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蝶舞无殇

相思无需诉说

蝶舞无殇 诗简轩 1551 2012-12-04 13:14:07

  一卷烟,一片山,几点云影,一道水,一条桥,一支橹声,一林松,一丛竹,红叶纷纷。

落叶缠绵,人自醉。枫叶林里红叶瓣瓣,馋虫哀鸣。是秋的悲伤,还是人的彷徨?

月天涯自是在那片火红的落叶深处寻觅到了蝶舞那素白的身影。

刚相见得尴尬不言而喻,而蝶舞仿若未见,他?只不过是一抹空影。

看着她单薄的身影,心隐隐作痛,他有女儿,那个最爱的女人和他生的孩子,她是如此的美丽、美好,若此冰清玉洁,楚楚动人。

秋风扶起蝶舞耳垂的落发,素白的容颜有些微的不经风雨:“孩子,这里凉,风太大,回去吧?!”

蝶舞对月天涯说出的话有些微的质疑。怎么似变了一个人?

“谷主说笑了,我早已习惯了日日的严寒。”说罢!便要离去。

“蝶儿,你恨我吗?”突然心一慌,月天涯问出了想问的问题。昨日的他在她的面前狠狠的忏悔着,那段生死之恋,那段爱恨缠绵,他真的很爱很爱她,爱得那么的无法自拔,爱得那么的执着情深。

蝶舞对今日月天涯的态度感到质疑,这人是怎么了?为何如此?也不掩饰掩饰心中的恨意:“恨,恨不能亲手杀了你。”

恨意毫无掩饰的显现在那张美丽的无与伦比的脸上,将月天涯的心狠狠的撕碎一点点,一滴滴。

“对不起,让我为自己犯下的错误弥补好吗?”月天涯知道,如果现在告诉她她是他的女儿,那个逼死她母亲的男子居然是她的父亲她该如何承受?怎样承受?上一辈的恩恩怨怨她不应该去参与的啊!

闻言,蝶舞冷冽一笑,这月天涯月大谷主是怎么了?居然会这样?“弥补?用什么弥补?你的鲜血?你的头颅?可是能换回那个为你死去的女子的生命吗?”

月天涯愣愣的立在原地,她说的是,却是她母亲死于他怀里。

见月天涯不发一语蝶舞也不便多说,淡淡的冷笑一直展露无疑。

月天涯微微皱了皱眉头:“我已下令收你为女,今后你活动自由,你也大了该出去见见这个世界的喧嚣繁华了。”

蝶舞一愣,本以为他对她有意?可没想到是收之为义女。

月天涯见她有些惊讶的神情便道:“我先回谷,早些回去,你安好便是。”说完甩袖而去。

待整片枫叶凋残的林子早已剩下她一人才从刚刚的惊讶中回过神来,他本无需置此,可为何?心中便是疑惑不解,想起那张并未因岁月的痕迹演化的老去却依旧神郎骏逸的面容,虽是添就了几分慈祥掩没了几分黯然却还是不能将娘亲死于他怀里的事实抹杀,淡尽……

素颜朝天,白衣着身,天下间无数美好至此,何不好些享受,待来后死去也无憾了。

坐于碧水连天的楼台上,清辰清抿着那芬芳四溢的红枣菊花茶却瞧见楼下那白衣素颜之女,像,实在是太像。和他那姑母的身影实在相吻合,可为何却偏偏多了几分苍白削瘦而且竟比当初还年轻了些许!摇头叹叹“人都死去了,还这般留恋。”那稚嫩的女孩也该有这么大了吧!心中暗想,便上前拉住闲逛着的蝶舞。

自那姑母死去,那孩子的尸体和那姑母的尸体可在未出现过在这世上,他当初是派了多少人打听,可后来一就确是了无音讯。

蝶舞转身的刹那间只觉眼前之人再熟悉不过,那么熟悉的眼眉,却是无法想起此人。

“请问,公子认识小女子?”轻轻的问道,这人在大街上拉住了她,若不相识他作甚无故拉她?

此时清辰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连忙道歉:“在下失礼了,只是见姑娘有些熟悉,便是忍不住上前想要攀谈。”

蝶舞轻笑:“公子不会一见到姿色稍微好一点的女子便觉眼熟似识吧!”

银铃般的笑声徘荡在耳边:“姑娘说笑了,敢问姑娘芳名。”

蝶舞不再逗趣:“公子想要得知?但是为何不先自报家门?”

清辰笑道:“呵!本人不才氏夜,字清辰,敢问姑娘芳讳?”

蝶舞愣住了,夜清辰?那清辰哥哥?心中有些微微的波动:“小女单名一个蝶字舞。”

清辰愣愣:“舞儿?”可惜又不是?为何有感觉那般相像?

“清辰哥哥?”蝶舞听清辰低喃,眼泪便盈眶而上。

清晨忍不住将蝶舞一拥入怀,十年之久的思念一发不可收拾。大家都没有倾诉这相思之情,只是紧紧相拥,没有言语。

这日日夜夜的思念担心并非不知,只是太清楚不过也不再多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