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唯我为仙

第三十六章决赛

唯我为仙 奇葩乌龟 3096 2013-07-23 11:16:35

  这个夜晚是属于叶羽的,异常的的宁静,他躺在床上看着屋顶发呆。很难想象也无法想象如叶源般的父亲,竟然没有发现‘试探’的危害,他就没想到任何事情都有一个度吗?可悲!甚至让叶羽感到有些不值,甚至到现在整个家族还都在以有‘试探’自豪。

叶羽深深地吸了口气,将心中无法排解的苦闷压下,侧了下身,闭上眼一行泪滑下,自己有多么脆弱只有自己知道,他还是放不下,自从了解了这件事后,更难以释怀,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今夜无月,显得有些黑暗,庭院中一油灯闪烁,在风中摇摆,随波逐流,似是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自己不会熄灭。

“你应该感谢他,是他教会了你如何对战。”叶康平静地说道。

“我没想到,同样是炼气中期的武者,我没想到他的实力竟然如此可怕。”叶前有些疑惑道,前者没想到是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被叶羽教授了一节课,后者没想到是没有想到叶羽实力的恐怖。

“你与他相差甚远,你可知道在他来家族时他就在路上斩杀一名筑基前期的武者?虽然只是用丹药堆出来的,但也是筑基武者。在大堂上更是在筑基前期手中不落下风,并且还隐约占了上风。”叶康说话平静,但怎也掩盖不了心中的焦躁,他不想有这样的人出现,他更不想让他计划的事出现变故。

叶前震惊说不出任何话,他没想到与叶羽间相差的不是一条小渠而是一道鸿沟。说实话当叶康听到这则消息时也无比的震惊,他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年轻一代存在,并且还是与自己的计划冲突的精英,所以他才拿出族规来限制叶羽,可没想到他仍是这么的耀眼。

“叔父,但是为何他在对战中只拿出练气前期的实力?”叶前不解道。

“唉,这倒不是他轻视你们,而是老夫为他限制的条件。”说到此叶康目光逐渐变得凌厉起来。

叶前皱眉,他非常不喜欢这样的叔父,自从他们一大家都为家族殉身后他只有这么一个亲人,所以他不想让自己的叔父走上不归的道路。

“叔父,我只有你这么一个亲人,爹娘他们都走了,我不想让你再离开,请您做事前想一想还有我这么一个人。”叶前悲伤道。

叶康摸着他的头笑道:“傻孩子,我一直都在你身边,不早了,早些休息去吧!”

叶前只好行礼离去,看着没有星光的天空,叶康喃喃道:“叶家欠我们的终究还是要拿回,要不我何以在地下面对你们。”

“让叶寒明天全力以赴!另外将中品法兵给他,让他必须获胜。”

一道黑影略过消失在无尽黑夜中,在黑暗中总是充满着诱惑,让人难以割舍。在黑暗中,首先膨胀的就是欲望,结果已经注定,不是成功后登顶,就是失败后死亡。

长夜漫漫,但总有过去的时候,当第一缕朝阳洒向大地,就注定着新的一天的开始。黑暗不光能滋生欲望,同时也能掩盖一些东西,最起码经过一夜后,脆弱的他已经消失无踪,今日出现的只有沉默而又坚毅的叶羽。

走在路上感觉着别人看着自己怪异的目光,叶羽若无所觉,只是将头低下若无其事般看着脚下的青石路,或者是地上那两只打架的蚂蚁。

坐在待定区,闭上眼,虽然仍是感觉到那些怪异的目光,但他显的有些随意,假寐于此。叶源看着他,只是摇摇头,他不知道叶羽是如何想的,更不了解他的性格,所以他不知道叶羽此时到底如何,但是看着他落寞的背影,叶源只好保持沉默。

叶源手微抬,场下登时安静了下来,等着家主说话。一篇长篇大论说的无非就是这次比赛很精彩,你们是家族的栋梁,就算失败了也不要紧,最起码经过这次后就会成长,更会进步云云鼓励人的话。

最后更是取消战斗前必须要经过试探这一条例,引得一片喧哗,长老还好,一个个老神在在,只有年轻弟子中喧哗,有不解,更有的是气愤,但家主之言不可违背,只好沉默,一时间喧哗骤止。

“虽然比赛还未结束,但我先说清奖励,第一名一柄下品法兵——狂血刀,两瓶上品回气丹,两粒下品筑基丹;第二名一瓶上品回气丹,一粒下品筑基丹,第三名一瓶上品回气丹,更有今年特殊,允许第一名进入秘境历练。”

众人惊讶没想到今年的奖励如此丰厚,更有人在懊恼自己没有努力。族中规定秘境可是不到家族生死存亡之际不能轻易打开,可今年却开放了,更让那些不努力的弟子后悔的要死。

“脑子被驴踢了,平日竟然不好好修炼,错过了这次好的机会。”这是很多人心中的想法,虽然明知道就算努力也不会是自己,但是他们连努力都没有。

叶羽仍在那里坐着闭着眼,没人能够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连叶燕,叶泽都只是远远地看着他,没有临近,似是在这里发生的任何事都与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只有寂寞与他作伴。直到叶源说到比赛开始,他才从椅子上站起,目不斜视,走上唯一一座完好的擂台——朱雀台。

看着此时的叶羽,叶寒眼中凶芒更盛,本就出自贫寒,受尽冷眼,他不喜欢高傲,而且是从不正眼看人的人,就如叶羽般看地而不看他。

“你死定了。”这是他再次给叶羽下的定语,更因为他也想进秘境。

“我有预感,这次的家族联赛不会平静,甚至关系到我叶家的未来,希望这次进入秘境的人能获得更大的突破。”叶源心情有些沉重。

主席台上每个人都很沉默,包括叶康,仿佛所有的人都已看到未来的艰险与苦难。众人间的谈话很快就结束了,都将注意力转移到比赛上。但是现场很诡异,没有人先动手,明明比赛已经开始,可是现场仍然很平静,叶羽的实力仍然是练气前期。

都是高傲的人,叶寒是因为叶羽没有动手自持身份,想要叶羽先动手。而叶羽则看着铁木板,那里好像也有两只蚂蚁在打架,很可爱,只是用头撞来撞去。

叶寒大怒,太不将人放在眼里了,无极刀,中品法兵正是叶康给的那把,他没有隐藏,直接拿出,异象在空中迅速显化,并发出一击攻向叶羽。众人吃惊没想到连叶寒都有法兵而且还是中品,令人无法想象,中品法兵可以是一个小家族的镇族之宝,即使叶家也拿不出几件。

后期的武者拿着中品法兵,已经能够威胁到筑基前期中的相对较弱的武者了。叶羽的流云线条在他发出攻击时就迅速勾勒完成,对于他来说流云线条在实战中施展已经不需要太多的时间,在攻击到达面前时出招抵挡,消失于空中。

叶源看着叶康道:“付出的代价还真不小,连自己一脉的法兵都拿出来让小辈使用。”

每一脉都有自己限定的法兵只不过只有两件,然后才是家族的法兵。叶康不答,没有与叶源斗嘴的想法,叶源冷哼一声也不再说话,而是更加的担心叶羽的安危。叶泽,叶燕站于叶源身后,四目相对,满眼的担忧,生怕叶羽有危险。

两人分分合合,时而用异象攻击时而贴身肉搏,战斗无比凶险,稍有不慎就有生命危险。两人战斗已经交手数十回合,可每次都是平局收场,平分秋色。

“这叶羽难道要一黑到底吗?实力好强,面对后期的叶寒竟然毫不畏惧招招硬悍。”有人震惊,叶羽在不断挑战他们的预计。

两人交战霸道无比,丝毫没有灵动之感,只有肉与肉相搏的闷声,与兵器交戈声,很奇怪下品法兵硬度的斩仙剑竟然还没有碎,甚至连一道豁口都没有。

弯刀微举,招式频出,不断在空中显化,完成之际直接撞向叶羽,显然他动了杀心,流云再次显化,一片云躲将攻击消散。

“不得不说,我还是小看你了,不过现在你可以瞑目了。”叶寒笑道。

“不作死就不会死,想死就别怪我。”两人都打出了真火,都不相让,想要一击毙命。

“爹,他们这样打不会有事吧?”叶泽非常担忧。

“看看吧!不出人命就是好的。”

听得此语心更沉,此事无法善了。但战斗中就是战斗,只有到生死时刻才能激发人的潜能,不能有人干涉。一轮刀月在空中悬挂,散着冷光,如嗜血的狼,气势逼人。而那片流云在空中显得无比宁静,如空中的白云般不食人间真火。让人感到虚假,不过下方却有一片云的阴影,和谐无比。

“血路刀轮,转”叶寒大喝。

只见空中弯刀转动,如轮子般满刀血红,轮后更是有一条血红的路,气势骇人,冲向叶羽。

“好可怕,离这么远心都有些胆寒,不知叶羽怎样。”有人大骇,没想到此招威力如此的大,不仅攻人身,还攻人心,以势压人。

叶羽并未后退,异象再次演化一去不返撞向刀轮,但也仅仅是阻挡片刻就被冲散,刀轮气势不减目标不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