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蝶舞无殇

爱情莫过于一种叫做信任的东西

蝶舞无殇 诗简轩 1327 2012-12-04 13:14:07

  深冬已至,雪花也渐渐纷飞而下,一朵朵冰清玉洁的滴落下来,美轮美奂。

蝶舞坐在亭子饮着那暖暖的梅子酒,清香的腊梅花也芬芳四溢,静静地嗅着那淡淡的暗香喃喃的吟道:“雪似梅花,梅花似雪,似和不似都奇绝。”

一杯接着一杯饮下肚,无殇见此,轻身坐下也为自己酌上一杯:“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搁笔费评章。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两人是一杯接着一杯饮着,一句接着一句吟着,直到雪停了也不知。

“蝶儿。”看着因雪融而显得寂静的亭落无殇忍不住开口续道。

“恩?”蝶舞还沉醉在那淡淡的花香和皑皑的白雪中。

无殇一把将蝶舞拥于怀,深怕丢失一般:“明日我的去葛家堡迎战,你是知道的,我要给你最好的,你要等着我,我这一去也不只是多久?”安安在心里叹了口气,蝶儿你可知道我对你是

多么的不舍,如此的不舍,为了给你最好的,我在所不惜。

蝶舞为这突如其来的离别还是愣愣的反应不过来,可眼中的悲伤骗得了别人还是骗不了无殇的:“这么突然?这么快?为何以往都未听你说起?”

无殇见蝶舞那忧伤的神情也是不愿骗她:“因为……”哽了哽继续道:“我只想和你开心的过下这些时日。”

蝶舞终于忍不住留下了眼泪,是不舍,你知道吗?无殇,不舍,舍不得,我是如此的舍不得你,哪怕离去一刻对我来说也是折磨,轻轻地捂住心口,强忍着还要往下掉的泪水,微微邹着眉

:“无殇,早日回来,蝶儿会等你的。”无论是在怎的不舍也还是的顾全大局,如今天下已成两分的局面,一面是幽冥谷底,一面则是葛家堡,如今战火四起,百姓身在水深火热中。她不可

能不顾全大局看着那一个个孩儿妇女老人流离失所。她怎的忍心?又如何忍心?他,那是她最最信任的人,他如此放心将一切放于他解决,他相信他必定能给世间百姓最好的处身之所。

无殇见蝶舞那不舍忧伤痛苦的神情,心狠狠的抽搐着,可是他也不得不离开。在那一刹那,他闻得这个消息是多么的神伤,他也是多么的不舍……

“蝶儿,你放心,我一定会成功的,这争夺天下那是久燃的战火,你的等我,你等得起,我定然给得起。”说罢,亲吻蝶舞眼角那簌簌流下的泪水,一滴滴的吸食入肺竟是带着那般的苦涩

,咸淡。

蝶舞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个为自己许下诺言的男子,那动作深深映入眼帘,原来他是如此喜爱着自己,连自己心中所有的苦闷,疼痛,酸涩,他也陪着自己一一尝尽:“无殇,我等你,哪怕

海枯石烂,天崩地裂,我也会在原地紧紧地依偎着你,等待着你,陪伴着你。”说罢!早已是涕不成声。

无殇看着蝶舞那娇柔的面庞,早已是心疼不已,在看着那挂着泪珠的面颊已是心碎,这煽情的话一出,却也是让人忍不住的为此揪心,不竟感叹道:“蝶儿啊,蝶儿,你该叫我如何是好?

……”

余音未断……蝶舞轻轻用手指轻按住无殇那宛若鲜花般的嘴唇,睫毛如蝴蝶羽翼一般扑朔迷离:“你若记得我,我便是一切安好,不望奢求什么……无殇,我相信你……如果两个人相爱竟

连一点信任也没有,如何谈爱?”说罢,已是放开无殇,那白玉般的脸庞也是转过。

“得佳妻如此,夫复何求?”说罢!放开蝶舞。“蝶儿,无殇若是负你,定……”后半句没说完蝶舞便又是转身堵住了无殇那唇般,唇舌再次缠绵,是如此的美好极具信任……

“好了,什么都不要说,让我静静的聆听你的心跳我就知道,你是如此的让我放心!”这是无条件的信任,既然是你已经选择了信任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