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唯我为仙

第三十五章我不如你

唯我为仙 奇葩乌龟 4237 2013-07-23 11:16:35

  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骄傲,叶前也不例外。他自认除了天顶人物,在年轻一代中没人是自己的对手,叶羽也不例外。这是他的无敌信念,更是他的底气。

叶前眯着眼睛看着台上此时正在与一名炼气中期巅峰的青衣男子战斗的叶羽,他不相信这次叶羽还要变化战斗方式。到了这个阶段,都知道能走到这一步的人没有一个弱者,叶羽也看过青衣男子的比赛,曾在十招内击败同为炼气中期的人,真气浑厚,此人名为叶痴。

两人互相行礼,摆开战斗的姿势,随着令下,同时施展出最强的招式,都知道此时任何的试探都显得有些苍白,只有最强招式才能决出胜负。流云异象线条在空中舒展,有种雍容华贵,但又给人平凡的感觉,在空中徐徐勾勒渐渐展开。

与此同时一棵树扎根在空中,介于虚实之间,在空中摇摆,随风而动,甚至能听到隐约的飒飒声。没人敢小看这株树,因为这株树曾斩杀过炼气后期的武者,将他的身上插满了树叶,宛如树人。

“绿叶飞刀”异象的攻伐铺天盖地朝叶羽攻杀而来,威力与普通炼气中期巅峰异象不可同日而语。不过叶羽并未慌张,数个星云拖着长长地焰尾组成一片云盾飞速前去。纵然扫下无数绿叶,但仍是有很多绿叶飞来,仍是布满半个天空,后期的异象恐怕也不如这样的威力。

叶羽再次幻化数片云朵起落不定,直接将那剩余绿叶扫落,双双隐没。两次的攻击才将叶志的一招抵消。

叶羽皱眉:“若是施展异象,他恐怕就要一招落败,可惜只是异象线条威力不足。”

“真没想到,叶痴竟然将乙木诀修炼到第一重‘化意为行’的境地,看来离后期已经不远了。”有人惊讶。

“不过这叶羽也不简单,每次比赛看着都不出色,却硬生生的杀到前十,令人震惊,也不知道能走到什么地步。”有人沉吟。

“这叶痴的‘绿叶飞刀’曾经直接秒杀了一位炼气后期的武者,可如今竟被叶羽的两次同样招式化解,看来即使将他的实力压到练气前期阶段也挡不住他的脚步。”有长老道。

“哼,别高兴得太早,毕竟论赛还没有结束,这可是关系到将来家族的规矩,可不能随便一个流落在外回归本家的家族子弟都能升为嫡系,若是这样我叶家哪里还有规矩可言。”叶康不满。

众人摇头,都知道叶康这是不到黄河不死心,不亲眼看到比赛的结果决不罢休。

“枝条切杀”叶痴大喝,他没有想到叶羽比想象的还要难缠,显然是低估了对手。

“这是第二境界‘漫天飞舞’中的一个招式,没想到叶痴竟然能够施展出来,不愧为武痴。”有中期武者沉吟,觉得不可思议,“乙木诀”也是家族中修炼难度排列前十的存在,能够修炼到第二重的确不容易,现在家族中还有些长老也只修炼到第一重后再无寸进,但对于长老们说第一重如同鸡肋,可见修炼难度有多大。

“若是老天能给我族一些时间,能使这些天才成长起来,足能保证我族数百年的长盛。”有长老低沉道。

只可惜,现在的叶家青黄不接,幼的太幼,老的太老,能挑大梁的也只有三个派系的首脑而已。想及此时就有老者黯然垂泪,老天终究是没给太多的机会,如今的叶家每况愈下。就在有了一门双星中兴之兆时,一星陨落,仅有一星独挑大梁,这才勉强维持不使家族继续沉沦,但也难以复兴,而这一星便是叶源,他在为家族复兴绞尽脑汁,但也只能维持现状。

战斗仍在继续,两人已经对战了百十回合,所有人都没想到两人的攻击竟然如此强大,连用铁木构建的擂台都被打的开裂,要知道铁木的硬度已经相当于下品灵兵的硬度了,可想战斗有多么激烈。

异象不散,战斗不止。两人都在尽力战斗,叶羽境界压制不得全力出击,叶痴感觉叶羽难缠不得拿出十二分力气战斗,两人都已打出真火。台下人们都沉默不语,看着台上两人不再议论,这场比赛虽然不是压倒性的,但却是从开始到现在最精彩的一场比赛。没有人说话,这是对他们的应有的尊重。

“结束吧!二式叠加锁杀。”叶痴大喝。

众人再次倒吸口冷气,很难想象叶痴为了二式叠加吃得多少苦。大多的功法都有招式叠加,而‘乙木诀’本身修炼就极难,它的叠加之法也定不太简单,但同样的威力也是巨大的。

只见巨树异象枝条旋转其上绿叶寒光闪亮,两者组成一把大剑,目标准确攻向叶羽,根本不容叶羽有任何的闪躲。

异象线条对于真正的异象来说还是低一个级别,如此强大的招式普通的剑法根本难以破除,只有更高的剑法才有可能。流云异象云起云落聚而成星一去不返三式叠加。看到是这样的招式,叶痴才重重松了口气,确信叶羽已经没有了别的剑法,若是如此,他定赢。

然而理想总是与现实有些差距,两道异象猛烈撞在一起,如彗星撞地球般猛烈,一波气浪从台上吹下,衣衫飘荡,没人理会,所有人都想看到最后的时刻到底谁胜谁负。铁木台子终于不堪重负坍塌,木屑纷飞,两人落地,叶痴嘴角溢血,很明显这次对战他吃了大亏,并且输了。

他不理解自己的二式叠加会输给异象线条所发出的三式叠加,若是异象他必输,可如今是异象线条,威力自然要降低一半,可还是输了,让他有些迷惑。

“好高明的小子,竟然能将三式叠加中在隐藏三式中的一式,若不仔细看恐怕到时连我们也会吃亏。”有长老抚着胡须笑道,只有叶康脸色不自然,若叶羽成功渡过这次论赛,自己便无话可说,平白又让叶源得一助力,叶康暗恨。

“恩,这次融合威力没有降低,反而有所提升。”叶羽自语,上次融合时还是在混乱之城,那时融合后威力反而降低一半,没有达到杀敌的目标,差点翻船。

“承让。”两人立于碎屑**手行礼。

叶痴还是那般不知自己如何输了,不过也没有纠缠,苦恼的离开,然后停步,思索后向前走,然后再停步.......看着极为有趣,众人也知道他是在思考与破解这次的得失与叶羽的招式。

最痛苦的莫过于叶前,叶羽再一次出乎了他的意料,这次叶羽的战斗方式过于激烈,攻多守少,与刚开始时并不相同,仿佛完全换了一个人般。“难道他真的是天才?各种方式信手拈来?”叶前迷茫。此时他心中的无敌信念早已出现了裂痕,不再是所向睥睨,有了很多的顾忌。

时间过得很快不容他再有过多的胡思乱想,便该他上场,家族论赛已经走到尾声,但也是最精彩的部分,此次如果叶羽再胜一场就能争第一,而他就是叶羽最后的障碍,同时叶羽也是他最后的阻碍。

战斗开始!

两人极有默契的同时施展异象,流云线条飘渺,枪影灼灼。这是一件法兵‘霸王枪’据传这是叶康年轻时佩戴的兵器,并以此成名,有“霸王枪出,不饮筑基血,誓不还”的称号,人称‘叶屠夫’可想年轻时他杀过多少筑基期武者。

“我族又要出现小屠夫吗?真希望他能斩尽敌首,为我族争光。”有人道。

“你真要将你的衣钵全部传于叶前?”叶源道。

说到此叶康脸色也极为郑重道:“你也知道我漆下无子无女,而叶前的父母又为族牺牲,我只有这么一个侄儿,也只有这么一个最亲近的人,所以我别无选择。”

说到此叶康就浑身充满着怨气,叶源也识趣的闭口不言,不想触碰他人的伤心地。他也知道哪年的事牵扯到很多无辜族人身死,更有的刚烈族人死战致死,最后却又不了了之。

台上的画面很奇怪,虽然已经战斗了一炷香的时间,但两人看起来还是精力十足,这好像不是在战斗而是在作秀。没办法,叶前因为没有把握主叶羽的战斗方式,不敢贸然攻击,只在不停的试探。

试探的招式早已有数十回合,台下的人早都开始咧嘴,觉得有些假,不过没有人人出声,安静无比,只能听到兵器的交击声与劲风刮过的声音。叶羽大恨,他没想到经过如此长时间的战斗,叶前还没有摸清自己的战斗方式而且不敢真正攻击。

“化虚为影,剑影无极,八剑齐出。”叶羽大喝,显然动了真怒,他的确没有想到叶前竟然如此优柔寡断。

无数线条汇聚,不断碰撞形成八柄虚剑,直接以恐怖的速度攻向叶前,这次他使出了全力。叶前大惊连忙使出招式应对。

“枪林阵影,杀”

不得不说一件法兵的兵器是恐怖的,竟然将中期的攻击硬生生提到后期,威力恐怖。斩仙剑虽然为中期的灵兵,但硬度却与法兵无异,两者每一击都能在铁木台上留下一个坑,此时的铁木台已经变得坑坑洼洼,终于在两者攻击撞在一起时不堪重负,再次成为了碎屑,而且没有一处完好。

八柄剑影与八杆枪影斗在一起显得旗鼓相当,突然八把剑渐渐汇聚,在没有汇聚完全是直接爆开,将枪影摧毁消散于空中。凝聚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强大的真气下爆开,威力是恐怖的。然而并不算完,叶羽心中的火还未卸掉,与此同时‘一去不返’同时如约而至,撞在他的异象上。

瞬间异象消散,下一刹那叶羽的剑已经刺来,速度之快不可想象。众人大惊,裁判更是大声道;“不可”可是他的速度没有叶羽的快,此时的他没有再可以压制境界,炼气中期!但是无人可挡。

主席台上众人猛然站起,叶康满脸惊恐,叶源脸色也不好看,甚至有的人已经闭上了眼,没人理解叶羽为何暴起,想要一怒杀人。叶前的实力不是盖的,即使异象被毁,仍然能在精神混乱中快速清醒,可眼中的剑在不断放大,使他不得不痛苦地闭上眼,没人愿意死亡,更没有人看着自己死亡。

剑在即将刺中他的那刻,剑锋微偏从脖颈旁擦过,一撮头发从空中飘落,如空中的一叶孤舟,缓缓而又轻盈。也不知是谁重重出了口气才将这紧张的气氛打破,好险,同样也在暗叹叶羽的控剑能力。

“这简直是在挑动我的神经,试探我的心脏。”有一名老者重重道。

叶羽收剑,立于叶前身前,怒目而视。

“什么叫试探?只是让你对敌人有些许的理解,不是让你去全部掌握!你这叫试探?没人告诉你这叫自杀么?都是些什么人,从一开始都这样,为什么就不知道变通。”叶羽有些失魂落魄,想到了什么竟然直接蹲在地上痛声大哭,所有人都震惊了。

没有想到这么一个年轻天才竟然在大庭广众下哭得像月子里的娃,让人难过。这时人们才想起他不过是十四岁的少年,只是被他的冷漠与坚毅掩盖。

叶羽记忆犹新,他仍记得那次大逃亡是,面对一名炼气期的武者,父亲居然与之缠斗许久才将之杀掉,但父亲是筑基期啊!若不是因为此,兴许一家人还能跑掉。没想到来到这里,发现竟是一脉相承!这是恐叶家不亡。

想想就不寒而栗,若是与敌人对战,你却在不断试探,人家突然暴起,你又有多少活命的机会。

叶源重重一叹道:“是我的过失,不知有多少族人为之丧命。”

主席台上哪一个都不是简单之辈,仔细一想,便想出期间种种,叶源心中更是疼痛,他没想到叶翔竟然也会在此出翻船。众人发现自己好像不如这一少年,顿时惭愧无比。

“好了,此次比赛到此为止,明日在举行最后一场比赛,都散了吧。”叶源说道。

到现在还有很多人不知道叶羽为何哭,为何比赛突然中止。只有叶前好像明白这其中的道理,深深看了一眼叶羽面容有些苦涩道:“我不如你,比你差的太远。”

说完就离开了这片废墟,想让叶羽一个人静一静。整整一下午的时间,没有人来打扰叶羽,让他享受了这短暂的宁静与不需要的脆弱。

日落西山,叶羽起身整了整衣衫与面容,看着西下的夕阳朝自己的院中走去,这次他的比武深深地改变了叶家的后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