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唯我为仙

第二十七章 智灭筑基

唯我为仙 奇葩乌龟 1888 2013-07-23 11:16:35

  武气横溢朝着四周散开,同时强大的威势也是紧随而来,使得叶羽压力更大。一名后天武者若是怒发冲冠,三步杀一人,十步百米血流。更不用说筑基期的武者了,确实若是周围有那么几十个与自己不相干的人,他恐怕也会舍弃叶羽去杀这些人来调整自己的心态。

更让樊广抓狂的是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战斗,叶羽却是越战越勇,而且与自己对战所出现的错误也是越来越少,剑法也愈加成熟。似乎自己成了他的磨砺石,而不是来杀他的人,这更让他难以接受。

就在他们两人战斗“正酣”时,混乱之城叶府却是有些紧张。本来三长老正在悠闲地品茶时,一名叶家成员来报:西门家在叶羽离开后的第二天也离开了一名筑基修士。

这句话就让三长老不淡定了,西门家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击杀叶羽。想想那如此优秀的少年,甚至与叶家还有关系,他怎能坐视不管。

毕竟这里是西门家的老巢,想要封锁消息也是极为的简单,直到半个月后的这时才收到消息,使得三长老对这西门家愤恨无比。

纵然如此他还是派了一名筑基中期的武者快马加鞭在前往叶家的路途寻找叶羽。足以看出他对叶羽的重视。

两人交战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然而此时樊广已经知道不妙,因为他隐隐的感觉到主动权好像渐渐地靠向了叶羽。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若是说出去恐怕人们也会嗤之以鼻,然而这却是令他都不得不相信的事实。所以他招招狠毒,直取叶羽要害。

然而叶羽总是以自己的速度与剑的灵活躲开与化解。武气横冲直撞把这本已凄惨的菊花再次摧残了一遍。可谓是全部菊花残,留下满地伤。

“小子,你让我彻底的愤怒了,竟敢如此对我,看我不将你扒皮抽筋,方能解我心头之恨。”樊广恶狠狠地道,“擎天一戟,一戟破天。”

樊广这次没有犹豫,异象展开,一柄战戟凌空而立。若是普通人在此也能够感觉到那战戟的真实,和那恐怖的威力。

这一戟太过恐怖,似乎真能将天空捅一个大窟窿一般。周围空间震动,更是给人一种错觉好像空间有些不稳,即将塌陷,夺人心神。

星云回转护在叶羽周身,不过樊广看到叶羽那诡异的笑容时,面容上露出了一丝的不解,他不明白为何在即将死去时还能笑得出来,更是给自己带来毛骨悚然的感觉。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战戟在即将刺到叶羽的身体时异变突发。

只见一道屏障显化护在叶羽周围,将那刺在心间的战戟挡下,更令人吃惊地是那道屏障似是有灵般,将战戟翻转,以更快的速度刺向樊广。

刚刚樊光还在惋惜要是叶羽被震得血肉模糊,那得多可惜,不能将他扒皮抽筋。可是他却没有想到自己的异象竟然反过来杀自己。这是多么戏剧性的变化,他到死都没有理解这是神马情况。

不光是他,叶羽也吃了一惊,在疗伤期间,他曾经试过这块从小带到大的玉佩,仅仅在那一瞬间就能吸走自己的所有真气,而且也只是开启了部分的威能,令他惊讶。但也没有想到它会比人还要强大,竟然能逆转别人的异象攻击,要知道异象与本身的联系是非常紧密的,不可能这么轻易的被别人断掉,由此也能看出这块玉佩的恐怖。

“这不可能,我怎么可能死在蝼蚁手中。我还没有享尽这世间的荣华富贵,更是没有创建自己的家族,我好不甘心啊!”樊广心中哀嚎,但奈何意志抵不过命运,生命力顿时消失的干干净净。

此时叶羽也不好受,浑身真气全无。虽然那一击没有镇杀他,但也将他镇伤,此时的他恐怕连普通的武者也敌不过。不过也好在收获巨大。

叶羽蹒跚而起,走到那已经浑身冰凉的樊广身前,将他手指上的纳戒褪掉,手一挽,抄起旁边的那柄长戟,纵马而走。不过这次叶羽没有再次按照原路前行,天知道前面是否还有埋伏。这次他选择了绕道而行。

又是一个晚上,经历了一天的疗伤,那本不是太重的伤早已完全康复。还是同样的篝火,同样的晚上,同样的兔肉,但却是没有了佳人的陪伴,使得叶羽心中有了些许的失落。

不过好在经历了一次风险,甚至差点丢了性命,但风险愈大收获也是巨大。

这次的收获让叶羽乐得笑开了怀,除了这上品战戟灵兵不论,纳戒之中更是有几十颗上品元石,中品元十百颗,下品千颗。这都是不菲的财物足以够叶羽买很多的东西了。

更是有一枚罕见的筑基丹,想来是要留给后辈的,只不过他已经没有希望得到,还有三枚红色丹药,不过叶羽并不认识。突然他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发现一枚令牌,通体黝黑,仅有一个令字,字体辉弘正气,但不知其作用。叶羽也只好将它放在了自己纳戒的角落里。

这一战使得叶羽的念头更为通达,纵然我的敌人是巨无霸,我也要将你一点点的拔除,来报我父母之仇;纵然茫茫人海,我也要追求我心中所想的人,和那极尽的力量。我要让得世间争斗停歇,更要限制人的欲望,免得在此勾心斗角,生灵涂炭。

这是一个伟大的宏愿,即使他没有说出,然而他心中所想仿佛让得整片天地都感应到了,一股冥冥中的感应落在了他的身上,仿佛命中注定,又似理所当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