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浅染风云

第二十九章 兰犀节(中)

浅染风云 一万年一两岁 2439 2013-03-21 09:36:55

  于是,浅笑与小红一起跟着上官文轩来到了左大街。这里比刚才那条街更热闹,人群里不断传来喝彩声。这条街上酒家聚集,都借着今天的节日搞活动,赚吆喝。街道两边是各式的花灯,谜语便写在这灯罩上。若是觉得自己猜了出来,便可以把灯取下,提去领取相应的礼品。猜对了,礼品便是你的,若猜错了,灯要挂回去,还要在其下面系上跟红绳。灯下面的红绳越多,则这个灯谜的奖励越高。

迎面几个女子走来。正中间的女子显然被其余人簇拥着,一身鹅黄色衣裳,身姿摇曳,似乎心情很好,不是知秋是谁。

知秋一行人越走越近,拥着她的便是上官家的丫鬟们,知秋在其中浑然一副主子模样。上官家挺人性化的,像这种节日,只要自己该干的活都干完了,主子也没什么其他吩咐,只要与管家或是主子知会一声,便可自行出来玩耍,当然,要在规定时间回去。小红是与浅笑一起出来,其他贴身的丫鬟大多也陪着自己的主子,而知秋伺候的太老夫人自然是不会再这个时候上街凑热闹的,这倒让知秋可以自由活动了。因浅笑三人都带了面具,这行人到来了跟前也没将他们认出来。

“知秋姐,年后我们就要叫你姨奶奶了。”一个绿衣丫鬟说道。

“快别乱说,这还不是呢!”知秋话虽如此脸上却是得意。

“我们都听说了,太老夫人前些日子在家宴上给您做的主呢!”红衣的丫鬟说,一脸的羡慕。

“知秋姐,以后可别忘了我们啊!”绿衣丫鬟又说。

“是啊是啊!”几个丫鬟一起附和。

知秋没说话,眼角嘴角一并弯起,笑意藏也藏不住。

知秋一行人的话浅笑自然是听到了,心下自然不乐,脚步也不自觉慢了下来。身旁的上官文轩却突然兴奋的说:“嫂子,你看那盏花灯好漂亮,好多人围着,我们也过去看看。”

听上官文轩这么一说,浅笑也顺着望去,却不知道上官文轩说的是哪盏,因为道路的两旁的花灯都很是漂亮,竟叫人眼花缭乱。看到这些漂亮的花灯,浅笑心情一下也亮了起来,神马上官文佑知秋的,统统一边凉快去。

浅笑突然快步向前走去,上官文轩和小红竟一时跟不上,加之人又多,大家推推嚷嚷,落后了一大截。浅笑只顾着上前凑热闹,拼命往花灯下挤,没发觉身后的小红与上官文轩不知被人群冲去了何处。

浅笑刚把脑袋探进去,还没来得及看完谜面,只见有人用竹竿把花灯取下,领奖去了。一阵喝彩后,人群很快散去,浅笑只好去寻下一处迷灯。刚一转身,浅笑的眼睛便被对面一男子吸住了。男子一身黑色束袖衣服,背对着浅笑,站在围着花灯的人群后面。男子身材高大,不似浅笑要挤进去,他单站在人群后面也可以看到花灯上的谜语。

没错,那日的人便是他,纵使当日没看清外貌,但身上所散发的独特的气场浅笑却是不会认错的。

似乎发现有人盯着自己,男子缓缓转身,脸上却是带着和浅笑几乎一样的面具,只是男子的面具是双角,而浅笑的是独角。男子看到了浅笑在看自己,也不避,也不怒,只是与浅笑对视。两人就这么隔着人来人往的街道静静地看着对方。

浅笑用唇语向对方说了声谢谢,谢其当日挡住了马车。也不知对方是否会意,只见男子微微一笑,转身没入了人群。

浅笑收回目光,也很快融入人群。

浅笑往一个花灯走去,灯下聚集了许多猜谜的人。

“含羞少女开红唇,两两相对永相爱,打一花卉”人群中有人在念念叨叨。

浅笑发挥着自己多年来挤地铁练就的一身本事,终于钻进了人堆里。

这个灯谜是猜花卉的呀,那谜面莫非就是这花的花语?这可正合浅笑心意,因平素喜欢弄花草,浅笑对花语什么的也时常留心。浅笑思索片刻,笑道:“这不就是合欢花嘛!”

旁边立刻有人问:“何以见得?”

“您看嘛,打一花卉,看到这“永相爱”的字眼,不是百合就是合欢了。”浅笑解释道。

“那姑娘怎么不说是百合呢?”人群中又有人问。

“您再看啊,说是“开红唇”,百合虽有红色的,那也是淡淡的粉红,还有这“两两相对”看来是合欢无疑了。”浅笑继续解释。

“哦……有道理。”刚才提问那人点点头。

“诶,对诶,我怎么没想到啊。”人群中一个小伙子说。

“恩恩,我看是这个谜底了!”另一个大叔说。

“姑娘,快取了灯笼去领奖啊。”周围的人开始怂恿。

浅笑虽然喜欢炫耀自己的聪明,却又行事向来低调,是个很矛盾的人。就在浅笑不知道该不该去领奖的时候,一个白衣男子取下了灯笼,“我替姑娘去领奖吧。”

男子很年轻,五官并不出挑,比起上官家那两个不算得有多俊,却有让人感觉很舒服,十分耐看。一袭白衣镶着金边,腰带上镶着各种宝石,看来是个富家子弟,似乎有几分炫耀意味,却难得的是语气十分谦和,并无唐突轻佻。

“恩?好的。”浅笑觉得这男子并无恶意。

“恭喜公子,您猜对了。”老者笑眯眯地接过灯笼,将其灭掉,取出了两个漂亮的锦囊递上,“这是心意小小,全是仰慕公子天生聪慧,博学识广,只当个彩头,不要嫌弃才好。”老者自是见多识光,男子一看便是富家子弟,不会将那小小奖放在眼里,便自己给自己先找好台阶。

“误会了,猜中灯谜的是这位姑娘。”白衣男子让了让身子,做了个手势请浅笑上前。

老者转向浅笑,开始拍起马屁:“原来是这位姑娘啊,不仅长得漂亮,还冰雪聪明啊。”浅笑带着面具,又怎么看得出漂不漂亮呢,这话显然是胡诌了,浅笑心下真觉好笑,但后面的那句“冰雪聪明”却极合浅笑心意。

“嘿嘿”浅笑并不答话,只是很开心地接过了锦囊。

“那边还有许多未猜出来的灯谜,姑娘不妨去试一下。”

“好的。”说罢,浅笑便蹦蹦跳跳地往老者指引的地方走去。不过没走两步便又折回来了,白衣男子看着浅笑笑意盈盈的走向自己,知道她是要谢自己,便稍稍店里点了点头示意。浅笑却径直走到男子跟前,拉过他的手,把一个锦囊放在其掌心,也没等人家反应过来,笑着说了声“这是你的”,便又蹦跶着离开了。浅笑不是看不出来男子非富即贵,只是觉得人家好心帮着自己,如若不是男子“多管闲事”,自己也得不到这两个锦囊。不是有多在意这个奖品,好歹也是个彩头嘛,理应一人一个的。

浅笑的举动确实出人意料,大家都觉得这个姑娘实在是太轻佻。但男子又看其神态天真,倒也没有心生轻鄙,只觉得少了些礼数,反又多了些少有的直率可爱。

浅笑很快又钻进人群中,到底是个孩子性格,一高兴就忘了形了,竟一点都记不起小红和上官文轩,兀自又跑去猜灯谜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