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唯我为仙

第五十章走,我们去轩城

唯我为仙 奇葩乌龟 3182 2013-07-23 11:16:35

  林刚看着他腹间的伤口讥笑道:“蝼蚁终究是蝼蚁,就凭这点实力也想来报仇,看来是我林家有些手软,什么阿猫阿狗都来骚扰。”

与此同时再次发出真气刀形,不给叶羽任何的反应时间。刀形真气发出铺天盖地将叶羽淹没,此时已经看不到叶羽的身形,能看到的只有荡起的土灰。林刚收势,站与当前,他自信这次叶羽难逃一死,毕竟这已经是他的五成实力。

可是叶羽再一次让他失望,尘埃落,一个大坑跃入人的眼帘,与此同时还有叶羽半跪的身形。筑基中期的武者果然可怕,仅仅只是真气离体攻击竟如此的强,让叶羽身上伤口又多了些,两条手臂都几乎没了知觉,即使他有筑基期妖兽的肉身。

林刚双眼微眯显然没有想到,“我还是小看了你,不过这场闹剧也该结束了。”

叶羽并未搭话,身体再次激射而出攻向林刚,对于他来说身体才是最大的本钱。不过林刚不会让他得偿所愿,真气刀形不断发出,阻挡叶羽去路,两人只不过相距十来丈,但在此过程中他身上的伤口仍在不断增加,隐隐可以看到地上有血滴落。

叶羽临身一剑刺出,直接刺向异象大刀,虽然是筑基期,但异象也是根本,不容有失。林刚异象大刀威震,在林刚的控制下竟然演化刀式,直接将叶羽震退,同时异象大刀紧跟而来,劈向叶羽。

叶羽反手用斩仙剑挡下,同时再次被震退。但是下一刻,叶羽再次欺身而上就像一块牛皮糖般,甩也甩不掉。两人就这样对招,很快就拼了数十回合,叶羽身上的伤愈加严重。终于在某一刻流云剑刺出在林刚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在他的肩头挑出了一片血花,直到现在林刚负伤。

两人再次分开,此时叶羽的蓝衫已经有些破烂,到处都是刀口,不是还有血流出,看着有些狼狈,虽然伤势不重,但这样流下去必定会失血过多变得虚弱。

“天!这还是炼气期的武者吗?竟然能让筑基中期负伤,传出去恐怕也没有人相信吧。”有人惊讶,不敢置信。

“这叶羽好生猛,恐怕家族雪藏的人物也没有这么厉害,要知道这可是与一些小家族族长相媲美的人物啊!”有林家弟子说道,仍旧感觉有些不真实。

林刚双眼微眯没有说话,他知道叶羽已经超过了筑基前期的所有武者,但却与筑基中期差上一线。这人绝不能留,这是他心中的想法。若是不除林家将来堪忧,有如此强大的敌人,以后再进一步迈出那一步,恐怕就是他林家的灭亡之时。

所以他认真对待,使出全部实力想要将叶羽除掉。家主若是知道有此敌人恐怕也会一日三惊,他的潜力的确恐怖,林刚不得不承认。大刀异象缓缓变小降落,最后直接变成拇指般大小,落于大刀上。虽然没有完全融于大刀中,但也极为可怕,大刀莹莹发光,威势成倍增加,恐怖异常。

叶羽郑重,知道对方已经使出全力,若自己再不拼命近身战斗,胜的几率极小。虽然有能力逃走,可现在也不能逃了,一旦自己能力战筑基中期的消息传出,恐怕各大家族都会坐不住,那时叶家根本就没有能力保护自己,毕竟现在的叶家也是千疮百孔早已伤痕累累。

叶羽再次弹射而出攻向林刚,刚刚两人对战只是在一定的范围内战斗,控制着波及的范围。而现在显然没有了那个顾忌,一时间沙石乱飞并有真气波及而出现坑洞的地面,两人再次相击刀光剑影没有丝毫的保留。

众人一退再退,不敢接近,现在即使余波都能将一名炼气后期扫为粉末,惊风刮过,脸上都已经出现一道划痕。这根本就不是炼气后期,从来没有见过哪个炼气后期竟然能够与筑基中期的武者战斗如此之久还没有露出颓势,一时间众人胆寒。

“他就是一个妖魔,这根本就不合常理。”一林家弟子颤声道,显然叶羽的表现已经超出了他的心理防线。

叶羽双剑舞动,剑法在手中灵活无比,时而云起云落,时而一剑不返,或者落地生花,亦是剑影无极,每招每势宛若有灵之物自行攻击。林刚手中大刀虎虎生风,看似毫无规律,杂乱无章,但每每都又似合理,在狂中乱舞,战中斩敌。

叶羽斩仙剑挡下狂龙刀的猛烈一击,同时右手翻转,流云剑柄撞向他的胸口,林刚也没有闲着,左手去挡叶羽的一击,右脚提起踢向叶羽受伤的腹部。一时间两人齐齐退去,谁都没有占到便宜。

“该结束了去吧,这事不能泄漏。”叶羽看向狸猫。

“喵”它懒洋洋的爬起,目光看向众人。

这时他们如坠冰窖,寒冷无比,就像一个捕猎者看着自己的猎物般,心中胆寒,一时间筑基期的气息再次弥漫,比林刚只强不弱,那些骨头可不是白吃的,狸猫已经快要突破筑基中期了。林刚脸色大变,他没有想到这一只看起来不起眼的大黑猫竟然隐藏了实力,而且还是如此完美,察觉不到丝毫。

只是转眼间他的脸就成了铁青色,狸猫并没有向他杀来,而是转向那一群人。林卫来时就有好几个家族弟子前来,再加上这里本身就驻守的有,最起码也有数十人,若是全都死在这,就算自己逃脱也难以赎罪。

“孽障,冲着老夫来,别去招惹那些小辈。”林刚脸色憋得涨红,大声道。

“喵”狸猫斜眯,非常不满,爪刃一挥,就有一道血气之力发出直接撞向林刚。

林刚脸色大变出手抵挡,可是仍然不敌被轰飞数十丈,口中吐出一口鲜血,隐隐可见一些内脏,明显仅仅只是狸猫的随意一击就伤到了他的肺腑,肺叶更是随着她的呼西土出。手间更有血液滴下,异象大刀也被打出了狂龙刀,漂浮在他的头顶,仅仅只是一击他就深受重创。

“气血之力,没想到竟然是气血之力。”此时林刚有些癫狂,消失数千上万年的血气之力竟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让他有些恐惧,对于气血,只存在于传说,更是神秘无比,没想到还真由此秘力。

“多管闲事,赶紧去解决你自己的事情。”叶羽似是不满它的出手。

随后就再次与林刚战在了一起,只是此时林刚受创,被叶羽压着打。狸猫更是迈着优雅的步子朝着众人走去,只是它的每一步似是都踏在众人的心尖上,心跳更加地快,这里一片宁静,仅有心跳在快速的跳动。终于有人忍受不住,发疯的向后跑去,可是下一刻心脏爆破,倒地而死。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明明想要逃跑,可那打颤的双腿就是迈不出一步,只是呆呆的在那站着。相继有人胸口炸开倒在血泊中,鲜血洒在邻近的人身上,脸上,虽然狰狞但也掩不住脸上的恐惧。

“拼了”有人大叫,实在受不了这种氛围,举着刀杀向狸猫。

只是刀落在狸猫身上竟然火星四溅,连狸猫的皮毛都没有割开,可他仍在使劲地砍,狸猫离开,但他仍没有停止,刀划落,自己将自己劈成两半。这时他们才反应过来,同样都是死,还不如拼命。

“跟它拼了,反正都是死。”不知道谁喊了一下,终于众人有了发泄的地方,一时间全部冲出朝狸猫杀去。

但是众人却从它的两边划过,而且每划过一人,心脏都爆开血染胸襟,很快狸猫从人群中走出,只是那些人都已倒下,看起来很无规律,若是离远些就能发现这是一个‘死’字,这年头猫也能识字。

“喵”狸猫叫道,似是对自己的作品很满意,也不忘鄙视一下叶羽。

叶羽两人已经战斗许久,林刚已经没有了初始的凌厉,毕竟他被狸猫伤的不轻,现在更加地不如,连叶羽一拳都接不下,这次叶羽极注重艺术,一道细线从林刚的脖子喉部上划过,很快就已经死亡,血流很少。

但一转头看到密密麻麻的尸体,而且还摆了个‘死’字,叶羽就更加无言,恨恨骂了句真恶心,就盘膝而坐,他可是伤的也不轻。夕阳西下,叶羽起身,避过这些尸体进入仓库将开采的所有元石都拿走才离开了此地,进入葫芦谷。

林家矿场无一人生还!

叶羽穿过堡垒来到叶家领地,夕阳落下,映着葫芦谷中的血迹,有些鲜红,但却在不断地消失,似是心愿已了般,叶羽如是想着。

看着站在路上忐忑不安的叶燕,叶羽心中一暖,敞开了胸怀,只是短短的一天,就如生死离别。

“我还活着,姐,没让你失望。”这是他由衷的话语,单纯的姐弟情。

“以后不许再这样冒险了,本身可以以更好的方法解决的。”叶燕担忧,又非常的高兴叶羽回来,用手捶着叶羽的胸膛,叶羽咧嘴但没有出声,他受的伤也不轻,只是不想让叶燕担心,特意换了件衣服。

“我会的,走,我们去轩城。”叶羽笑道。

“恩,我们去轩城。”叶燕回答。

两人没有去跟叶威告别,只是一人一骑再次上路,可以看出因为叶羽的原因,她对这里充满了厌恶。整件事充满了诡异,最起码到现在叶羽也没有搞清楚,既然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也就可以离开了,对面林家可是死伤惨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