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蝶舞无殇

婚约

蝶舞无殇 诗简轩 1115 2012-12-04 13:14:07

  冬日的严寒确实有些让人难以忍耐,蝶舞披了件披风,踏着寒风来到了阁院。

月天涯见蝶舞的到来没问候过多:“蝶儿,爹想要为你和无殇办一场红事?你意下如何?”

蝶舞诧异的看着月天涯,不知该怎的是好?爹?呵?早在多年前我家那数百口性命包括我爹不是被你月天涯赶尽杀绝了吗?自嘲的笑笑:“爹?我蝶舞可是担当不起啊!”说罢又笑道:“何况,我爹不是早在多年前就被你谷主给亲手血逝了吗?”那有些怨恨的语气,虽说那父亲并非对自己是关怀备至,可是父亲总归是父亲不是吗?

月天涯眼中闪过一丝落寞随即有转瞬即逝:“蝶儿。”他对她的愧疚始终是难以言喻,就算死也可能不会将真相说出来。

“恩?”蝶舞笑了,笑颜如花,从未这般严寒的笑过。

月天涯无奈摇头:“那么……你和无殇的婚事?为父为你安排吧!你不用担忧。”

蝶舞微微一愣,他有什么资格为自己?何况……说好等无殇的,他怎的拿那无殇和自己交涉?无殇可是她致命的弱点啊:“我想谷主还是歇着吧!无殇和我自有我会办妥的,你还是不用操心的的好。”冷冷的语气,疏远的距离。

月天涯摇头低叹已是无可奈何:“那先订婚约吧?”

他心知肚明两人是情投意合,两情相悦,可是……他总是隐隐不安,总觉得他两尽早一起会安心些许。

蝶舞笑笑或许他已经退步了,然而自己不也该退一步吗?做人总的给自己留条后路不是吗:“恩,随你吧!”说罢!带起兜帽踏风离去。

那素白的披风在风中摇曳着,无奈的叹着气等待着无殇的到来,无殇会同意吗?带着些许的期盼和担忧……

那满园的银杏叶早已是凋零了满园,风儿卷集着叶儿在空中打旋,顺道吹起了蝶舞那素白轻薄的披风和紧裹身体的纱衣。

月无殇无可奈何的紧盯着眼前那抹身影,这可人儿总是能不经意的挑起他悸动的心弦,那抹爱怜似乎只有她能挑拨起。

蝶舞感觉到身后炽热的视线转身便见无殇,于是露出那暖暖的笑容,一笑倾城,百笑花齐放。

无殇缓缓走到蝶舞身旁轻轻取下披风上那轻薄的兜帽:“还算听话,知道出门带披风了。”

蝶舞微微低头:“无殇可是愿意娶蝶儿的。”话末脸颊已是绯红一片。

无殇拨弄着蝶舞青丝的手顿时停住,微微一愣:“那是必然,可是蝶儿为何这般询问?”

蝶舞脸上的潮红更显:“今日谷主有找过蝶儿,可是蝶儿没答应于是……谷主说让我两订婚约,不知无殇意下如何?”

无殇笑颜未开,也许这办事最好的了吧:“哈哈!只要蝶儿愿意,无殇得此娇妻又有何怨?”

两人便是紧紧地相拥。

月天涯站在那假山高处见那抹相拥的身影,无限感叹,我只能为你做这么多,以后的路还得靠自己走不是?蝶儿,或许有一天你会知道爹的用心良苦的。

无殇感觉到那假山上那炽热伤感的眼神,微微一愣,将蝶舞放开:“好了,蝶儿,我们先回去了吧!冬日严寒,外面风大。”说罢将披风的兜帽重新为蝶舞带好,两人便是消失在着严寒的冬日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