里,就要从火盆上跨过去,预示着婚后的日子会红红火火。

热情洋溢的气氛,驱散了风雪带来的寒冷。山寨里幸存活过来的几百人,都在尽情地享受着这简单又隆重的集体婚礼。当三对新婚小夫妻从那个火盆上跨过去,各自把新娘背进新房里时,鞭炮声和唢呐声,还有老俞头那只羌笛声,立即在风雪弥漫的山谷里回荡开来。

傍晚时分。陈宏强带着白龙镇政府的几个干部,也冒着风雪赶来参加婚礼。这使兰嫂感到很意外,她不知道这些领导干部,是来参加婚礼,还是来兴师问罪的?因为她发现那几个干部的脸上,一点笑容也没有。尤其是镇党委书记陈宏强,他的脸上阴沉沉的,像天空上那阴暗的云团。

兰嫂心里担心地想:看来,一场原则性的争论,甚至是一场官场争斗,已经在所难免了。虽是如此,她仍然按照婚礼的传统,亲自端了几大碗白酒,送到陈宏春和几个干部面前,脸上带着微笑说“这一碗酒带着浓浓的情谊,也代表我们村寨三对新婚夫妻,对远道而来的客人的深深敬意。尊敬的远方客人,干了这碗酒吧!”

出于礼节。陈宏春先端起酒碗,默不作声地一口干了。那几个干部也端起酒碗喝干了。鞭炮声又响了起来。欢快的鼓乐又吹奏在人们心里。“去寨子其他地方看看吧!”一个干部对兰嫂说。她只好放下一些婚礼上还没有做完的事情。陪着他们在婚礼现场查看了一遍,又到还在修建的学校那里去转了一圈。出乎兰嫂意料的是,他们竟然什么话也没有跟她说,就开车回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