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唯我为仙

叶羽

唯我为仙 奇葩乌龟 1637 2013-07-23 11:16:35

  秦州仙缘宗,“夫人,你要冷静点,你也知道我这宗主还有很多人不服,我也与其他几名师弟不和,若是让我儿在宗内成长保不准哪天就要夭折于此。”那名黑衫男子深深地望着躺在床上,已成泪脸的虚弱女子,而后又看了眼怀中孩儿道,“而且,修真路遥远漫长,处处艰险,我们不可能护他一辈子,要让他从底层作起慢慢地成长磨练,而不是想温室里的花朵那样经不起风雨。”

那名女子脸色更加苍白,泪水再次喷涌而下,“即然夫君已经决定了,那么我也不必多说,我知道你是对的,就让我多看一眼我们的孩子吧!”泪水飘飘洒洒,遮蔽了双眼,使得怀中孩儿更加朦胧、遥远……

一道青光向远方飞去,仙缘山脉不断后退逐渐地消失。

“轰隆隆!轰隆隆!霹雳啪啦!”

天如同发怒般的下起了暴雨,桃核般的雨点不断下落砸得人生疼。天空万里乌云下压,让人心生郁闷、惆怅。青城,一名男子艰难地向叶府门前走去,但目光却从未离开怀中孩儿,雨水飘洒,打湿了他的全身上下,惟独那怀中的孩子滴水未沾,仍在香甜中酣睡。

男子苦笑道:“孩子是爹无能啊!连你都保护不了,不过这样也能够让你得到磨练,这块玉佩就当作信物吧!十五年后爹来接你。”水从他的脸颊流过,幸许是雨水吧!一头苍鹰飞过,仅余下那被雨水打落的羽毛,缓缓飘下。

轻轻地将孩子放在门前,敲了敲门,抬头望天喃喃道:“从此你就叫羽吧!”说着便瞬间消失。同时布上也显现出一个“羽”字,那布中孩子好像感觉道亲人离开了一般嗷嗷大哭了起来。一道黄光摇摇晃晃的从天而降落在那孩子的胸前化为吊坠,挂在脖间,看起来是如此的平凡普通。

“吱”从门内探出一个头来,将孩子抱起四周看了看便将孩子抱回府中。“唉”在阴暗之中发出了一声叹息而后便又回复平静。仅能听见那雷声雨声和夜晚孩子们的哭声。

十一年后,“爹,我们这是要搬到哪去住?那里是不是更好玩啊!”一个瘦瘦的身影蹿出,抱住叶翔的大腿道。那张威严的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抱起那个男孩放在肩膀上道:“羽儿啊!那里有很多好玩的你想不想去啊!”没有人看到叶翔那慈祥的笑容下的忧愁。“想,想那我们就快走啊!”叶羽激动地在叶翔肩膀上乱动,却怎么也掉不下来,仅有那双手托着,仿佛是在一块陆地上一般安全。

“你们父子俩怎么还是这样啊!真是没办法。”

“莲妹,这不是太高兴了嘛!”叶翔笑道。说着就登上马车,向兰城赶去。天逐渐地阴沉了下来,车外更是下起了毛毛细雨,使得周围更加寂静。

“翔哥,你说他们会让我们走吗?毕竟我们已经将他们想要的给他们了。“柳莲皱纹道。虽然忧愁,但却也遮挡不住她那倾城之美,一颦一笑都能动人心弦。

“又是这种鬼天气,真是让人不安啊!“叶翔看着车外古道喃喃道,柳莲眉头更皱。

……………

“真是想什么就来什么啊!“叶翔走出马车,抽出长剑,“是他们让你来的吧!”

“不错,你应该知道他们不想要这件事情传出去的”对面双手环胸,右手拿刀的刀疤黑衣男子冷然道。

“那就来吧!看看你能否杀了我去领功。”说着叶翔就向刀疤男子杀去,而其他人黑衣人则向马车杀去。刀剑向碰,四处弥漫着刀光剑影。两人都使出了绝杀,极地碰撞。

“刀破迷茫”

“剑影无极“

此时刀的霸道与剑的轻盈展露无疑,刀疤男子向叶翔劈去,叶翔一闪身与刀擦肩而过,而剑却顺势刺向刀疤男子的胸膛,速度之快让人难以闪躲,一剑穿胸。

“筑基期,怎么可能?”刀疤男子不甘的说出最后一句话,便直直倒下,死不瞑目。不一会儿,黑衣人便已经被杀光。

“莲妹,我们已经被盯上了,要改变行程去金城了。”叶翔沉声道。柳莲轻轻地抚摸着怀中的人儿“嗯”了一声便不再说话,紧紧地看着叶羽,好像生怕他从怀中逃走一样。

密室内,出现一道冷漠的声音:“刀霸命简碎了,真是废物,派杨林去杀他,黄蜂还没有死应该能追得上,去吧!”

“是,属下遵命。”那名男子出了密室长出了一口气,擦拭了额头上的汗水,急急忙忙的离去。

雨渐渐地停歇了,但天空仍旧阴沉,没有一丝光芒透出。一名紫衣男子盘坐在路旁石头上,低头看了看手中喃喃道:“终于来了吗?我可有些等不及了。”杨林舔了舔嘴唇看向远方。十分钟后,一辆马车渐渐地从地平线上飞奔而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