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唯我为仙

第四十九章我是来报仇的

唯我为仙 奇葩乌龟 4028 2013-07-23 11:16:35

  看着站在土坡上并且手背在身后的叶羽,林卫有些羞恼,这里是林家的矿场如今竟有外人如帝王般审视自己家族的领地,无论如何他也无法忍受。

“你是谁?来我矿场还如此狂傲。”林卫大声呵斥。

“你不用管我是谁,只要知道我是来报仇的就行。”叶羽看向别处直接将他无视。

林卫更加愤怒,双手一挥,就见四名大汉出列攻向叶羽,一言不合拔刀相向!四位炼气中期的武者围攻他一人,在林卫看来已经是够个他面子了。可这四名大汉才刚冲到叶羽面前,就被叶羽一人一脚给踹了下来,滚着也就行了,可偏偏四人都弄了个头朝地臀朝天。林卫脸色更加灰暗,显然是被气到了极点,这是彻彻底底的无视了他。

“听闻叶家今日出了个天才,光艳夺目,没想到如今一见也就一般,少年得志,狂妄无比。”林刚悠悠道,说出了叶羽的身份。

林卫更气,没想到竟然被刚出头的年轻天才给无视。叶羽这才正眼看向他们,只不过那神态没有将这里的任何人放在眼里,包括林刚这个筑基中期的武者。

“我是来报仇的,不是来扬名的,所以不必记得嫩清。”叶羽说道,神态更加地随意。

“果然狂妄,看你今日如何走出这个矿场。”林刚也有些不悦,没想到平日受到尊敬的自己竟然被一个年少的人无视。

有护卫还想走出,但被林卫挡下,一人一剑出列,显得很是随意,但又相当傲然。林刚点头,既然有不错的对手,倒是可以让自己的侄儿放心对敌,有自己在这里守护,料想也不会有多大的危险。

叶羽回头看着来时的路,静悄悄的,只有轻风扬起的些许尘埃,没有一个人影,不免有些伤感,摇了摇头。

“放心吧!没人会来的,当然也不会有人来,将你斩杀后定会把你的头颅送回。”林卫恶狠狠地道。

“我是来报仇的。”叶羽不咸不淡的重复着原先的话。

林卫脸色涨红,也不接话,直接一剑刺出,逼向叶羽咽喉。这把剑是上品灵兵,通常情况下,精英弟子拿的只是中品灵兵,而林卫拿的却是上品,由此也可以看出家族对他的喜爱。十六岁的炼气后期,放在哪一个家族都会受到重视,毕竟这可是有冲击筑基圆满的天赋。

林卫一剑刺出,没有太大的威势,平凡而朴实,看不出威力。如清风划过瞬间就到叶羽面前,剑尖不变仍对着叶羽的咽喉,只是叶羽的食中两指紧紧夹着长剑,让它动弹不得。林卫脸色铁青,没想到叶羽竟然不将他放到眼里,同时也心惊,虽然是平凡的一剑但这毕竟是炼气后期的攻击,没想到叶羽竟然如此轻松的接下。

“你不行的,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林卫还未说话叶羽就率先开口。

十六岁的炼气后期是跳梁小丑?可你见过十六岁就有这样实力的小丑?林卫心中更加地不平静,猛然一转将剑抽出。他脸色沉如水,再次出剑攻向叶羽。这是林家的枯绝剑法,是由林家一位天才先祖创出,一剑出万物枯,敌人绝,非常霸道。而如今林卫已经将此剑法练得炉火纯青,剑法舞动,每每都能看到枯黄之气。林刚不住点头非常满意,同时又有些骄傲,林家能修炼此剑法的只有他的侄儿一人。

可是叶羽并未抽剑,只是用剑鞘抵挡,每次林卫的剑都是从叶羽的要害部位差之毫厘的划过,没有伤及叶羽分毫。林卫大恨,只差一点,就只差那一点。他心中哀嚎,但每次的攻击仍是如此。林刚一开始还有些自得不住点头,可到后来越看越觉得不对,就要出言提醒,就先被叶羽的话给打断。

“每次都差之毫厘,殊不知是千里之遥,像你这样的人没必要懂,我可是来报仇的。”叶羽悠悠道。

瞬间林刚脸色大变,暗道不好,直接朝着土坡奔去,可是再快也没有叶羽的手快。叶羽右手举起,直接拍向林卫额头。

“小辈尔敢!”林刚大喝,生怕叶羽的手落下。叶羽撇嘴,手下丝毫不留情,林卫大骇提起左臂抵挡。

要知道叶羽此时的肉身可是与狸猫的肉身差不多,就是一个人形妖兽。一掌拍下,只听到“咔”的一声林卫的手臂已经骨折,而他的手臂也在叶羽的力道下撞向他的额头,顿时额骨开裂,脑浆溢出,场面惨不忍睹。

狸猫撇嘴,似乎又在说真没杀人艺术,一看就恶心。与一只妖兽谈论这个话题的确有损人类的面子,叶羽厚着脸道:“我是故意的。”

可是这一句话落在了林刚的耳朵,顿时将他气得浑身发抖,真元在体外不规律的浮动,即使在远处的那些人也不禁后退,有些甚至已经口鼻流血。

“小辈,你......你欺人太甚。”林刚大喝,他的心在颤抖,已经好几代了才出现这么一个天才,将来有角逐家主之位的希望,现如今却早早破灭,还是在自己眼下破灭,让他感到有些不真实。

叶羽有些烦躁,本身被一只狸猫鄙视就很不爽了,现在又被他接话,更加的不爽,“我又不是跟你说话,是跟它说话的,你插什么话。”说完还有指了指肩上的狸猫。

站在远处的人有些傻眼,没想到还有人敢这样跟筑基中期的强者说话,顿时觉得有些不真实,要知道筑基中期可是要让人仰望的存在啊!甚至有些小家族的族长也只有筑基中期的实力。

“噗”只见林刚吐出一口鲜血,这是被气的,胸中烦闷,将胸中的烦闷排除,林刚擦了擦嘴笑道:“很久没有这么愤怒了,如今还是第一遭,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叶羽翻白眼,并不理会,狸猫更是直接将眼闭上,不想看他。林刚脸色平静,因为他已经将这一人一猫看做死人,更是想好了这只猫该如何吃。众人更加无语,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嚣张的猫。

在来时叶羽就已经将他的信息了解了个透彻,本身天赋不怎么样,但是在四十岁时有了奇遇,从此实力一日千里,直至筑基中期才停了下来,实力也极为强横。

叶羽来这一人独挑是有一定道理的,一是为了替矿工报仇,再者也是为了想在林刚身上验证一下自己的实力到底如何。毕竟以后与人交手的机会还是比妖兽的多,而且秘境中妖兽都是有气血之力而不是异象真气,与外界大大不同,所以他就更加无法评判自己的实力。

狂龙刀,中品法兵已经跟了他十多年了,一手‘狂中斩’精妙无比,甚至还能在筑基后期手中坚持几个回合。所以对于他,叶羽是无比的重视,两把剑同时出鞘站于土坡之上,有种一览众山小的意境。只是当一道真气刀刃飞出直接将那土坡削平尘土飞扬时,已经完全被破坏。

“咳咳,咳咳,你这老匹夫,就不能让我再装一会儿。”叶羽不满,一边咳着一边用手扇着脸前的灰尘。

众人再次木然,恐怕敢与筑基中期强者这样说话的年轻一代恐怕只有叶羽一人。这里只有叶羽与狸猫,所以他就不想再将自身包裹,彻底地放开了自身所以说话就有些损,狸猫感觉到了叶羽的变化,所以直接用前爪捂着双眼。

叶羽羞恼,抓着它直接将它扔飞:“一边待着去,看我表演。”

“喵”狸猫不满,伸了个懒腰趴在一边准备看叶羽笑话。

林刚不想再说话,直接异象施展,一把足有三四米长的大刀在空中显现。到了筑基期,虚化的异象会变成真实,与正常事物一样,威力与炼气期的异象不可同日而语,并且真气可以隔空斩人恐怖异常。

就像现在一把长三四米的大刀在空中高举,并且随时都可能落下,不紧张那是假的。虽然叶羽有与筑基期对战的的经验,可那是使用丹药后拔苗助长的结果,光光异象这一条樊广就与筑基期完全不同,顶多是比炼气圆满强得多的存在。

流云异象也在空中显化只是虚影,阳光落下,但也有阴影,两个异象齐齐施展,他不敢有任何的大意。林刚显然是失去了说话的兴趣,上来就开始攻伐。大刀轻轻振动,一道真气就离开刀身形成半月攻向流云,与此同时又是一道攻向叶羽本身。

一为异象发出,一为林刚发出,没有什么区别,但两者间间隔的时间很短,几乎同时到达。若抵挡攻向流云的大刀异象,则他自身受伤,反之异象受创或者消散,那时他更无反抗的能力。不愧是筑基中期,想得事滴水不漏。

只不过他忽略了叶羽的肉身,通常情况下炼气期的武者肉身顶多与先天妖兽的身体强度相同,筑基期与炼气前期的肉身强度相同。可是叶羽的肉身与筑基期妖兽的肉身相差仿佛,这就是不确定的因素。

叶羽连看都没有看朝着自身飞来的刀形真气,而是使出‘三式叠加’将那刀形真气消耗又以‘云起云落’将之消灭。斩仙剑抵在胸前,那道真气直接斩下,一时间尘土飞扬,叶羽的脚已经陷入土中,只是这道真气没有穿过斩仙剑,而是就此消散。

林刚双眼紧缩,这是他没想到的,没有想到叶羽的肉身竟然如此的强。

“没有想到你的肉身竟然堪比筑基期的妖兽,不过,就算你肉身强悍那又如何,我辈武者修的是真气而不是肉身。”林刚冷声道。

叶羽并未接话,而是直接使出‘四式叠加’与此同时阴影也发出‘三式叠加’,四攻空中异象,三攻林刚,弦和紧促丝毫不亚于林刚。林刚冷哼,真气再次离体形成月牙双双抵消,林刚皱眉,没想到叶羽的攻击也如此凌厉。

这是把真实的大刀,威力恐怖异常,随着林刚招式演化,那把大刀也更加的恐怖,转瞬间就发出数十道攻击无差别的攻向叶羽。这些攻击直接将叶羽所有的退路封死,更有很多直接攻向流云与叶羽,这是无法躲避的,只能硬抗。

四式叠加,花爆,落地生花,一次次释放抵挡着流云异象前的真气刀形,阴影更是施展三式叠加,剑爆抵挡着攻向叶羽的真气刀形。可纵然如此叶羽身上也出现了伤痕。更有刀气被叶羽挡偏直挺挺地扎在叶羽身后数十米的谷壁上,留下道道刀痕。若不是叶羽身体够强,恐怕此时已经被震得骨头齐断。

叶羽擦了擦嘴角溢出的鲜血,将异象收起,异象的威力已经得到肯定,只能打过筑基前期,而与筑基中期还有一些差距。这是叶羽的评估。想战胜筑基中期还是要靠自身的身体强度,并且只能近身战斗。

叶羽将异象收起,此时已经没有用异象攻击的必要。而林刚似是知道叶羽的想法,大刀异象缓缓下落,垂于头顶,不想给叶羽近身的机会。猛然间叶羽从原地消失,只留下道道残影,速度快的惊人,林刚双眼微眯,眼神更加地凝重。

突然林刚心生警兆,一道真气刀形滑向身后,但身后空无一人,真气刀形直接划过,扫向众人,尽管离得很远,但仍有两人被切成两半,四人身受重伤昏迷。众人亡魂皆冒迅速又向后退去,他们没想到离这么远还能遭殃,更没想到叶羽的实力竟然堪比筑基中期。

下一瞬叶羽出现在林刚左侧,流云剑挥出,直斩他的脖颈,林刚心有所感,两柄大刀同时砍向叶羽。斩仙剑格挡,可下一刻一把大刀转身劈向叶羽腹部,另一把刀将流云剑格挡。叶羽大骇,没想到林刚竟然如此狡猾,连忙飞退,可腹部仍留下一道伤口,鲜血很快的浸湿了他的衣衫,蓝衫上留下一抹殷红。

若是反应稍微慢点,恐怕此时已经变成两截。叶羽飞退,同时撕下一片衣衫,将伤口勒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