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唯我为仙

第四十八章诡异

唯我为仙 奇葩乌龟 4256 2013-07-23 11:16:35

  两人来到主事处,下马,一护卫很自然的将缰绳接过,将马牵于马棚。两人进入那座仅有的楼阁内,一名中年男子坐于书案前,拿着一本书仔细品读,看起来颇为入迷,时而皱眉苦思又或者莫名微笑。

“晚辈见过威长老。”两人见到叶威已经将书放下,显然是已经体会完全,就躬身行礼。

“哈哈,没想到今日读先人的自传竟有些痴迷,没有发现你们已经到来。”叶威抚着胡须笑道。

“我俩也只是闲来无事,来转转而已,到是有些叨扰长老静修了。”叶羽再次行礼。

“哈哈,不碍事,正好这里有些琐碎之事我不便处理,正好有你们代劳。”

“我等甘愿前往。”

两人心中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没有当面点破。叶羽就是叶源派来解决与林家纷争的,对方也是年轻一代,所以叶威没法出面才有叶羽出面较量,如此一来不管胜负都无伤大雅,只能说是小辈间的争斗,若是叶威出手就有以大欺小的嫌疑了,甚至能引发更大地争斗。

第二天叶羽就来到事发地,想要在这里找到一些蛛丝马迹。昨天他已经从矿工与护卫以及叶威那里问过,了解了事情的真相,两家的矿山离得不过数里,同样都在蓝碧山,只不过一个在山阳一个在山阴,一座山横亘在两家的领地,这座山也就成了两家必争的领土,所以这里也如边境般随时都会檫枪走火。

看着已经收殓的矿工尸体,叶羽皱眉,这次冲突矿工就死两百人,身上都是铁偢铁铲一类的钝器杀死的,要么就是肚子上有个洞,要么就是头上有个疤。有的甚至血肉模糊,分不清是谁,地上更是有流出来的肝肠脾胃脏器,惨目忍睹。

叶燕看了一眼就捂着嘴跑到一旁去吐了,不是没见过死人,而是没见过这么惨的死人,让人禁不住呕吐。叶羽在场间翻转,想要在这其中找些不同,整整一个时辰的检查,但叶羽发现的只有钝器留下的伤口。

见无任何有用的线索可以提取,叶羽也就不再检查,在护卫端过来的清水中清洗了双手,对着旁边的护卫道:“将他们埋了吧,并重金体恤家属,毕竟他们因我叶家而死。”

“是”

在叶羽来之前,叶威什么都没有做,似是让出了全部的全力,这样既增加了自身的透明度,又显出对家主的尊重。所以任何善后的事情,包括尸体的掩埋都由叶羽来完成。叶羽又来到两家矿工斗殴的地方,这是一个山谷,夏天时树荫成片绿色满天,是一个疲劳时休憩的地方。有两口,一个在林家矿场,一个在叶家领地,所以矿工们闲来无事都会来这里,虽然有些摩擦但也只是谩骂而已。

而如今已是深秋,绿叶已枯,小草已黄。没有了那种怡人的环境,这些人也没有那种闲心。冬日飘雪最是严寒,所以没有人想在冬日做工,都想将任务完成,早早的回家与亲人团聚。不过现在都已成妄想,二百人的死亡意味着二百个家庭已经破裂。

叶羽站在谷内,地上已经干涸的血液是那么刺眼,仿佛昨日,他已经听到这些血液在呐喊,似是在倾诉,在咆哮,让他为自己报仇。一株枯草扬起缓缓落于叶羽脚下,本是枯黄的叶子如今却是鲜红,这是被血浸染的枯草,也是死去的人的诉说。

叶羽现在极为苦闷,每时每刻都能想到他们惨死时的不甘与恐惧以及对于生活的留恋,即使他们是卑微的蝼蚁,但也有生活的权利。看着天空一颗颗星逐渐明亮似是又有人入驻其中一般,叶羽就有些悲哀,那是死去的灵魂,想要在天空看到自己的仇人被斩。

实在无法再看下去,他就把头放平,不再看天空,而是在注视远方。可远方一片黑暗,没有一丝的光亮,就像前进的路一般,都是黑灯瞎火。眼中也逐渐迷茫,不知该怎么做,又不知该如何去做,他没有一丝的头绪。

“我是不是有些过于多管闲事了?”叶羽不解,问向肩膀上的狸猫。

狸猫也有些不理解,为什么他会这么忧愁与伤感,见到叶羽问自己,歪着头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似乎又有些不对又摇了摇头。再次想了想好像想不出头绪,就叫了一声迅速回屋,不想再去想这些烦人的事。叶羽哑然,看着远方微弱的光,摇了摇头也回到屋内,只是眼光已经明亮,显然是有了决断。

既然因你们而死,那就先从你们身上收取些利息。对于自己亲身经历无辜枉死的人,他有种莫名的悲伤,都分属在不同的阶层那就不要逾越,兴许只是简单地踏步,也会让无数人丧生。这是叶羽不想看到的,同时也是叶羽感到愤怒的原因。

“既然他们想玩,那我就直接推棋盘,我没有那心思和时间。”这是叶羽临行前对叶燕说的,他想一人独挑!掀掉棋盘,或者说直接打上门去,不想过多纠缠。

叶燕看着叶羽进谷的背影有些担忧,对面可是也有筑基期的武者,更有一名在林家能排前五的年轻高手。只是她没有劝阻,她知道叶羽决定的事任谁说也没有用,只能祈祷叶羽无事。

“长老,再不行我们也去,万一小弟有危险也可以救他。”

“他已经决定那就证明心中有所决断,不会把自己陷在危险当中,若是我们去恐怕还会扰他心境,还是不去的好。我还有事处理,就不在这耽搁了。”叶威有些不悦,甚至对叶羽的狂妄有些不满。

“可是......”叶燕还想说话,但叶威只留给她了一个背影,连她也觉得叶羽这次有些狂妄。

谷内叶羽踩着脚下的血,一脚一个鞋印,将整地的血踩了一遍,朝另一个出口走去,并自语道:“放心吧!我会为你们报仇的。”这一座谷如沙漏,中间窄两头宽而那片血迹就在叶家这边红得妖艳而凄寒,此时中部这条狭长的地带已经驻满了守卫,将这里建起一座堡垒防御。

“来者何人?若再敢向前,别怪我弓箭无情。”堡垒之上一人大喝。

叶羽并不理会,如若旁人,仍是步子不变稳步向前,那人脸色一沉,有些恼怒。

“放”只见几十名弓箭手一起松手,箭矢密集,同时射向叶羽。

这是以妖兽犀牛的筋为弦骨为弓身,两者配合非先天巅峰不能拉开,更以寒铁为矢,恐怖异常。若炼气前期在无防备之下,也要死在先天巅峰的武者手中。如今箭矢密集,就算是炼气后期的武者也有可能喋血,所以那人有恃无恐。

可是下一刻他就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因为叶羽此时就在箭中穿梭,出入若无人之境。这还是年轻一代吗?有这样的少年吗?要知道这可是专门用来对付叶家增援的人的啊!如今却伤不到一名少年。那人顿时就觉得有些不真实,他发现自己与这少年差的太远了,虽然自己是炼气后期,可对上他却没有任何的把握。

叶羽在箭雨中腾挪,虽然看起来有些掣肘,但却没有受伤,箭雨甚至就没有刺破他的衣服,蓝衫仍在风中摇摆,有种说不出的潇洒。很快叶羽就已来到堡垒下方,而且手中还多出了很多箭矢。那人心中大骇,此时弓箭对于叶羽来说已经没有了作用。

叶羽拿出一根箭矢,用力一抛,箭矢就稳稳地扎在墙壁上,翎羽还在不断地抖动。叶羽一跳稳稳地落在箭矢之上,然后用同样的方法再次抛出,然后落上。手中的箭矢已经成了他在墙上的落脚点,很快叶羽已经登了三分之一的城墙。

“用滚石,快!”那人脸沉如水,最后一字几乎是用吼发出来的,因为他有些怕了,叶羽现在已经攀登了一半。

巨石滚落毫无规矩,不时就会从叶羽头顶滚落,一时间叶羽上行速度受阻,很难攀爬。那男子终于深呼了口气,不觉间头上已布满汗水。又有一巨石滚落,速度惊人,叶羽见无法躲过就一拳轰出,只见巨石从中裂开,从两边落下,叶羽也再次下落一段距离。

那人傻眼,这还是人吗?那可是三四十斤的巨石啊!从上落下少说也有三四百斤,就算是筑基期武者被砸中也不好受,可他倒好,直接一拳砸开,简直就是妖兽。

“大人,这家伙简直就是人形妖兽啊!那么大的巨石砸着他还被他给打碎了,根本就不能力敌啊!”有人焦急朝着那人说道。

那人直接抽出腰刀将此人砍掉大声道:“继续战斗,乱我军心者斩,倒火油。”

与此同时一桶桶火油从上方倒下,叶羽皱眉,他没想到连这东西都给拿出来了,拍着仍在自己肩膀上睡觉的狸猫,不想再浪费时间了,这火油对付起来的确很麻烦。

“喵”狸猫不满地叫了声,似是在说:我出手就是对我的侮辱。转眼间就从叶羽肩上跳下,落于还在从上往下滚落的巨石上,轻灵而优雅,仿佛不像只狸猫而是一个高傲的王子。

叶羽从空中落下,既然有狸猫出手,也就没他的什么事了,兀自在下面整理自己在风中凌乱的衣衫,似是要去见尊贵的朋友。

“这是什么?怎么有只猫爬上来了,啊!”

“妖兽,是妖兽。”有人恐慌,不住往后退,甚至有人已经吓尿了裤子,在地上起不来了。

筑基期妖兽的威力此时也显露无疑,这些人见到筑基期武者恐怕也不会这么惧怕。狸猫还是那样的形态,看不出是什么等级,但是每个人看到它都再无战斗的能力,小爪子挥动,一大片武者倒地,脖颈间已有一条细细的划痕,若不注意根本就看不到。

“安静,弓箭手放箭。”那人吼道,只是他也没有多少底气。

之间刚刚下去的弓箭手,手拿着弓箭,颤颤巍巍没有一人放出,只有胆子大些的,咬牙松手,只是箭矢扎在狸猫身上没有深入皮肉而是被弹回,可以想象有多么的可怕。狸猫似是没有了玩闹的兴趣,挥了三下爪子,就没有任何人存活,只不过没有鲜血遍地的场面,虽然惊恐,但只有脖颈上有些许血迹,杀人也是一门艺术。狸猫双眼微眯,看着堡垒下的叶羽,再次将眼眯上,鄙视了叶羽一通。

虽然叶羽不知道上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知道又被这只死猫鄙视了。顺墙而上看着那些死去的人,才知道此次是为何。

“不就是想体现下你的杀人艺术吗?这些我也会,赶紧走吧,后面还有战斗的。”叶羽无所谓道。狸猫再次撇嘴,不以为然,跳到叶羽肩上眯着眼睡觉。

“大人,叶家那人一人攻破了堡垒,里面人无一幸存,他已经来到咱们这边的葫芦谷了。”

“哦?那个堡垒一般人是根本攻不破的,这次来的恐怕是叶家的底蕴人物之一了,看来叶家对这次的事还挺上心的。”大厅中坐于主位的年轻男子道说话很是随意。

“听闻叶家今年回归一人,以炼气前期对战炼气后期并且战而胜之,若是再突破恐怕就有这样的实力了。”其中有一中年男子道,他是林家在这里的管事人,而且在家族中说话也极有分量。

“那正好,我也可以拿他作为磨刀石。”林卫眼中火热狂傲道。

“不可轻敌,若是真遇上此人,多半要小心,据家族得来的消息,这人从始至终都没有表现出实力有多深,多有遇强则强的可能,隐藏恐怕极深。”林刚沉思后又慎重道,显然他认为叶羽比较危险堪比叶家底蕴人物。

“是,大伯,我会小心的。”但脸上却没有任何在意,林刚摇头,心想让他吃一回亏,兴许会更加努力修行,性子也会变得更加沉稳。

很快叶羽就出了葫芦谷来到林家矿场,他现在已经是深入敌营,看着豪华与简陋的对称,叶羽不禁摇头,这样的待遇,难怪矿工不时就会有摩擦发生,生活条件一个天一个地,人就会生出不平衡的心态。都是矿工,凭什么你的生活条件比我们好。于是就会相互看不顺眼,摩擦也在所难免,恐怕这也是林家想要看到的。

叶羽站于土坡上,看着辛劳的矿工,不免有些悲哀。秋风萧萧,吹动了叶羽的衣裳,同时也吹凉了他的心。这样的事今后不会再有。兴许高阶级的人就是来靠驱使低阶级的人生活的吧!他如是想到,狸猫知道,叶羽又在忧愁了,于是紧紧地闭上双眼,外面的他它有些不习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