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浅染风云

第三十三章 嫣妃省亲

浅染风云 一万年一两岁 2026 2013-03-21 09:36:55

  “少奶奶,今日嫣妃回家省亲,如今大家伙都在院子里耍呢,您也去打声招呼吧。”小红对青帐里那个懒洋洋的背影说道。

“不去。”虽然浅笑现在已经痊愈,却还是喜欢赖在床上,连自己的院子都极少走动。

小红有点无奈。当今的嫣妃是三老爷的大女儿,深得皇上恩宠,竟得年年回家省亲,这在大延开国以来都是鲜有的。而这嫣妃娇宠惯了,需得人人捧着,心眼小的很。“少奶奶,您还是去吧。”小红再次劝道。

“好吧。”和小红相处了这么久,浅笑也大概明白了她的性格,不要紧的事小红是不会费口舌的。看来,也是时候好好会一会上官家这帮女眷了。浅笑吩咐小红给自己梳了个头,从苏家给她备的嫁妆里挑了根样式别致的银簪插上,穿了件暗纹的浅绿色衣服。虽然添福在苏家没什么地位,但不得不说,苏家的嫁妆却一点没降档次,件件都很精致,估计这是当时管家一手操办的。

“哟,看谁来了。”这赵姨奶奶不但声音尖,眼也挺尖的,远远地就看到了浅笑。

浅笑缓缓来到亭子里,首先向坐在正中的嫣妃行了礼。

“免礼。”软软的声音入耳,浅笑抬头,只见嫣妃慵懒地靠在椅子上,眼角狭长微微上翘,唇若含珠,自有一番韵味;头带凤钗,耳着明珠,一身金边白牡丹,甚是华贵。嫣妃虽然是三奶奶的女儿,按辈分应该与浅笑一级,但因进了宫,便是皇族,已经和她们这些个平民不是一个等级了。

浅笑随后再一一向三夫人,四太太以及赵姨娘行礼。行过礼后,浅笑便在一旁的椅子坐下。

在亭子里的都是小辈,太老夫人和两位老太太都没在,说是让这些个年轻人一起耍去,她们这些老骨头就不来掺和了。

坐在赵姨奶奶身边的上官文宇向浅笑做了个鬼脸,浅笑向他笑笑,上官文宇也很大方的报以一个灿烂的笑容,却被赵姨奶奶狠狠地瞪了一眼,小脑袋立刻耷拉了下来。

有人关切地问到:“少奶奶,身子可好些了?”

“好些了。”浅笑回答。

“少奶奶以后可要小心了,别一个人走夜路啊,出了事儿多危险啊。”知秋眉头紧蹙,关切地说。

“出了什么事?”嫣妃好奇地问到。

“我们家的少奶奶大半夜掉池塘里了。”赵姨奶奶终于逮到了说话的机会。

“哦?”嫣妃看了看浅笑。

“幸好二少爷及时将她救起,哎,差点就危险了,少奶奶您怎么没和大少爷在一起啊,您要和大少爷一起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哎……”知秋说道,一脸的担忧惋惜。

“咦?”嫣妃又看了看上官文轩,上官文轩却冲着他这个堂姐傻愣愣地笑了一下。本来知秋的话一出,大家似乎都听到了点什么,但见上官文轩的傻样,也就否掉了心里隐约的八卦。

“少奶奶,您怎么那么晚独自一人在池塘边呢?是要等什么人么?”知秋问到。

浅笑心里冷笑,你还真是关心我啊。不过礼尚往来嘛,浅笑也学着知秋的样子皱起了眉头,说:“哎呀,都怪我自己贪玩,看见几只萤火虫便追了过去。那萤火虫一闪一闪,在夜里甚是好看,我便追啊追,连小红什么时候都不在了都不知道,自己追到了池塘边。我看那萤火虫停在了池塘边的野草上,便双手这么一扑。”

浅笑边说还边做出了扑萤火虫的姿势,续而说到:“哪知道萤火虫没有扑到,我却掉进了池塘里。幸好文轩及时救了我,不然我就这么一命呜呼了。哎……可知道这人啊,就要看清自己,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要强求,有时候有些事情看似十拿九稳,可最终不过是梦幻泡影啊……哎……”说完,浅笑一脸的悔不当初。

说者有意,听者自然也有心,浅笑最后几句,让知秋很是不自在,却也不能反驳,只得连连说:“是啊,是啊。”

“对了,今个儿怎么不见大哥啊?”嫣妃问道。在上官这两家里,上官文佑最大,其次便是嫣妃,然后才到上官文轩,随后是上官文才,上官文秀,这几位最大与最小相差不过五年,最小的则是上官文宇,与他亲姐姐——上官文秀差了有7年。

“他最近比较忙。”浅笑恭恭敬敬地答道。

“他最近都在忙些什么啊?”嫣妃又问。

浅笑如实答道:“不知道啊。”

“怎么你连自己夫君在干什么都不知道啊?”这次,找麻烦的是赵姨奶奶。

“我觉得吧,作为一个女子,只要照顾好家里的事就够了,至于夫君在做什么,还是不要干涉的好。”

“那也总不能不闻不问吧?”

“也不能叫做不闻不问,我问了又能怎么样,他做的事我一介女子又怎么懂,问来问去不过惹人烦心,不如好好做好自己,不要给他添乱子,我相信我家夫君自有他的本事把他自己的事情处理好。”浅笑淡定地说完,心里却是不以为然的,只是她知道今天不把这些个会来风的空穴堵死,日后有的是自己的麻烦。

赵姨奶奶这下也没话了,向浅笑抛出了一张经典雪姨脸,仿佛在说“你这个小贱人!”。浅笑强忍着心里汹涌的笑意,连忙别过脸。

却看见了与赵姨奶奶眉眼相似的上官文秀,两个人虽说是母女,也有几分相像,但差别真的很大,上官文秀身上找不到和赵姨奶奶半点相似的气质,却是冰冰凉凉,和上官文佑倒是很相似,只不过她比上官文佑更直接,连客气都没有,完全把人拒之千里。

上官文秀看到自己母亲被呛白也丝毫无动于衷,也说不上厌恶自己母亲的行为,倒像是在看戏,不管是浅笑还是赵姨奶奶都只是在上窜下跳搞笑的猴子,但这出戏引不起她丝毫兴趣。

“说的好,说的好!”一个锦衣男子向亭子走来。

嫣妃一见来人,立刻起身行礼。“皇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