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唯我为仙

第三十三章不出所料

唯我为仙 奇葩乌龟 2480 2013-07-23 11:16:35

  没有人听到他的话,这是属于他的骄傲,他的底气。这一场在众人眼里看着并不出彩,甚至是有些平凡,就像平日的练习一般简单普通。

这次所有人都认为若是他如上场一般战斗就不会有任何希望,这次的人不一般。叶书一个名不经传的旁系弟子,因为父母对家族有功所以在宗族内居住。在十岁时突然崛起并在十八岁达到练气前期巅峰,并且实力恐怖,隐隐要坐上年轻一代练气前期阶段的王座,实力恐怖。

下一场的比赛就是叶羽对叶书,同样让不同的人看重的人的比斗,身后兴许也有些大人物的意志。场下欢呼声不止,很多人都在为叶书加油,因为都极不待见叶羽这个一来就想升为嫡系的外来户。

主席台间一切平静如常,都在观看着台上的变化,仿佛不知道一些人的猜测。

很快比赛就要开始。

“我们又见面了。”叶羽拱手。

叶书心中一惊,随后平静道:“羽兄客气了,在这之前我们好像从未见过。”

两人似乎从未想过试探,一上来便是最强的招式。虽然都是练气前期无异象显现,但却能在空中看到模糊的线条,线条浮动,如一副美丽的画面在勾勒。狐妖异象显现腾空而立,啼鸣不断,前腿向后倾斜,早已做出了战斗的准备,虽然叶书并未修出异象,但他硬是依着这线条勾勒的异象击败过炼气中期的武者,这是一道鸿沟想要跨过极为困难,百人中恐怕也只有这一人。

流云异象同时在空中勾勒,线条流云,简单而直白。与狐妖异象遥遥相对,各占半个天空。

“他们两个就这么有底气战胜对方?一上来就使出最强手段。”有人惊讶。

“这是想一招决胜负么?”有老人道。

狐妖寒毛乍立,更是分身错影不断变换位置,影子不断。一道影子出现就会攻向叶羽,一连出现了十八道狐影,一道攻向叶羽,声势巨大。

“什么?叶书的清风剑法已经练到“幻剑”的地步了,恐怕有些人到了炼气中期也不一定能修炼得成功,传说之中,若是修炼到顶峰一剑出万剑出,恐怖无比。”有一名练气前期的年轻精英道,本来他还以为能与叶书一较长短,但现在早已没有了任何希望。

一语出多人惊,所有练气前期顶峰的人侧目,目露复杂,此时他们与叶书已经不在同一水平线了。就是有些炼气中期的武者也忍不住观看。

叶书此时已经把“幻剑”用于妖狐异象的身上,比众人猜测的更加成熟,也更加难对付。

十八头妖狐同时攻向流云异象,线条不断地交汇然后分开,再交汇。一只妖狐忽然挥出巨爪,刮下一些流云线条,又有一只妖狐撕咬掉一些线条。流云的线条本就简单,如今看来已经破败不堪。

叶羽皱眉,他发现这些残影并不仅仅只是妖狐变换方位而留下的残影,而是能让妖狐迅速移入其中的虚影,也正是如此才更难发现妖狐异象到底在何方。所以叶羽才被动地防御,哪怕现在流云异象看起来比较破败。

“看来叶羽也就只能走到这里了,幻剑一出只要不是天顶人物就很难破除,我并不觉得他会堪比那些人。”有人道。

“的确,这‘幻剑’确实很难破除,除非以真元浑厚来削弱直到对方真元耗尽自动破除。”这是一名炼气中期的精英,语气肯定。

大战仍在继续,两人已经对战数十回合,可是叶羽还是没有找到破除妖狐异象的办法,此时流云已经破烂不堪,线条急剧消失,只剩下一个大概的轮廓。

“不能僵持下去,如果以真气浑厚来拖得对方真元耗尽,自散异象,那我的真气恐怕也不会剩的太多影响下一场的战斗,毕竟我现在是练气前期,必须要找到规律才行。”叶羽心中思附。

妖狐异象猛然从左侧扑击咬向流云,同时一道星云分出攻向妖狐,可下一瞬间星云透过虚影即在虚空。与此同时妖狐又出现在流云后方让人防不胜防挥爪切断一些流云线条。流云异象再次缩小,此时只剩下刚开始的三分之一。

下一刻妖狐再次出现在流云右方,撕下部分线条。叶书嘴角微弯,似是嘲弄又带着不屑,此时的他胜券在握。

“叶书的清风剑法已经炉火纯青,看来不久就要突破到中期了。”叶源道,看着后辈弟子即将突破,他也流露出了些许的欣慰。

“恩,恐怕等到论武结束后就能突破。”叶康毫不在意,叶书是他的一脉此时也有些许骄傲,只是骄傲的眼神下还有着什么。

此时的战斗百无聊赖,跟上场一样,只不过是角色换了换,其他无什差别。所有的人都认为叶羽输定了可是比赛还没结束,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叶羽垂死挣扎,所以很多人都已不再关注这场已定结局的比赛。

“认输吧!看来你还是破不了我的‘幻剑’虽然只是第二重。”叶书看着叶羽随意道。

叶羽并未理会,只是在不断的观察妖狐攻击完后下一刻的变化规律,若是再换个人恐怕早已认输,这需要的是耐心与敏锐的观察力,同时还需要浑厚的真元。

下一刻妖狐攻击完后变换方位来到流云左侧,同时流云分出一颗星云撞击在左侧的妖狐身上,两个异象首次进行了第一次交锋。叶书惊疑以为是叶羽运气致使。再次变换,从上方扑击而下,想要将流云击穿,然而同时流云二式连击再次撞上妖狐,哀鸣不止,使其爪上的线条全部消失,接连几招都被叶羽挡下,而且妖狐线条也在不断减少。

“咦,我没看错吧,叶羽的这几次攻击为何都击中了妖狐,不会是破了幻剑吧?”有人极不相信。

“不可能,你不可能看破,就算是炼气后期的武者都不一定能看破。”此时叶书脸色难看,早已没有了原先的自信。

既然看破,那就没什么好神秘,叶羽的每一击都打在妖狐身上,此时想还击他也打不过叶羽。流云三式连击,云起云落化而为星星云更是拖着长长的焰尾一去不返,全部打在妖狐身上,一声悲鸣响起,妖狐异象消散。

叶书不断后退,口中溢血,现在仍处在震惊中,不知道叶羽何时又是怎样看破了他的幻象。台下所有人都张大了嘴,极不相信,没想到连天顶人物都不一定能看透的幻想今日却被叶羽看破,宛若做梦。不可能,这是所有人的心声。即便那些后期的武者也是如此。

“看来还需要磨练,战斗之中最忌骄傲,可他却犯错在这上面,否则不会没有发觉叶羽多次攻击都在试探,都在寻找其中的规律。”叶源评论道。

一干长老点头,他们都看出了叶书在战斗中的轻浮,而不是从始至终都是认真谨慎。

“你输了,过了这次,你不会有任何的机会,包括以后”叶羽说道。

收势,回剑,下台,显得都极为自然,没有在破掉“幻剑”而自豪,像是做了平常事一般,坐于待定席,因为他还有一场比赛。

主席台上众长老不断点头,只有叶康脸色难看。

看着叶羽,叶前深思之前的战斗发现自己除了有真元破除以外没有任何办法,首次感觉叶羽的恐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