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蝶舞无殇

无殇,我不会放弃

蝶舞无殇 诗简轩 1798 2012-12-04 13:14:07

  窗外的细雨簌簌而下,湿透了整片蝴蝶谷底,蝶舞撑着一把青葱的蜡纸伞来到荷花池边只见几只红蜻蜓在荷花尖头轻点。

月无殇,心里再用力的念着这个名字!这几日了?你在没来看过我?你是在逃避还是?你也会如此,这不像你。

轻声一笑,不再想去自寻烦恼转身便要离去却不巧见到月天涯站立在那柳树下静观着佳人在雨中漫步之景。雨水也顺着他的发丝滴落沁透整片衣衫!那淡绿的衣着也加深了色彩。

便似笑非笑道:“不知谷主在此有何贵干?”

月天涯一剑削掉蝶舞的蜡纸伞,伞儿随着风雨飘忽不定最终落在池塘边。

一把扔掉伞的木柄:“何须如此?”

月天涯淡笑不语,一把打横抱起蝶舞。雨儿凌乱的打湿了蝶舞的发丝却显现了另一番美丽,衣服沁湿将那玲珑的身躯显现的精致美好,素白的有些微的透明。

蝶舞挣扎开来,可惜力不如人只得任那人抱着,远处在那假山下的人儿正好被掩盖得看不见影儿,却清晰的看见了眼前那抹相拥的情景。那素白的纸伞滴落在地,雨水打在脸上心狠狠的疼着。我该如何是好?转身留下那把掉落在地的雨伞绝尘而去。

月天涯将蝶舞放置那素白的床沿上,蝶舞挣扎着坐起身来想要离去却见月天涯一把拉她入怀。

蝶舞看着白皙的手被扯得有些微的泛红挣扎了一下大吼:“放开!”苍白的素颜因为生气泛着红晕。

“放开?为何?”月天涯笑笑“你有什么资格?凭什么?就算是在此强要了你也不会有人敢说丝毫。你说说,你娘欠我的你是不是该还呢?”

蝶舞没有挣扎紧咬住下唇的脸色更显苍白,刚被雨水侵蚀的身子更冷忍不住有些微颤抖,不再理会,将头转了过去。

月天涯见蝶舞那不屑的态度微微有些发怒,一把将她的头扳正。

蝶舞狠狠的盯着他,瞳孔因恨意显得巨大,多么惹人怜爱的女子。

月天涯见此却有些愣住,随后一笑:“你是逃不掉的!”便将蝶舞从身上放开:“你应该不到一月中旬便满至十六了吧?你放心,现在我不急,一月不到我还是等得起的。”

蝶舞一笑:“可惜谷主连我的生辰都不记得,又谈何……?”

月天涯微微一愣:“难道不是?按日子推算差不多啊?”

“谷主不知吧,我生辰在三月前中旬已至十六。”蝶舞得意的笑了,也不知为何。

月天涯更为惊讶,不再理会蝶舞无神的走出了蝶花谷。

蝶舞见此情景也不再理会月天涯径直的关上了房门。我没资格?呵!你有资格?

月天涯回到那幽冥谷底看着那近似熟睡的美人儿眼泪一倾而下他突然记起她临终前还未说完的话:“难道?蝶儿是你我的孩子?你怎么可以这样?苦苦隐瞒我这么久,让我恨了这么久,这么累?舞儿你好狠心啊!”说罢便醉睡在此。

枫叶红,秋意渐浓,梧桐花开花又落,我即夜夜把你念,你却日日不得归。

荷塘边的荷花瓣瓣凋零却清香依旧,出淤泥而不染又怎样?最后不也得老去枯萎至死。

蝶舞正发着神,那我见犹怜的神情却被无殇尽收眼底,昨日师傅落魄的神情便让他知晓了她的安好。

他信步走向那抹依旧清丽无比的身影:“蝶儿。”

蝶舞转身望见他那有些忧伤的神情:“无殇……”本是有太多话想要脱口而出却无从说起。她不在想要叫他月哥哥,他是她的无殇,他一个人的月无殇。

月无殇看着脸色微微发红的蝶舞得知她昨日一定受了风寒:“快回去歇着吧!我想……外面风大不要站的太久。”

“恩。”蝶舞压下心里那蠢蠢欲动想要倾吐的爱意弱弱的应了他。

月无殇将蝶舞送至房内便要离去,不知是不舍还是为何蝶舞竟忍不住拉住了无殇:“我不愿你离开我。”还是那句话,清晰,淡然。

蝶舞的手泛着冷意她的心又何尝不是需要他来填补。月无殇能感受到她微弱的颤抖,她在害怕,害怕他的拒绝,害怕他的离去,害怕他不要她。

月无殇反而伸出另一只手将蝶舞得手放置胸前呵着热气“蝶儿乖,现在天气凌寒,要自己照顾好自己。”说着便将手放下。他懂她的心。

蝶舞眼角闪着泪花脸上却浮着笑意,那是幸福还是温馨?

“无殇,不要离开我好吗?”恳求请求的语气,惹人怜爱的温情。谁也不会忍心拒绝。

“不会,你是我最疼爱的妹妹,我怎舍得离去?”无殇也有苦难言,他想到师傅,他怕他答应了她却又做不到,他也怕!怕不能给这个女人所要的幸福。

“呵!妹妹?又是妹妹……月无殇难道你真的就只是把我当妹妹吗?”刚才的幸福转眼换就了失落,这一次他又狠狠伤害了他。

“蝶儿!”不知如何开口便只得离去,他需要静一静,她也需要静一静“我先走了,待明日再来看你。”说罢,便离去

蝶舞看见月无殇离开的背影心再一次的狠狠抽痛冲着他的大吼了一句:“月无殇,对于你,我不会放弃。”

月无殇刚跨出门口闻言脚步一停,却未转身仍直奔离去。可……谁又见到了他滴落在门框的泪花泛起了光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