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唯我为仙

第三十七章不屑

唯我为仙 奇葩乌龟 2545 2013-07-23 11:16:35

  叶羽不觉得以练气前期的境界实力自己的招式能够抵挡住这一击,异象演化又是一击云起云落聚而为星,向前抵挡,不过只是将刀轮削到极致,又以云起云落抵挡。不得不说叶寒实力是强大的,一击之下叶羽竟然需要三次才能尽数接下。

叶寒嘴角微扬,仅仅一击似是占尽了上风,高傲的如同孔雀,让人极想揍他,最起码叶羽是这样想的。叶羽摇头真心感觉叶家这一代不怎么地,虽然天赋都极好。

“你没看到台下那些人的表情吗?都非常想揍你,看来你得罪的人不少。”

台下就是有很多人望着叶羽眼中满是期待,与叶燕不同,他几乎将年轻一代得罪了一个遍,每次战胜对手时都会出言讽刺,似乎看到别人羞愤的表情就是他最大的享乐的方式。叶寒愤怒,叶羽竟然拿他们来揶揄自己,更表达出你和他们一样的暗语,让他忍无可忍。

“你成功的激怒我了。”

“你还没那资格。”

众人傻眼,没想到平日沉默的叶羽出言讽刺人是这么的简洁,但就是这简洁的话更使人愤怒。众人佩服,同时心中也是非常的快乐,都没有想到叶寒被羞辱的时间这么快就到来了。

叶羽气叶寒也不是无的放矢,他可听说叶寒几乎得罪了所有的年轻一代,为人刻薄令人不喜,若不是自身实力强大,恐怕现在的叶家早已没有他的位置。也正是如此,叶羽才会这样做,等到以后他就会更容易融入叶家的年轻一代中,而不是被当为外人。

“血色满天”叶寒大喝,显然他不想与叶羽过多纠缠,此时他的心境有了瑕疵。

“流云剑法三式叠加”

两人气势如虹,都有无敌信念,招式大开大合,没有任何的防守,只有最强的攻击。劲风在空中胡乱地刮,将台下落叶扬起,在空中飞舞无法落地。众人也不得向后退,两人的攻击早已散发到场外,甚至能使先天武者重创。短短的时间两人就又交手了十几回合,看得让人目不暇接。

“嚓嚓”铁木碎裂的声音不断响起,这个擂台已经无法再承受两人招式中散发出的余波,终于在某一刻成为粉末,一时间这片区域有灰尘扬起,使得这里变得有些迷蒙。

“我还是小看你了,结束吧!”叶寒目微睁,一道寒芒显化,异常地冷。

“很多人这样说,结果他们都败了。”叶羽异常平静。

此时没有了平台,只有平地,两人都落在地上,遥遥相对,但胜负却没有分出,所以战斗仍要继续。

“这是要以弱胜强吗?突然感觉叶羽好可怕。”有人震惊,从战斗到现在叶羽就像一条深渊,遇弱就弱,遇强则强,没有人看清他的实力到底到哪一步为止。

“很想看看他遇到筑基期的前辈,是否也能战而胜之。”有人更是大胆,想要挑战人的神经。

“不可能的,若说炼气前期与炼气中期是一道鸿沟的话,那炼气期与筑基期之间就是一道悬崖相隔,差距不可同日而语。”一名中期的年轻一代反驳,虽然他也败在叶羽手中,但他并不认为叶羽能与筑基武者相比。

若是那名死在叶羽手中的筑基前期听得他们的对话定会告诉他们:“老夫就是他杀的,有什么不可能。”不知那时这些人会有何感想。与此同时两人又一次交手。

“刀林绞杀”

这是叶寒的成名绝技,抵挡筑基一击后从容退走,由此成名。这招是可怕的,无数的刀光在空中闪烁,若树林般在空中摇摆,看似柔和,但却蕴藏着致命的杀伤力。

“三式叠加”与此同时叶羽的招式也已成型,两个大招再次交击。

“嗡”一时间大地在摇晃、在颤抖、在悲鸣,使得众人的耳朵暂时失聪,身体摇摆,站立不稳。大地上再次出现了一个大坑,呈蛛网状向四周蔓延。

“好可怕!这还是炼气前期的实力吗?光是这一击恐怕就有筑基期的普通一击吧”众人咂舌,叶寒的实力无人质疑,可叶羽也能发出这样的攻击就让人有些难以置信。

刀林仍没有消散,同样的叶羽的三式叠加也没有消散在重组,在融合,突然这是攻击再次发出将还没有来得及近身的刀林摧毁。

“哼,剩下的看你还有什么招式。”他研究过叶羽与叶前的战斗,更得叶康的提醒,所以早就识破叶羽的三式连击下隐藏的危机,只是没想到他的隐藏一击发动的比预想的慢了许多,这让他觉得什么地方有些不妥,只是时间紧迫,他没有想得过多。

“我还是低估了他,若是将他的实力压到先天巅峰,到那时又不知道会是什么场景。”叶康喃喃道,他实在没想到叶羽还是超出了自己预估的范围。

此时两人的胜负早已注定,只是时间问题,这是他们大人物下的定语,结局已经注定。叶源看着正在战斗的叶羽,越看越满意,翔弟还是那般,生出来的孩子没一个弱者。

“三式叠加,刀池血林。”叶寒大喝,此时的他已经胜券在握,因为从开始比赛到现在叶羽只使用过三式,虽然有所变化但不离本源,所以叶寒认为叶羽没有其它的招式了。只是他不理解叶羽眼中的嘲弄是什么意思,嘲笑他自己不自量力吗?想及此,叶寒就有种快感。

同样的剑法同样的施展,至少叶寒看不出叶羽招式哪里不同,以为叶羽破罐子破摔,存在侥幸的心理。刚刚有所回落的粉尘再次扬起,但遮蔽不了两人快速移动的身形,与其说异象对战,还不如说是两人的肉搏,没有人看清流云异象下的阴影,更没发现那阴影正在不断变化,当叶寒攻击来临时正是阴影成型之时。此时叶寒心中更加的不安,但胜负早就已经有了定局。

在他不知所以然的情况下,他的招式已经被破的七零八落,他已经输了。

看着自己脖肩上的剑,叶寒顿时懵了,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输的,和叶前一样不知败在哪里。

“不可能,我怎么可能输?我可是炼气后期的武者,怎么会输给他。”叶寒大吼大叫,没有了赛前的从容与镇定,简直不可理喻,更让人看轻他。

似是想到什么,忽然他长刀直接劈向叶羽,好在叶羽有所准备躲开了这一击,站在远处。此时的沉默比任何话语都显得重要。

“卑鄙”

“无耻,简直耻与你为伍,更是丢尽我叶家的颜面。”众人愤怒,没想到叶寒竟然敢在比赛失败后恼羞成怒突袭杀人,这是所有叶家之人不能接受的。

叶羽就在那站着,不说话等于是将处置权交与家族,毕竟自己是受害者,需要一个交代,这样更显得自己大度。众长老暗叹,没想到叶羽小小年纪竟然能就做一件事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恐怕整个家族的年轻一代都没有与他比肩者。

叶源脸色一沉,道:“按照族规逐出家族,去其族籍。”

这已经是相当严重的了,对于大家族子弟来说没了家族就等于无根之萍,只能四处漂泊,更不受人待见。

“你同样不会好过,甚至会比我早下去。”叶寒走到叶羽身前悄声道,只是叶羽并未答话,给予他的仍是在战斗中给他的神情,直到这时叶寒才知道叶羽眼中的神情不是嘲弄,而是不屑,对于自己的种种而感到不屑。

家族论武最终以不算太愉快的方式结束,同样叶寒被逐出家族,不知所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