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唯我为仙

轮到我了

唯我为仙 奇葩乌龟 1896 2013-07-23 11:16:35

  异象破裂,叶羽的精神也是瞬间的紊乱。平常还好些,可是如今叶羽正在运功,真气一下便不受控制了起,如猛虎般在他的体内乱窜,经脉更是如刀割般的疼痛。

看到叶羽如此,那四人便已经知道叶羽的情况,都是冷笑连连,站在原地看着他笑话。并不是他们不想去杀叶羽,只是此时叶羽只要缠着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会成为垫被。所以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去。

不过谁也没有看到另一边战场上那青年脸上的表情,自信,对就是一种自信。似乎他跟本就不会相信叶羽就会如此窝囊的死去。哪一个年轻一代独自修炼到此境界会没有一些奇遇,想死,恐怕不会太容易。这也是那青年心中的想法。

正所谓关心则乱。观众席上,众人似是也看到了叶羽的异常。叶泽更是满脸慌张朝着场内奔去。心中更是后悔不已,早知如此,就根本不会让你去参赛。可是世上没有后悔药可吃,此时已经晚了。

可让叶泽无比气愤的是,当他向那裁判替叶羽认输时,那裁判轻蔑地看了他一眼,冷冷道:你难道不知道只有让本人认输才算数吗?

这种情况出现的还少吗?这明显是针对叶家的,若不是这人是炼气圆满的修为,恐怕叶泽早就和他打起来了。然而世界上就是不缺乏眼尖的人存在。

“快看,那叶羽有点不对劲儿,他好像走火入魔了。”

“不对,他就是走火入魔了,境界都是忽上忽下的。”

观众席上一片哗然,谁都没有想到如此俊杰竟会这样死去。有摇头叹息的,也有惋惜不已的,更是有幸灾乐祸的存在,其中就有西门飞和陆显这种存在。

“你看,西门兄,那小子这次一定是死定了,我陆家的羞辱这次算是要洗脱了,哈哈。”陆显不无高兴的道。

西门飞高深莫测的笑了笑,并未说话。轻轻地摇动着手中的折扇,那是说不出的潇洒。心中暗道:蠢货,等你们狗咬狗咬完了,就是我西门家坐收渔翁之时。

真气乱窜使得叶羽的经脉都被撑大,本身就是受着伤,此时更是伤上加伤。

“啊!”一声痛苦地惨叫声传出,是那么的刺耳,又是那么的不甘。叶羽抱着头不断地在地上乱滚,似是这样能减少痛苦一般。蓝衫之上早已是鲜血与尘土的混合物。那瘦弱的身躯更是让人忍不住的心疼。

而叶泽更是难以忍受,心如刀割。在叶泽看来,似是谁都没有走到他的心里,一个人独自承受着所有的痛苦,却从来不会让人知道,更是要去强行的伪装着自己,不让他人看出分毫。他却永远都去和孤独同行。只要想到叶羽,叶泽都会想起那晚救叶羽之时的情景。

叶羽在昏迷的时候,手中长剑从未放开,哪怕叶泽去扳他的手时扔是死死的抓住未曾放开丝毫。眉头更是紧皱,从未舒缓过片刻。有时更是咬牙切齿,哪怕把嘴唇咬破也从未放开。这是多么的恨啊!每当他看到叶羽如此模样,心中更是不由自主的疼痛。似是来自血脉中的悸动,看着他如自己的亲人一般,是如自己的弟弟一般地需要呵护。

如今看到叶羽如此模样,心中更是心痛不已,似是一位兄长未能保护到自己的弟弟一般,这是多么让人难受的心情啊!可是他不能,因为这样会将两人带入深渊,更会使叶家遭受围攻。他只能干看着,毫无办法。此时他是多么恨自己的实力低微,谁都保护不了。

“不,不能这样,我不能死在这里,我的仇还未报,家族更是没有找到,父亲的遗愿还未完成,怎么可能死,我不要死。”

叶羽不停地在心中呐喊,不断地坚持,努力地去控制着真气,可是真气却无比的狂暴,一次次的去尝试着控制,一次次的失败。不知过了多久,理顺的真气已经增长了不少,但时间已经来不及了,经脉已经被撑到了最大的极限,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容量。

要死了吗?真的很不甘心啊!说罢叶羽已经放弃了任何的抵抗。可当他感觉经脉就要暴裂时,一股清流从他的胸前蔓延至全身,真气更是如乖顺的猫一样在他的体内流淌,完全没有了那嚣张的气焰,而且真气还更上一层楼。更是让他的伤势全部治好,如初始般,毫发无伤。

本以对生毫无奢望的叶羽,此时更是有了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他细细地感觉自己的胸前却是毫无发现,他只知道除了自己从小胸前就有的那个日月掉坠之外,并没有感觉到其他的东西了,这更是让叶羽充满着疑惑。

叶羽此时更是对自己痛恨的狠,本身就能一次性解决的事,却因为为了保存自己的实力而差点送命,这对无比小心的叶羽来说不可为是一个打击。不过这正好让他有了改变的机会:凡是都不能太过谨慎。

“嘿嘿,这次是不是该轮到我了?”叶羽的这句话再次打破了那本不该有的平静。

叶羽站起身来,缓缓地再次将自己的发鬓竖起,显出了那满是鲜血的脸,看着是如此的狰狞,让人不寒而栗。叶羽站起身来之时,可谓是有人欢喜有人忧。叶泽是无比的高兴,并想要劝说叶羽退出比赛。

“退出?不让他们付出些代价,我怎么会好意思退出呢!”叶羽冷冷道。叶泽无奈便没有再劝。

四人看到叶羽没死身体也是猛地一颤,再次紧握了手中的兵器,似是只有这样才会有安全感。‘轮到我了‘更是挥之不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