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唯我为仙

第三十二章意料之外

唯我为仙 奇葩乌龟 3172 2013-07-23 11:16:35

  比武擂台早在祭祖大典结束后就已经开始搭建,现在早已经准备妥当,仍然是在祠堂前的广场,似是想要祖先见证家族年轻一代的实力。此时祠堂前人满为患。

擂台共有五座,分别对应天上星宿,东青龙台,西白虎台,南朱雀台,北玄武台和中麒麟台。看着眼前的情景,叶羽不禁有些感慨,在他的心中以前住的那个小城中严家就是一个很大的家族,而如今一比犹如茅屋与宫殿,这才是家族应有的繁华,这更是自己眼界变得比以前更加地宽阔。

光是叶羽感知到的强横气息就有七八处,更有炼气后期的实力,幸亏有很多都是在选手的待定场之外,否则凭借叶羽压制到练气前期的实力根本就没有赢的希望。

一名灰衣老者站在麒麟台上开始宣布比赛的规则,规则和往年没有多大的变化,很多人都昏昏欲睡但出于礼貌,还要假装去听,而那老者好像并不在意继续宣读。而叶羽不同,第一次参加论武很多东西都不懂,所以听得极为认真,不敢有丝毫的精力分散。

规则不外乎是在比赛中只要一方认输,就不得再进行攻伐,否则将取消比赛资格,次年的修炼资源也要减半。这样规定更是减少了同族厮杀内耗的情况。

四百人分到五个擂台,每个擂台均有四十组,每组都是一到八十的序号,两人的数字相加等于八十的就为对手,简单而快捷。

老者用真气包裹四百个纸团送到空中,真气一震,纸团四散从空中飘落,以同样的速度纷纷落下,如天女散花。

“叶英的实力又进一大步,真气控制已经达到随心所欲的境地,看来离迈过那道坎已经不远了,到时我叶家又增一悍将。”一老者道。

与此同时四百人同时起跳抓向空中纸团,这也是叶家祖先早已制定的规则。就是要提示族人既然想得到,那就要自己去争取哪怕不知道未来如何。四百人陆续起跳场面惊人,真气浮动,使得空中出现一股股劲风,劲风胡乱的刮,吹动了所有人的衣衫,但吹不动他们争夺纸团的决心。

此时空中早已响起了砰砰的声音,有人已经在空中交手,四百人的拳拳相交,宛若雷声阵阵,异常激烈。看到一个纸团下落,叶羽伸手去抓,同时身边一人也去向前抓去,右手更是一拳轰出轰向叶羽胸口,叶羽手势未变抓向这一拳,拳爪相接声震耳。叶羽猛然回拉,左臂肘部微弯撞到了那人的胸口,自己借力向上,那人一声闷哼便向下坠去,显然吃了个不小的亏。

纸团已攥手中,身体也在缓缓下落,此时距离地面还有一段的距离,更没有任何的借力点,转身极难。忽然叶羽心生警兆猛然将右臂挡在后心,随之而来的就是一拳打在他的手臂上。并借力下沉,两人前后落地,相隔不远,看见叶前时他双目微寒,这已经不是闹剧了。

叶羽甩了甩手臂,麻痹感逐渐消失。若不是他平时都注重用真气淬炼自身,恐怕现在就已经骨折了。叶前此时也是有些不解,明明自己从地面蓄力而上,打的更是没有任何防备的人,而那人却没有任何的事,而自己却是拳头发麻。

。。。。。。

很幸运叶羽抽的是六六,麒麟台六六顺,咋看咋顺利,不过对手十四就要倒霉了,因为他已经注定被淘汰。主席台上叶源与一干长老早已落座,在那个方位看比赛没有任何的死角,可以看清每个比武台的每场比赛。

叶源朝向叶羽微微点头,而叶泽也站在他父亲的身后,看着叶羽笑得极为开心,如同见到情人般,让叶羽感到心里发毛。虽然叶源、叶翔、叶樊为三兄弟,但是叶泽最小,所谓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生活让人羡慕。可他不这样认为,他总感觉这样没有了自己的坚持与理念,如同平凡人般生活无趣。但现在知道叶羽是最小的他如何不高兴,因为他终于可以自己决定自己的事哪怕是不对的,这也算是叶泽出去历练的原因。

“我终于不再是最小的了。”叶泽嘟囔道。

可是在场的哪个不是高手,就算是声音再小也能听到,但都是直翻白眼,最小难道不好吗?

比赛已经开始,每一个比武台上都在发生激烈的战斗,交戈之声不绝于耳,火星四射,怒吼连连,所有人都拿出了看家本领想要赢得比赛。但现实是残酷的,总有些实力不济的人落败,从而失去了参赛的资格。

时间过得飞快,很快便改叶羽出场。

十四对六十六。

“他就是叶羽,听说他昨晚曾和叶前争一个侍女,而叶前更是被他一掌击败,极为厉害。”台下有人道。

“为一个侍女而对同族大打出手,一点都没有家族的理念,哼。”负面影响也就此传开,有人不屑。

要知道叶前可是练气中期,想要一击击败最少也要后期的实力。实力堪称恐怖。两人齐齐登台,并相互施礼,以练气前期的实力与叶羽对战显然是不够看的。但那绿衣男子并没有怯场,而是行礼后迅速后退拉开距离。

绿衣男子一上来就没有留手而是施展出最强的手段,他知道若是不这样恐怕连一丝赢的希望都没有。瞬间两人就撞在了一起,剑与剑相撞声势浩大,知道这时人们才发现叶羽用得只是练气前期的实力。

“他竟然只是用炼气前期的实力,难道是想给他公平一战的机会吗?”有人不解道。

台上叶源没有任何的压力,在练气前期的境界他相信叶羽不会输。看到叶原的神态,叶康脸上也露出令人不觉的诡笑。

战斗仍在继续,两人已经交战许久,而叶羽手中的斩仙剑也是变化无穷,时而上挑,时而下探,令人防不胜防。斩仙剑新铸本身品级就极高,与叶羽的境界不相配合,使得叶羽无法发挥本身的威力,十成威力只能发挥三成。

如今正处于磨合期,与之战斗更能使他与剑之间更加契合。所以他并没有表现出过于强大,而是如真正的炼气前期一般,没有任何的惊艳。

与此同时,叶前的战斗已经结束,留下一片唏嘘声。他与那人间的战斗没有华丽,只有实力,两招分胜负,令人惊叹。

他看向麒麟台,看着叶羽的战斗喃喃道:“若是只有这般境地,我十招败你。”

相比之下叶羽的战斗就有些黯然,没有成碾压之势,竟是“不相上下”的局面,这就使许多人对他的实力产生了质疑,能一招击败一名炼气中期的人竟然与练气前期打数十回合,让人难以置信。

“不是说与叶前战斗时一招败敌吗?可是这又如何解释?”有人不解道。

“恐怕那晚的事根本就没有发生,而是由此为叶羽宣扬名声吧!”一人道。

“这个叶羽不简单。”场外一名白衣男子道,随后就消失在人群中。而此人正是叶羽感知到的那几股强大气息之一。

绿衣男子长剑一扫攻向叶羽下盘,斩仙剑转回下挡,将剑击回,那剑再动猛地上挑,拦腰斩向叶羽。叶羽欺身而上,斩仙剑更是直抵他的剑柄,卡住他的剑,没有让他再有挥动的余地。可这人仍然不肯认输,右腿踢出,踢向叶羽的膝关节处,而叶羽也是直接踢出,同样的方法却将绿衣男子击退,斩仙剑顺势已经到了他的脖颈间。

战斗就此结束,可周围却没有传来任何的欢呼声,有的只是沉默与鄙夷。

“承让。”叶羽行礼。

“谢谢。”那男子道,看着比他自己还要小几岁的叶羽,他心里百味杂陈,同时也更加坚定了他的信念。没有人知道这场比赛对他将来的发展有多么重要,甚至连他都不敢相信今日比赛的重要。

主席台上那些长老也不禁点头,他们都知道内幕,可叶羽仍在压低实力的情况下,处事不惊,更是拿对手来磨合剑与己身,这是大气魄,而又使对手得到极大的提升这是大心胸,让人忍不住感叹,又在别人的怀疑中不作任何解释,这是淡泊,如此人才让人心惊。

而叶源也是忍不住轻轻颤抖,是高兴,同时也隐藏不了那一抹伤感,众人似是想到这叶羽是叶翔的儿子,又都保持了沉默。那是一个耀眼的天才,但却中途夭折,令人慨叹,而生出的子女又是一个比一个妖孽,兴许没有他们,恐怕叶家就不复存在了。

战斗仍在继续,但已经没有叶羽的战斗,当下便没入人群,一些人的目光注视直至他消失在人海之中。

“他为何不用自己的真实实力,若是用异象那还能用上半个时辰,我看他恐怕就是在显摆。”有人气愤道。很明显他的实力不足没有参加家族论赛。

叶书看着叶羽消失的背影沉默不语,因为他不知道为何他要这么做,即使没有一招败敌,可对战了这么久他仍为发现叶羽的弱点超出了他的预料,让人难以接受。

他的比赛众人都有许多的猜疑,总感觉应该是一招震慑群雄的,而不是这般毫无特点这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同样的对于众长老来说在家族轮舞中竟还能在发掘出如此出色的弟子,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料,比赛还在继续,可很多大佬人的心思都已不在这上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