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唯我为仙

第四十六章温暖

唯我为仙 奇葩乌龟 3111 2013-07-23 11:16:35

  再次经历了光怪琉璃,叶羽从中走出,就见到那老者已经站在那里,看着叶羽出来,境界才提升了一个境界,不禁的摇了摇头。

“唉,遥想当年先祖叶辰进入直接突破到那一步,这是多么的神速,可没想到如今的年轻一代竟然只提升了一个境界,看来叶家没落了。”说罢,更加地伤感,眼神都有些暗淡。

叶羽不理解,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人生活在什么年代,叶辰的年代都已经过了好几百年了,没想到到现在还有人生活在那个时代。叶羽没有接话,行了一礼就快速离开,生怕接触多了自己思想也固守某一天。那狸猫更加的离谱,直接将眼睛闭上,连鄙视都成负担。

离开了秘境,叶羽竟然有些不舍,很想再次转头进入,毕竟那里面的人才是自己,丝丝失落与伤感油然而生。狸猫似是感受到叶羽的变化,小爪子抬起拍着叶羽的肩膀。他自嘲笑道:“看来只有你俩了解我,不过可惜还是妖兽。”

狸猫再次恢复了本态,嘴角微咧,双眼微眯,再次鄙视了叶羽一通,不过叶羽正在伤感没有看到,否则又是一起战火,他俩现在的实力已经是不相上下了。

这次出来没有像进去时那样隆重,甚至都看不到人影,不过叶羽喜欢安静,没有人来倒也乐得清闲,他径直地走向自己偏僻的庭院,这是他坚持的,没有人能够说动他,甚至叶源都说过他好几次想让他住到嫡系的地方,他坚持不换,理由就是喜欢清静,让人无可奈何。

不过这次他冷僻的庭院热闹非凡,不管是哪个有身份的人都坐在这个不大的庭院等待,今日是叶羽归来之日,也是家族获利之时。所以都给足了面子,早早地在这等待。叶羽本想着可以好好地睡上一觉,可没想到如今的庭院是如此的嘈杂。

一看到叶羽进门,庭院之中顿时静了下来,落针可闻,所有人正襟危坐,在这的每个人都是叶羽的长辈,年轻一代更是一个都没有,算是给足了叶羽面子,再者也说明了这次收获的重要。狸猫倏然一惊,因为它发现这里有几人能威胁到它,本是眯着的眼睛变得明亮。

叶羽感到狸猫的变化,很是随意地抚了抚狸猫的毛发,然后又整了整自身的仪容。先前还在为叶羽抚摸狸猫的动作有些不满的长老脸色也缓和了下来。

“弟子叶羽见过家主及众位长辈,不想众长辈竟坐于寒舍等待弟子,使得弟子受宠若惊,不周之处还请众长辈多多包涵。”叶羽行礼,铿锵有力地说道。

“快快起身,如今你为我叶家立下大功该受此待遇,不必介怀。”叶源满面红光,看着叶羽越看越是满意。

一干长老更是不住点头,对于叶羽他们无话可说,只有叶康脸色有些不自然,虽然不知道叶羽收获如何,但看到他底气十足,收获肯定不小。

“我就有些羡慕叶翔了,孩子一个比一个强,没一个是蠢材,不像我家那不争气的孙子。”一长老扶着胡须笑道。

“哈哈,我不要求太多,我家孙子只要有他的一半就好,同样地年龄,相差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叶羽听得他们的谈话,只能憨笑,不能做出任何的回应。很快在这里举行的庆功宴就开始了,从中午一下吃到晚上,同样从中午一下夸到晚上,叶羽的嘴有些不听使唤,有时还不自觉地就露出傻笑,嘴都笑酸了,难受的要死。

庆功宴结束众人都很识趣的离开,只留下叶源一人,还没说话,叶羽就将他给予纳戒完全拿出,看都不看一股脑的塞给叶源,掉了一个也不在意,甚至叶羽还多给了他五六个。叶源傻眼,有真多没有?当打开纳戒时叶源就说不出话来了,一纳戒一纳戒的元石,一下都有十几个。

“你真不会整整一个月都在开采元石吧?”叶源不确定的问道,否则哪里来的这么多元石。

“那就是一个小型元石矿,根本出产不了这么多元石。”叶羽揉着嘴嘟囔道。

叶源彻底无语,只好一个纳戒一个纳戒的检查,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反正叶羽已经回到屋内睡了。可是又被叶源的一声声惊呼给吵醒了,他烦躁的翻了个身,用被子将头蒙上。假寐的狸猫看着屋外的叶源更加烦躁,满眼的鄙夷,直接钻到叶羽的被窝里不想听到噪音。

“我的天,这是黑灵芝,已经有了七百年的时间了。”

“五百年的田七,筑基丹的一味副药啊!”

.......

叶源的惊呼声从来没有停止,自从他拿到纳戒的那一刻起,嘴就没有合拢,上万元石只是开胃菜,百年灵药只是中餐,重要的可在后面呢!反正叶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的,只知道是在叶源的惊呼声中睡去,好像在梦中都是他的声音。

“都那么大的人了,还嫩不老城。”这是叶羽起床的第一句话,显然是对叶源昨晚打扰他没睡好而感到不满。

“喵”狸猫也叫道,好像在说:土包子。

此次秘境之行,叶羽收获不可谓不大,境界已经提升到炼气后期,若是现在在对上樊广恐怕不出一招他就能斩杀樊广,这就是差距。两株千年元药,数十颗极品元石,千颗中品元石,炼器材料更是多不胜数,因为他骨头多,多的都不知道有多少,他的财富足以建立一个中等的家族。

叶羽已经对这个家族有了认同感,从昨日开始,最起码他们都认同自己,即使在这里有很多的不快,但仍有很多人关心自己,就如叶源般。当自己进入庭院的那一刻起,没人去看他的手指,因为那里带着纳戒。而都是从上到下看了个整遍,见到无伤才松了眉头。

当叶羽去找叶源时,看到叶源顿时被震惊的无话可说,整整憔悴了十多岁,叶羽还没有问他发生了,叶源就发疯的顶着一双巨大的黑眼圈抓着叶羽的手臂。

“你是不是抢了妖兽的宝物,要不然根本就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获得这么多宝物。”叶源发疯的笑道,看起来是太高兴了。

“不算多,大大小小也就十来个而已。”叶羽挠头,无辜地说道。

叶源猛然一惊,正色道:“辛苦你了。”

“没事,应该的。”虽然郑重,但怎也隐藏不了那丝狡黠。

叶源苦笑,本来还以为家族拿得太多,有些对不起叶羽,不过现在看来这次家族所得恐怕还没有叶羽得到的一半,连叶源都有种杀人夺宝的冲动,毕竟叶羽太富有了,一人就可抵得上一个中型家族,宛如人形宝库。

与叶源简单讲述了在秘境中的种种,只不过将狸猫与小小兽跳过,又把妖兽的实力说得很低,这才没有引起叶源的过于探究,但还是凶险无比,让叶源都对叶羽的处境感到担心,同时也更加感觉对不起叶羽了。只有狸猫在椅子上蜷缩着,不时地叫着,似是在反驳叶羽。

......

一天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不觉间已经到了傍晚,叶羽没有回去的想法,于是转身上了断崖。这是叶家的奇景之一,断崖处向下望白云飘渺,似与天相接,望不到对岸。这是叶羽来到叶家后最喜欢待的地方,一个月的时间,秋风扫落叶,树上的黄叶都已不多,不时还有落叶落下。

寒风冷冽,吹动着叶羽的蓝衫与发丝,发丝飞扬,蓝衫舞动,有种说不出的潇洒,但又多出一份孤寂。夕阳西下,一片残红映衬,没了那一份蓬勃,多了一份苍凉,一种萧瑟。叶羽双目一颤,似是想到了什么。

断崖之上,一人独处,树叶萧索,秋风飒飒,枯黄的叶子在树枝上随风飘动,但却带着丝丝的无奈,最后还是经不住寒风从树上落下,落于断崖之下,隐于白云之中。不知何时皎月已经升在空中,莹莹光辉洒下,使得白云更加洁白,但却照不透白云下的景观,不过光芒仍不断落下,想要看清云下的景观。就如人看不到今后的路一般,只能慢慢摸索,哪怕是条错误的路,也要硬着头走下去。

“喵”狸猫此时实在是不想受冻,想要叶羽离开,可是它就是叫不醒叶羽,顿时有些气馁。

一双白皙的手抱起地上的狸猫,与叶羽平行,衣裙摇摆,在空中飞舞,显得更加的出尘。换回女儿装的她看着更加美丽。只是狸猫眯着的双眼破坏了这一美丽,叶羽气急想要将它扔出去,但又看到叶燕极为喜爱,就只好停手。

只见猫为摆动,很是得意,叶羽就气急,根本就看不得它有一丝得意。一只黑的要死的狸猫,一看就然人恶心,叶羽如是想到。

“小弟此行可否顺利,我听大伯说你回来了去找你结果你不在,一想你肯定就在这里。”叶燕从上到下看了叶羽一遍,见无任何问题,这才又转过头去。

叶羽笑道:“有劳四姐费心,此次有惊无险。”

虽然处在寒风之中但叶羽仍是感到温暖,这兴许就是家的感觉。从十岁那年开始叶羽就再也不知道家的感觉是如何,即使有念儿与芦叔陪伴,可那终究不是自己的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