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唯我为仙

第三十章 祭祖大典

唯我为仙 奇葩乌龟 3249 2013-07-23 11:16:35

  这一夜,叶羽翻来覆去无法入眠,不断思考着那所谓大伯的话。在这一夜的谈话中,他已经能够确定自己就是叶家的人,而叶源也确实是自己的大伯。从那一晚的谈话到现在已有五天的时间,叶羽每天都是头枕双臂躺在床上看着屋顶不知在想些什么。除了日常的行为他都没有离开这张床,甚至连日常的修炼他都没有进行,可见这件事对他的影响有多大,甚至都有些颓废。

“咚,咚”敲门声响起惊醒了在沉思中的叶羽。

“请进”说罢叶羽也是更衣起床。

看着那进进出出的丫鬟,他也是有些错愕,她们脚迈莲步拿着脸盆、浴桶、毛巾等洗浴的东西进入,俨然是少爷的待遇。

清风吹过由门进入,在这个进入秋天的季节里早已不算凉爽。无意间的回头,却看见那院中杨树一片枯叶落下,他怔怔的出神,落叶尚知年迈归根,而自己的父母却客死异乡,身为儿子却不知道他们的尸首在何处,已然不孝,这让他更加自责。

叶虎此时也是进入看得叶羽如此形态便知他已触景生情,想起了过往心中不由一叹:“少爷节哀,还是现行洗漱吧!今日乃是祭祖大典也是为少爷正名的时候。”

“你们都下去吧!我自己来就行。”叶羽一叹知道这一日始终要来,但那阻力也是非常之大。

叶虎知道他在外这几年独自生活的艰苦硬是坚持让这些丫环服侍,叶羽实在无法推脱,便就答应了下来。此时的浴桶内早已注满了水,丝丝的热气上涌使得屋内充满了迷雾不似真实。他缓缓走过去,手轻轻地触碰着,一丝温暖从指尖传来,似是又回到了从前那贴身丫鬟小环。

她是多么的溺爱自己,宠着自己,每次的洗澡她总是也全身湿透也不会说一句不喜欢。可惜这些美好的回忆再也不会重现,那已成为了过去。人都是这样,每每看到相似的事物是总会想起以前,即使以前是悲痛的他也会在悲痛中寻找那些快乐。人是复杂的生物,总是这样矛盾。

柱香的时间叶羽便从屋内走了出来,他极不适应有人的侍候,这样纵然他感到别扭。阳光是如此的刺眼,让他不得不半眯着眼睛。

“少爷”清脆如黄鹂般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叶羽朝声源看去,这一眸似是定格,只为这一瞬间。她和她是如此的像让人难以分别。她与叶羽心中的“小环”是如此的相似,眉微弯,一张粉色的脸蛋,几乎是一举一动都与小环相似。这是巧合吗?还是有人故意如此?难以理解,难以猜透。

“对不起少爷,奴婢吓到你了。”说罢便满脸慌张的下跪,磕头。叶羽摇头这与他心中的“小环”是如此的不符合,若是她肯定不会下跪只会嗔怪道:“怎么?我有恁难看吗?”

叶羽摇了摇头,似乎想要让自己清醒些:“起来吧!这不是你的错。你叫什么名字?”

“谢少爷,奴婢小竹,是叶虎大人派我来侍奉你的。”

“叶虎大人可真是有心啊!算了,你以后就叫小环吧!另外我不喜欢繁杂的礼仪,以后见我就不用在个我行礼了。”叶羽似有所指的说道。

而小环却根本不知道叶羽说这话的意思,不敢接口,只是低头站于叶羽的身后。有小环引路叶羽也不至于不知道祭祖大典的地方何在。

叶家不可谓不大,虽然说现在没有了鼎盛时的辉煌,但仍然不可小觑。亭台楼阁处处可见,几乎是十步一楼二十步一亭。林荫铺道。在夏日是更是清凉,然而如今以进入秋天,落叶归根,反而有种萧瑟凄凉之感。

将所住区域转完已经一个时辰了,叶羽这才让小环带着自己朝祭祖大典的地方行去,一路上更是遇到一群一群的叶家人,相互攀谈中走向相同的目的地。

有人好奇盯着叶羽看,毕竟他现在是身穿嫡系才能穿的绫罗绸缎,然而嫡系子弟就那么多,但却就没有他这号人物,不由让人好奇。更是有人散发着敌意,让的叶羽感到莫名其妙。不就是穿着嫡系衣服吗?至于这样恨我吗?他心中如是想到。

“你看,那个嫡系子弟你以前见过吗?我怎么感觉好像没他这一号人物啊!”有人看着叶羽悄声道。

“只是外面的一个野种而已,凭什么一回来就是嫡系身份,而我们努力了这么长时间却仍还不是嫡系。”那少年身边的另一人愤愤道。

凭借叶羽如今的修为怎会听不到两人的对话,特别是听到后者的话语后,心中怒火萌生,他驻足在这两人身旁,瞟了那人一眼,这两人对视如坠冰窖,脸色苍白不敢说话。叶羽深深的吸了口气,平复了自己的心情,这才又向前走去。

而那人看到叶羽走远,才吐了口气,同时又想到都是炼气中期,而自己却被他的一个眼神给吓得不敢出气,顿时感到羞愧,自觉脸上无光又补充道:“只是一个孬种而已,若是真正的战斗,我十招之内必将他击败。”而他身旁的那人却是高深莫测的笑了笑并未接过这个话头。

按照惯例祭祖所在区域是不准有下人进入,所以只有叶羽一人进入,看到这满是人海的地方心头也不禁起了一丝异样。很快就到了祭祀的时候,各就各位,叶羽也是走入了嫡系的少年中,所有人都以后的看着他,让他极不自在,因为他本身就不喜欢万众瞩目的感觉。

“祭祀开始”

众人也不得不收回视线,集中在了叶源的身上,随着叶源的讲述历史,听着叶家先祖们的英雄事迹,使得所有人都热血沸腾,想要将自己的生命立马献给家族,这是一个家族本该拥有的凝聚力。只有这样才能使自己的家族变得更强。

冗长的篇章在众人的心潮澎湃之下讲完,更是将祭祀之物放于台前,焚香行礼,鸣炮,祭祀完毕。正当人们将走之时叶源道,

“还有一事,羽儿过来。”叶羽迷惑但也走上前站于叶源下手,“此乃也想流落在外的幼子如今迎回,升为嫡系,我想大家应该没有异议吧?”

一石惊起千重浪,这种振聋发聩的消息让人难以接受。纵然他们知道叶翔为家族做的贡献有多么巨大,但不代表有人希望在他不在家族时,他的幼子可以进入嫡系。任何人都想让自己的亲人进入嫡系,即使进不了也不想让别人的孩子进入,这就是人的本性,也是人的私心。

所谓的嫡系便是天赋高的少年进入组成,只要你能进入,那么家族的资源就会向你倾斜,修为肯定能更上一层,而且还能带动整个与自己有关的人。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便是这个道理。进入嫡系无论是待遇还是功法都是家族顶尖,在将来甚至还能坐上家主宝位。这让人如何不动心。

群人震撼,但是慑于家主的威严无人开口。“既然没有意见,那么叶羽从今天开始便是......”

“家主万万不可,当年叶翔犯错逃出叶家已有多年,至今还未归回认错,如今又迁回一子,怕是有所图谋啊!望家主三思。”叶许躬身行礼,头都快埋进裤裆里了着急道。

早不出来晚不出来偏偏这时候出来,并将自己的话打断,叶源心中已有不悦,“不用多说我心意已决。”叶源冷哼。

“若是此子真的包藏祸心,那我叶家危已,还望家主慎重。”这时叶金与叶康也是躬身行礼。

这时有人带头那些支脉弟子更是跪下大片,甚至有些长老都已行礼,道:“望家主三思”

叶羽皱眉他没想到想要进入嫡系是如此了困难。而叶源则脸色铁青怒道:“怎么?要造反不成?”

“不敢”众人道。

“那依你们之见又当如何?”

叶许三人还未说话时,便有一名旁系派系的长老道:“自是在家族论武之上取得不错的成绩才能进入嫡系。”

听到家族论武时,叶许等三人就暗道不好,这名长老没有资格进入当时议会厅,他根本就不知道叶羽打败了一名筑基前期的事实,他就胡乱开口,三人满脸责备的看着他,让这名长老感到莫名其妙,难道我说错了吗?心中如是想到。

而叶源一脉的人却是心中乐开了花,自取其辱啊!这是该脉当时在场每个人心中的想法。而此时的叶明却感觉脸上犹如被扇了一巴掌般,火辣辣的疼,只有心中悲苦却不能说出,悲催至极。

“不过的让他将境界压制到炼器前期巅峰。”叶许连忙又补充道。

知道缘由的人自是无比冷静,而还有那些不知缘由的主脉长老,有些脾气火爆的就差点上来和叶许干一场,被人拉下,但仍在不停地咒骂。

叶许也是冷汗淋淋,不断地擦着知道这次得罪的人太多了,心中更是将自己一脉的那个长老骂了数十遍,若不是他多嘴,那又有这么多的问题。叶源看向叶羽是问问他的意思,叶羽点头。

“好以你所说,家族论武后在让他升为嫡系。”这是强烈的自信,相信即使是在前期也不比其他人差。

而也正是这句话让得今年的论武变得更加有趣。不用多说,家主的如此看好自然引起了那些天才的不服,想要在擂台上证明自己的实力。

这场论武也显得格外的精彩。(这两章写得主人公有些多愁伤感,但这也是人之常情,毕竟没有那个人能事事如意,即使多么坚强他也有脆弱的一面。况且他还是比较小,不可能真的达到真正的坚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