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唯我为仙

第二十二章 老子西门离

唯我为仙 奇葩乌龟 1911 2013-07-23 11:16:35

  西门飞如破麻袋般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墙上,顿时吐了一口血而后两眼一翻昏死了过去。而跟随他来的那两名中期武者更是两眼通红,想都没想便冲了上去。

家族之内都会培养一批护卫,从小就给他们灌输誓死效忠家族,捍卫家族荣誉的思想。所以当家族荣誉受到侵犯时,又在敌我实力相差不大时便会愤然出手。毕境没有人是傻子,想要急着去送死,况且命也只有一条。显然此时这二人就根本没有去在乎打不打得过叶羽,有的只是捍卫和拖延,并且等待着支援。在自己的地盘上援兵可是来得非常之快的,到时叶羽便是笼中之鸟,瓮中之鳖了。

他们能想到的叶羽又何曾想不到,固此叶羽也不想和他们过多的纠缠,只想快速抽身离去。然而即使叶羽的修为比这二人高深,但奈何早已有了离去之意,却是被他二人在短时间内牵制住了。

刀剑齐鸣,三人早已战成了一团,空间震动,如虎啸山林。剑锋舞动,冷风阵起,吹得叶泽衣风猎猎,让他也不得不向后退去,远离了战斗中心。三人战斗恐怖如斯,使人心惊。

两人虽然使用了合击之数,然而实力在那摆着,输局早已定下。就在叶泽想要出手速战速决之时,局面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本事勉强平手的局面,现如今那二人是被压着打。

一颗颗星云拖着长长的焰尾从半空中坠落。虽为异象但气势逼人,两人大骇。虽然此招在刚刚的比斗中被施展过,但威势被那圆满级的威能有所掩盖,二人并未觉得如此恐怖。现如今在同级别的战斗中威能再现,却是让二人惊骇之极。

这二人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异象同时展开,更是使出了最强的招式抵挡,然而在大星面前却是脆弱无比,仅仅一瞬他们的招式便被完全破除,异象被毁。

“嘶~”倒吸一口气的声音在整个场地内响起。“这叶羽好强,早已站在了天才的行列了。”众人无不这样想,更是有人想好等着事完之后前去结交,毕竟这样也能少个敌人多个朋友。从叶羽与这二人打斗到现在也不过是一柱香的时间而已,若不是先前叶羽未得先机也不会和他们有勉强地平手局面,最后便在这一招之内败他二人。叶羽实力恐怖如斯,堪称同境界无敌。

异象被破,二人也是被反噬,精神紊乱,一阵朦胧感袭来,然后就失去了知觉。不过就当叶羽飞快窜出收他二人首级之时,一道真气从后窜出直逼他的后心。

叶羽急忙反身,剑抵胸前。“砰”一声巨响传来,叶羽便被震到了墙上,一丝血迹从口流出。他心底一沉暗道不妙,确实能够真气外现的非筑基武者莫属。不过与他表情相反的确是那二人,本以为已经不可能活了,没想到却是没死,顿时有种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感觉。那人出手的对象却是更让他们有了底气,叫嚣道:“小子,你死定了,等你死后定拿你的尸体去喂狗……”各种怨毒与污秽的话语从他二人口中骂出,让人难以接受。

若不是此时叶羽要提防那还未现身的强者,恐怕他二人的人头早已落地。现在也只能当他俩在狗吠,这时一道白色的身影从门口进来,那二人顿时吓得跪在地上。“拜见家主”短短四个字却是能听出那二人内心的恐惧,额头上的汗水早已滴下。要知道这西门离可是非常护短的,而且又喜怒无常,最难伺候。

现如今二人并未保护好少爷,后果可想而知。叶泽也是心中一沉,上前道:“见过西门伯伯”

“原来是你啊!几年不见没想到就已经是炼气中期的武者了,真是后生可谓啊!”西门离笑道。

别人没听出来可他却是听出了西门离那暗藏的杀机,两家并不是看起来那般和睦,更是让他心中一禀,多留了一分心。

“多谢西门伯伯夸奖,我也只不过是侥幸跨过了这道坎而已。”

西门离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也不再和叶泽过多纠缠径直朝着叶羽走去,至于旁边跪着的二人他根本就没多看一眼,这也让那头埋得更低的二人暗呼侥幸,看来今日的确是个黄道吉日。

然而他看着叶羽的目光却是森冷无比,因为他不想让潜在的敌人存在,更何况是欺辱过自己的儿子的存在。森冷的目光扫过,使得叶羽有种坠入冰窖的感觉。

“哼,一个小小的炼气期武者竟敢如此大胆,胆敢辱我西门,欺我幼子。”西门离冷哼一声,顿时一柄真气长剑从西门离的手中发出,一招毕命,根本没有过多的语言。

叶羽再次运用异象抵挡,然而胜利似乎并不属于他,真气长剑再次击中了他,此时比刚才更为狠毒,使得叶羽的五脏俱损,一口鲜血再次喷出,使得叶羽受得伤更加之重。

“嘿,没想到打了小子来了老子,你们西门家原来就是这种货色,真是让人不耻。”叶羽冷笑道。

“哼,没想到年纪轻轻却如此的有心机,恐怕今日留你不得,没错,老子西门离,乃是西门家主。”说罢西门离便是又一次发出超乎前两次力量的真气袭向叶羽。

叶羽心中一横,再次举起流云剑,长剑一甩异象奔出,朝着那真气长剑奔出。若是此击击中,恐怕叶羽不死也要重伤,毕竟是异象对真气,虚对实。

突然一道比西门离的长剑真气更为凝实的真气发出,抵挡下了这股真气。使得叶羽有所解脱,并未受创。与此同时叶泽也是松了口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