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浅染风云

第三十章 兰犀节(下)

浅染风云 一万年一两岁 2023 2013-03-21 09:36:55

  浅笑刚钻到花灯下,一个小哥刚把花灯挂上。这个花灯上的谜面很简单,轻描柳叶,打一动物。

浅笑一看这谜面就笑了,小学寒暑假作业不就很喜欢出这种题么。

“小哥,别走,帮我把花灯取下来吧。”

周围人都有点惊讶,这才刚挂上去,就要取下来了。这谜面只有四个字,反倒不好琢磨,心下都狐疑,这小姑娘是真猜出来还是托大啊?

那位小哥自然也是这般想,要是她猜不中,还累得自己又得挂一次,不如直接问一下:“姑娘,您先别忙着让小的取下来,您先说说谜底是什么,若是对了,我再给您取下来也不迟啊。”

这话虽然说的客气,可是显然就是不相信浅笑能一下子就猜到谜底,这下可激起了浅笑的好胜之心,说话便不是那么客气了。浅笑冷哼一声,“这有何难,谜底不是很清楚么?”

小哥倒也不生气,“姑娘请说。”

“画眉!”说完,浅笑得意的看了一眼那位小哥。只见那位小哥略显惊讶,却又很快堆上满脸笑容,说道:“姑娘,真聪明,我这就给您取下来。”

旁边一男子突然一拍额头,“是啊,轻描柳叶,不就是画眉么,一味往深处想,不料竟如此浅白。”

“哦……”周围的人也悟了起来。“这姑娘真聪明……”有人说道。“我看也就碰巧么……”又有人如是说。

人们总是要议论一下的,浅笑却不理会,得意洋洋地接过小哥给的奖品。奖品也是精致的锦囊,这个花色与上一个又不同,刚才浅笑得了两个锦囊,一个是蓝底,白兰花色,一个黄底金边,黄色的给了那位男子,而现在得的这个是浅灰底色上绣了两朵粉色的并蒂莲。也不知里面都装了什么,嘟嘟的,浅笑也不好奇,都未曾打开,全收在袖子里,又急急跑去寻新的灯谜去了。浅笑只是喜欢自己的聪明得到认可,要知道,她就是那种看到网上有智商测试题都要去测一测的人,每每也为自己的高分而得意不已,对于奖品什么的倒不是很在意,就像刚才那位老者说的,只是博个彩头。

“这姑娘好生厉害!你不妨来试试这个灯谜。”小哥极是殷勤。因为他现在才看清,浅笑虽然不戴珠翠,但衣料却是讲究,做工也是精细。刚看浅笑身边没一个丫鬟伺候,不免有点轻视,现在看清了,想来家底也不简单,不免对自己刚才的无礼有点后悔。小哥把浅笑引到一个花灯下,看热闹的人们也随之来到这里。

“啧啧,这个可难道了不少人啊!”人群议论纷纷。

“是啊,你看这灯下的红绳,可以做穗子了都……”

“估计这个小姑娘这次也要被难倒了,刚才那个书生都没猜出来。”

“不一定,我看着姑娘比刚才那个书生厉害呢。”

周围的人越来越多。

浅笑定睛看那谜面,“头上草帽戴,帽下有人在。短刀握在手,但却人人爱,打一字。”

这倒有点难了,虽浅笑平时日常事情喜欢避让,可对这种谜语IQ题什么的极是感兴趣,这下却要迎难而上了。

浅笑思虑一会,却没猜出谜底,小脸憋得通红,幸好有面具盖住,没有被人瞧见。第一句,“头上戴草帽”,看来定是个草字头了,可草字头下面呢?“有人在”,约莫是个人字,或许是个与人相关的,也可能是个偏旁,或许就是个比喻。浅笑刚有点头绪,却被一阵异香打断。

人群自动让出一条道,一个白衣翩翩的女子携着几个丫鬟缓缓走来。这几个女子衣着考究,身姿婀娜,都带着面具,看不见上半脸,但都气质不俗,暗香浮动,不免让人心疑天女下凡。

“让开”。一个男子因着身材矮小,伸长脖子看灯谜,却无奈总被高大的身影挡住,见人群疏散开,只是抓紧机会往前面凑,却没在意到底人群为何突然疏散开,更不知身后有人到来。此时却冷不防被身后一个男子直接拎起来,扔到了一旁。动作虽然粗鲁,却也无意伤人。

原来这白衣女子不只携了几个丫鬟,周围还有几个个黑衣男子为其清场,这几个男子都带了统一的面具,如浅笑的面具般,遮住全脸。或许因女子不仅身上有异香,似乎还撒一层清辉,不觉让人把目光都落其身上,倒是忽略了那几个凶神恶煞般的男子。矮个子男子见对方势大,加之自己也不过就摔个小跟头,也只是起身拍拍衣服上的尘土,退到一旁不敢做声。

女子身材高挑,一个面具半遮娇颜,却露出细细的下巴,两片粉唇如花瓣一般,单看这下半脸,足以让人浮想。

“是花。”女子抬头,美目一扫灯谜,便双唇轻启,说出谜底。明明是说了两个字,却如吐了两颗珠子落入玉盘,声音清脆圆润。若说四奶奶声音好听,那是因为语气温柔,令人舒服,而这个女子的声音虽不带一丝感情,却是真真的好听。浅笑惊叹,世上还当真有这样完美的女子,虽不曾见其容貌,料想必定也是倾国倾城的角色,声音也是如此美妙,头脑还很好使。这让一直以智商自负的浅笑不禁暗自羞愧。

“为何?”女子旁边的丫鬟问道。声音虽然也似银铃般,但在听过白衣女子的说话声后,不免觉得少了些什么。

女子却不回答,只是微微一笑,便转身离开,香气很快便消散在空气中。周围的人如若做了一场梦,也不再热心去猜谜了,都开始猜测刚刚那位女子是谁,可任谁也理不出个头绪,把一些达官贵人家的妻女都猜了一遍,却都觉得不是。最后得了个结论,估计是哪个皇亲国戚吧。因为皇族什么的,离老百姓总有着远远的距离,平头老百姓虽有幸听闻些官家野史,对皇族的事情却一点也不得知,而这不得知的人物,自然便推如了那不得知的范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