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唯我为仙

第二十九章 叶源、大伯、我的家?

唯我为仙 奇葩乌龟 3998 2013-07-23 11:16:35

  刚进入大厅,叶羽就感觉到一股股压力迎面而来,在场的都是家族核心均为筑基期的武者,虽然没有释放威压,但那上位者的气息也让叶羽难受无比。不过他却为怯场昂首挺胸的进入,这让众人着实吃了一惊。要知道没有哪个练气中期巅峰的武者会在二十多位筑基期武者面前保持镇定,哪怕是炼气圆满的武者也不会如此淡然。这让众人对这个三长老看中的人也更加的好奇。

叶羽取出信件,双手托于胸前并缓缓递出,不卑不亢道:“这乃是三长老托晚辈送来给叶家主的书信,由于出了点意外,所以耽搁了些时间还请家主见谅。”

随后一名侍卫上前将信接住呈于叶源,然而叶源却并未在意随手将信放于桌上,笑道:“应该是我们麻烦你了,耽误些时间也不碍事。”

谁都知道三长老眼高于顶,年轻时自己本身就是一名天才,对于晚辈能看上眼的没有几个,如今却让叶羽持长老信物来送封书信,心中所想可见一斑,是想介绍叶羽为叶家大佬的弟子。所以叶源才会请动未必死关的所有筑基期的骨干,于是才有叶羽进入大厅的一幕。

叶源以目示意右手边最后一位中年男子,双目接触,中年男子点头已说明了一切。叶羽发现了这一小动作心中大怒,刚想说些什么,猛然察觉一道危险的气息传来让他不得不重视。

风声猎猎,一道残影飞过直冲叶羽而来。叶羽反身闪躲,掌风如刀再次从他的肩膀处飞过,险之又险的躲过了这一招。衣衫猎猎,叶羽感觉到若是这一掌打下,定然会使肱骨错位骨折一臂。叶羽两指并为剑指,以手为剑,一式化剑为影使出直攻叶明胸口。剑指快速移动,似假如真,带动整条手臂舞动,残影连连,似虚如实,让人难以捉么。

叶明大笑,掌风不变,不过速度却是快了起来,如千手观音般,化出万千手掌,尽数将叶羽的攻击当下。叶羽皱眉,感觉到这掌法似是与他的无影剑法同出一源。两者较量并未分胜负,仅仅是交手了两个回合,各探底系。

“既然叶家如此不还迎晚辈,那就告辞了,省得让各位看得心烦。”叶羽毫不客气的说道,更是直接转头想要离去。任谁被如此莫名其妙的攻击,心头也会有怒气,况且他是来送信的,而不是来受气的。

“放肆,这里会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给我拿下。”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发出,更是有两名炼气圆满的护卫将他拦下,手抵剑柄,准备一场恶斗,就算死也要站着死拉几个垫背的,叶羽如此想到。

在场众人有人摇头似是惋惜,感觉他太冲动了,有人点头对他欣赏无比。表情不一而足,只有坐在主位的叶源眼睛微亮,高深莫测的笑着,但并未阻止。

“小子好生狂妄,今日你就留下吧!”本已坐到位置上的叶明再次起身,攻向叶羽。

叶羽心中怒气更甚,既然要翻脸那就彻底翻吧。他更是毫无顾忌的展现自己的实力,将自己的精气神提到最高峰,散发的威势更是比一般的圆满级武者强上很多,让人吃惊。

掌势凶猛,剑式无前,两者搅动震动着整个空间。突然之间万千剑影融为一体,气势如虹,一往无前,大有将士一去不复返的韵味。剑指与掌心相碰,叶羽暴退。叶明招式再变,化掌为拳一拳打出,虎虎生风速度也是飞快,如猛虎出山般瞬间就到了叶羽的身前。叶羽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快速后退,与此同时无影剑法缓缓演化,四式叠加挡下了这一击,更是将叶明震退两步不可谓不凶悍。

在场众人个个目露精芒震惊不已,自古以来以炼气中期巅峰的修为挡下筑基期武者攻击的人少之又少,而且每个都是震动这片大陆的存在,让他们如何不吃惊。

叶羽占得上风更是乘胜追击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左手再捏剑指流云剑法四式叠加,一心两用,两种剑法猛然轰出,叶羽不退反进直逼叶明,此时叶明也收起了轻视之心,使出了自己最拿手的掌法,掌掌转换,虚影连连,自他身前构成了一道无形屏障。

然而仅仅片刻就被叶羽攻破一双剑指直取叶明脖颈,要一击必杀,显然叶明也不是易与之辈,反身回躲,一掌再次拍向叶羽后背,然而他却并没有改变招式,直取叶明咽喉,叶明无奈只得再次回身防范,与此便落入下风,招招被压,片刻后便输在了叶羽的手中。

这是个无奈的事实,但却不得不接受,他没有叶羽的狠辣,出手更是有些寡断,输了也算不冤。在场的有几人实力与叶明不相上下,此时也无必谨慎,将叶羽当成了同等级的对手。若是在没有与筑基期武者交手之前,他肯定不会是叶明的对手,然而也就是在那次的生死磨练,使得他的战斗技巧与经验成倍增加。

本来还意气风发的叶明此时如霜打得茄子般焉了下来,愁眉苦脸的坐在座位上一声不吭,都囔着“这次丢人丢大了,丢到姥姥家了。”

看到如此场景叶源也是吃惊无比暗道:“这次被三长老捡到宝了,小小年纪竟有如此修为,真是让人吃惊。”

“好了,今日就到此为止吧!虎,带他下去休息。”

叶羽一愣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但旋即就明白这是叶家在试探他的实力,摇了摇头不知道他这是有何目的,叶羽唯一能确定了就是对自己无害。行礼之后就随着这位虎护卫出了大厅。

“怎么样?”这是叶源的第一句话。

“此子出手狠辣,宁可拼着自己重伤也要斩杀敌人,如此心境出现在一个少年身上,的确少见,若是加以培养,定是一代英杰。”叶源左手边的一位长老道。

所谓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这长老说得叶明脸上火辣辣的,羞愧难当,更是暗暗记恨与他,想要也让他吃个亏心里才平衡。

同时又是一位长老起身道:“如此年纪便能有如此战力,的确不多见,三长老的意思恐怕是想将他送到家族培养,为我家族所用我看可行。”

......

劳累了一天叶羽也有些疲惫昨晚近日修炼的功课就和衣而睡,但还未彻底入睡便又有人来敲门。叶羽惊醒手握流云站于门内,虽然他知道叶家人对他没有恶意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他缓缓将门打开,猛然一剑刺出,但却被那人躲过,叶羽长出了口气道:“原来是龙护卫,不知找我有何事?”

此人叶龙也是叶源身前的护卫,修为更是达到了筑基中期,不可谓不强,此时他也有些惊异,没有想到叶羽的警觉如此之高。“公子,家主让你去书房一趟。”

“恩,我这就随你去。”

叶羽知道在他身上根本问不出什么来,所以按耐着心中的疑惑,一路无言。

......

经过叶虎禀报后,叶羽便进入了书房,据闻这间书房是除了家主以外任何人也不能进入,而叶羽乃是第一人。叶龙叶虎两人将门关上站于门外两旁,如石柱般一动不动。

第二次看到叶源却给叶羽一种不同的感觉,具体是什么叶羽也说不上来。仅仅感觉今夜的气氛十分诡异。

“晚辈叶羽见过前辈,不知前辈深夜让晚辈来此有何要事?”叶羽看着那背对着自己的叶源感到莫名其妙。

叶源看着那不断跳动的烛火似是在沉思着什么,叶羽皱眉静静的等着,心中的疑惑更甚,不知为何看到这个背影如自己父亲的背影般,两者似乎重叠在了一起。此时的他再也没有了家主的威严,有的只是伤感与沧桑。

足足一分钟后,叶源才开口道:“你可知道你那无影剑法从何而来?”

叶羽眉头更皱猜不出叶源此时心中所想,更不想将自己置身于死地,于是老实回答:“乃家父所传。”

叶源身躯一震似是早已知道想再次确认一般,:“你的父亲可是叶翔?”

“确实家父”

“他如今可好?”

“已被人所杀”说到此处叶羽身上一股杀意迸出,如实质般将那烛火都吹得摇曳。叶羽更是吐出了一口鲜血,脸色苍白,这件事是他永生的痛。而叶源身体也是猛然摇晃站立不稳瘫坐在椅子上。

“翔弟,是我们叶家对不起你,是大哥对不起你啊!”说吧叶源更是放声大哭,根本没有一丝家主的风范,心头想着从小到大三兄弟的一起玩了一起闯祸的场景心中更痛。

从小三人之中叶翔的天赋最高,修炼速度更是飞快,远超二人,然而三人并没有因此而关系紧张,反而叶翔每天都会为二人讲解修炼上的疑惑,直到家主之位的争夺,三人的关系才紧张了起来,然而叶翔确实主动退出了家主之位的争夺,出去历练。而他的三弟也是离开叶家历练至今未归。

有此兄弟,还复何求?

叶羽听到叶源的话后,犹如五雷轰顶让他难以站立也是瘫坐在了椅子上,口中艰难的吐出,“你是我的大伯?

“没错,开始我不敢相信,但是看了三长老的来信后,又有你的回答,我信了。”叶源声音沙哑,犹如老者。

不知何时外面早已下起了漂泊大雨,雨愈下愈急,愈演愈烈,似是要将一切打垮一般。秋风吹入,烛火摇曳,更是让叶羽感到寒冷,看着窗外大雨,一句话都不说,怔怔出神。任谁在本以没亲没故时突然有人跳出来说我是你的大伯,任谁也很难接受。

此时的叶羽心中一片混乱脑海中不断响起叶源的话,“我是你的大伯”“我是你的大伯”

“家族?大伯?”叶羽喃喃道。曾几何时,自己还在想着自己为什么没有家族,没有了亲人。可是现在一切都来得太突然,如在梦幻之中让人迷茫,更让他感到害怕。

又一个问题接憧而至,“那为何父亲会离开家族?为什么我们一家三口被人追杀时家族没人来救?为何我在外流落四年没人寻找?”

然而面对叶羽的如此多的问题叶源的回答让他无话可说:“那时翔弟负气离开家族,不知所踪。”

叶羽如泄了气的皮球般瘫坐,再也无法提起一丝力气。“不过...你还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哥哥...”叶源的有一句话提起了叶羽的注意,然而还未等叶源说完他便打断,猛然从椅子上站起,焦急道:“真的吗?他们现在在哪?”

叶源心头闪过一丝犹豫,但还是咬了咬牙道:“但是却被两个神秘人仙人带走,不知带到了何处。”

叶羽再次吐了一口鲜血,伤及肺腑昏了过去。叶源连忙扶住他将真气度入他的体内稳定了他的伤势,看着怀中的孩子,叶源无奈的摇了摇头,小小的年纪却要经历情感上的波折,受到如此的打击不知还能挺过来不能,若是挺过来天赋恐怕会再次提升。

窗外的雨越来越大,毫无停歇的趋势,叶源怔怔的看着窗外,不知在想些什么。

“来人,将他带回去,去家族最好的丹药给他疗伤。”

“是”叶龙领命抱起叶羽撑起油纸伞,消失在浓浓的雨雾中,而叶虎则是前往丹药房领取丹药。雨中仅留下了叶源的长长的叹息,转身再次进入了书房。

夜,大雨纷飞,狂风怒号,将山肆虐了一遍,将大地洗刷了一遍,更是在雨中隐约听到孩啼的声音,更是有很多人,一个翻身,将头蒙入被子中,隐约听到低声的咒骂。这一夜似乎本就不是太过平静。而这一夜叶羽却是翻来覆去无法入眠,不断思考着他那所谓的大伯的话。

这一夜的谈话,种种证据表明他本就是叶家之人,而叶源也是他的大伯。幸福来的太快使他彻夜难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