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蝶舞无殇

酒后真言

蝶舞无殇 诗简轩 2144 2012-12-04 13:14:07

  转眼十年已逝蝶舞生辰已至十六,这长达数十年的岁月她竟是在这幽冥谷中蝶花阁独自生活了十年,没人会陪她没人会和她玩除了月哥哥谁也没有陪过她哪怕一天,十年了她为了祭奠父母

心中已誓从此只身着白色素衣,清丽素颜,以此祭奠已逝去的双亲,由此倾国的美颜下从此便只留下了素白一片,这十年的岁月也足够将一位懵懂的童孩转换成一位婀娜多姿的少女。

蝴蝶谷中蝶花环绕清新脱俗,有一女子赤足站在那片芬芳的花海之中美轮美奂犹如天仙,白色的裙摆随风摆动葱葱玉指掩花戏蝶!若雪般的双足微微泛红!这是蝶花阁最美的地方,每天都是成群结伴的蝶儿在这漫天飞舞,它们便是蝶舞每日最好的伙伴当然还有那淡淡的花草混合的泥土清新特殊的香味,正是如此连蝶舞自身都沾染了一种于世隔阂的美和一种特殊的香味。

月天涯无意间看到眼前那抹淡雅却美丽非同寻常的女子,直觉是璇儿的重生,往日的思恋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憬动再也无法忍受,于是飞奔置前将那女子拥入怀抱低喃:“璇儿,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我好想你……”

蝶舞忍不住轻笑出声:“谷主风姿依旧啊!这么些年了还是如此英挺。”伸手便挑起了月天涯的下颚,有戏倘也有嘲笑:“可惜娘亲不是在十年前早已死与你心怀了吗?”微微的讽刺却也不难听出。十年前的一切,十年前的所有她不会忘记就算致死也不会忘记。

月天涯的身子微愣见此便有些无以言表:“难道你是……”

话音未落便听蝶舞道:“我不是娘亲,我是蝶舞!”有些微的得意还是苦涩在心中散漫?

本是闲暇下来准备陪同蝶舞的月无殇见此情景有些微愣和惊慌,待反应过来后见此不妙于是向前而去走到月天涯的身前:“不知师父怎得空在此?”

月天涯话语还未出口,便见月无殇在此:“哦?随便走走!”放开了蝶舞见月无殇在此也不便多说!“你怎在此?那掩月阁那边?”

月无殇道:“师傅放心,我处理完了事务再到此的。”

月天涯不再多说准备离去:“恩,是你一直在此陪她?”

月无殇答道:“是的。”不知为何不再想要隐瞒些什么。

想到月无殇每日在此陪伴着那清丽淡雅的身影就心生妒忌,有些微的逃避:“为师有些累了,你好好陪陪她!我先回去歇息了。”

月无殇浅笑恭送月天涯道:“徒儿恭送师傅,师傅走好。”

看着月天涯渐渐离去的背影月无殇总算松了口气,长长的吐了口气来到蝶舞的面前:“小蝶儿,你猜猜月哥哥给你带什么来啦?”

蝶舞咬住下唇偏着头,样子煞是可爱;“桂花糕?芙蓉糕?还有蝶儿最爱的冰糖葫芦?”

月无殇宠溺的拍拍蝶舞的头,伸出在身后提着那些吃食的手,这些年来,他一直这样守护着她,她的单纯可爱也在他面前显露无疑:“蝶儿真是越来越聪慧了!”

蝶舞笑笑便迫不及待的拆开那一袋袋的吃食坐在花丛中吃了起来!两人嬉笑着竟是那般美好,郎才女貌,青梅竹马,可惜这只是一个开头,一段无止境的开头。

…………

回到幽冥谷底的月天涯迫不及待的去看了看那美丽的璇儿,那孩子和她娘亲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月天涯自嘲的笑道:“璇儿,你怎舍得离我而去?你又回来了是吧?你是不愿意见我孤单寂寞所以回来陪我了是吗?”其实现在的他才懂得原来支持着他一直存活的勇气竟是那个他最爱的璇儿和他人所生的孩子。他要折磨她,要让她把她娘欠他的一一换回,要她偿还!

夜晚的月还是那般明亮,明亮的照亮了蝶花阁的每一个角落,月无殇陪着蝶舞坐在蝶花阁的四角亭中吟诗饮酒畅谈。蝶舞的遭遇他心知,所以忍不住想要用一切来疼惜她,他也懂,师傅不见到她便好,可一旦见到就无法收场,可是在这幽冥谷能不相见吗?

突然蝶舞俏笑:“月哥哥,你喜欢蝶儿吗?”

月无殇愣愣的从神游中抬起了头,想了想不知如何开口,转言笑了笑道:“当然啦!蝶儿是月哥哥最好的妹妹,月哥哥会好好疼惜蝶儿的。”

蝶舞失落的神情无法掩藏:“只是妹妹?”

月无殇不知如何是好慌张的定了定神缓缓饮下杯中的甜酒以此隐藏自己波动的情愫:“对!月哥哥最爱的小妹妹。”

闻言蝶舞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一泻而下:“可是,我不要做月哥哥的妹妹,不要。不要只做妹妹。”坚定的语气,不知是酒后吐真言还是酒后胡言。

无殇眼见无奈:“蝶儿乖!”拍着蝶舞的头,他知道她喝醉了“蝶儿醉了!明天醒了就不会这样了,我送你回去睡了吧!”摇了摇头,便是扶起早已有了些微醉意蝶舞。

蝶舞没醉,只是借着醉意想把自己想表述的全都倾吐而出:“我没醉,君若不离,我定不弃,君若相惜,我便相依,此生坎坷,我愿与君携手至老,蝶舞以身相许,愿君惜蝶如此而已!”

这份爱怜不知从何开始?也不知何时能断?她明白今日见到月天涯便不再像从前一般。可能这只是最后的期盼和期望了。

无殇对蝶舞也并非无情,只是一想到月天涯他也不知如何是好。

蝶舞见无殇那不发言语却有些微疼痛的表情也没再为难道:“愿君安好。送我回去吧!”

无殇一路上也不发言语扶着蝶舞送她至闺房待到门口便要转身离去,没想到蝶舞却从身后反抱至此:“我不愿你离开我。”说罢拂去眼角的泪珠,走到无殇身前便是低头轻轻吻至无殇的唇。

无殇还没反应过来之际竟轻巧的撬起唇舌直入口腔,那股梅子酒的清香混合着蝶花阁蝶舞身上特有的清新竟让他格外留恋不舍。待双唇辗转反侧直至蝶舞无法呼吸无殇才逐渐从那芬芳沁甜的吻中渐渐反映过来便是缓缓挣开她,却似怕伤着她:“蝶儿不要闹了,夜深了,早些休息吧!”说罢!拂袖离去。

蝶舞见他离去的背影渐渐隐约直到在转角处消失不见才忍不住将泪水轻放而出。掩门竟无法安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