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唯我为仙

第五十七章血染葫芦谷

唯我为仙 奇葩乌龟 3021 2013-07-23 11:16:35

  战争是残酷的,没有对与错之分,只有强大与弱小的区别。叶家军队节节败退,这已经是第四次交锋了但是仍没有占到任何便宜,败退仍在继续。箭矢已经没有了,也到了他们上场的时候了,因为在他们前面只能看到零星散散的叶家军人。

箭矢没有了,那就只能肉搏,一群大刀齐齐亮相,映照着仍在飘着的雪花,但其中却夹杂着一柄剑,看着有些另类,肩上又蜷卧着一只黑猫看着更加的不靠谱,也更加不安全。

叶羽此时有些紧张,这是他第一次上战场,紧握着流云剑,手心已经出汗,手背血管充盈,如一条条小虫。狸猫的眼神也变得专注,显然也是受到周围气氛的影响。

一声令下,这支大刀队缓缓前行走向战场,只是后面已经没有了任何军队,这是出战后的最后一支!

雪落在地上,混合着血水与泥土有些泥泞,暗红的色泽有些骇人,像是已经不在人间。前面军队已经完全溃散,形成一小团一小团战斗,明显是那三家想要将己方军队分割,使得实力降到最小然后再慢慢清剿。

虽然都是弓箭手,但每个人都是悍卒大刀挥动每刀都能斩下一颗头颅,不是一刀劈翻就是直接将敌人的肚子捅一个窟窿。强悍而又血腥,鲜血喷出让人振奋。

这支军队左冲右突,所到之处敌方军队全部溃散,而己方军队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有所增加,一小团独自战斗的人也全部归队,隐隐间竟有挽住颓势向前进攻的趋势,一时间两军再度打得难分难解。

叶燕站于营前哨楼内,看着战场有些担忧,毕竟不时就会有头颅断落,让她心惊。这里能看清葫芦谷任何一处的战况,因为它足够高。

“爹,小弟他会不会有事,我在这里看着都有些心惊何况他还那么小。”叶燕担忧,当叶羽走进军队的那一刻起她的心就已经提起。

“既然他想参战那就有保护自己的方法,不用太过担心。”叶鹏思索后说道。他也不是太确定叶羽现在加入战斗是为何,虽然现在他已经知道这次不会决一死战,但凶险可不会减少,在战场上死亡率可是直线飙升的,哪怕筑基前期也会有危险,但也只能这样说让叶燕放心。

果然听到父亲的话,叶燕那紧皱的眉头已经松开,虽然还有担忧但也不是太过明显,叶鹏看到叶燕如此也不由一叹,似是想到了过往。战斗仍在继续,当对面联军反应过来后,进攻的趋势已经被遏制,向前推进更加艰难。

此时叶羽一身的血,连狸猫身上都沾染了许多,很明显他战斗正酣,不断在刺杀敌人。往往只是一剑就将敌人的动脉割破,血飙的老高,不是他喜欢这样,喜欢艺术,而是这样更加的省力、节约真气,在战场上多一丝真气就多一份保障,这他还是知道的。

又是一剑,很自然的将敌人动脉划破,血竟然喷了他一脸,粘稠的液体糊住了他的双眼。没了视野那是可怕的,特别是在战场上,嘈杂声不止,再加上叶羽心中焦急,完全没了感知,左冲右突,只要感觉到有丝毫的敌意他就会出剑。

当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他骇然发现不知何时他已经杀到了敌人的中央。从眼睛糊住到现在也不过是一分钟而已,但就是这一分钟让他陷入了重围。

“喵”狸猫寒毛乍立,一人独挑一军可不是闹着玩的,哪怕有它也不行。

叶羽大骇,想都没想就按照原来来的地方返回,只有那里还有一丝突破口,再不走铁定会死在这里。来不及多想甚至都没有关注身后到底有多少兵器刺来,硬生生的朝外冲去,现在也不管真气消耗多少,只想着从中逃出。

叶羽前面大片大片的人倒下,一式式流云剑法发出,无人是他的一合之敌,一时间他的周边有一片空地,显然是都怕了。此时的他一身暗红,血液被汗水蒸干然后又被雪水化开,现在的他只能看出他是个小个子,其实也不算太矮,当然这只是与同龄人相比。

“那矮子是谁?竟然如此生猛连军中的悍卒都被杀怕了。传令继续缩小包围将他杀死。”林家一位将军说道。

“恐怕是叶家的高手想要这样对我军造成更大的伤亡,不过这次他铁定有来无回。”又有人说道,非常铁定。

叶羽现在已经麻木了,后面不断有攻击落在他的身上,虽然被他挡去了大部分威力,但落在身上也是生疼,这力道可是不小,打得他几乎吐血。而前面更是不断骚扰阻他的速度,外围人群竭力抵挡叶家军队的猛扑,渐渐缺口已经闭合,范围也在不断缩小,叶羽可以感觉到他离叶家军队越来越远。

叶峰冷峻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些许慌张,他可是知道叶羽就是那个矮子,是叶家的功臣,叶家的天才,若是死在这里他都不知道该如何给家族交待。

“快,迅速冲开包围圈,救出那个矮子。”叶峰大喝,发出军令。

整支军队更加疯狂的攻击着包围圈外层的敌人,但是他们的防御如乌龟壳一般,难以打破,短时间内更别想攻破。包围圈合拢并迅速地紧缩,想要瓮中捉鳖将叶羽擒杀。

叶燕脸色苍白道:“爹,快派骁卫出战去救小弟啊!否则就晚了。”此时她已经有些颤抖,不敢相信。

“不可能的,若是真将骁卫派出,那就显得他更重要,其它三族就会不遗余力将他斩杀,这是在害他,而不是救他。”叶鹏摇头将叶燕反驳了回去,的确现在只能使叶羽看起来微不足道,想要救他首先就要自救,没人能帮得了他。

现在叶羽就是无比的艰难,甚至狸猫都在暗中为他挡下很多攻击。一道长枪刺出直指叶羽后心,叶羽心有所感,流云剑后转挡下,猛然一震将长枪震飞,然而一把大刀却直接劈向他的腰部,想要一刀斩,叶羽冷哼,流云剑回转挡下,并顺势将那人杀掉。尽管有狸猫为他抵挡很多攻击但仍是有所疏漏,一根箭矢发出刺在了他的肩头,箭头穿到叶羽前胸,他咬牙,这是带刺的那种,会紧紧抓住肌肉。

叶羽想都没想剑平面拍向箭头将其从后面逼出,与此同时带出了大量的肌肉,疼,非常的疼,让他这里的肌肉都有些麻木,将剑当刀砍向身边一个敌人,直接将他劈成两半,内脏等器官都滑落了出来,看着非常恶心。

雪依旧在下,看起来很白,但落在地上就成了红色,战场从来都不缺少血液,这一刻叶羽受伤,顺着伤口留下,没有去包扎,而是慌乱的将一把元药丢进嘴里,大口咀嚼,并吞噬大量丹药连与他作战的人都有些心疼。

哨塔是高的,所以在那上面的人都能看到战场上的场景,当箭矢飞向叶羽时,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将心提到了喉咙处,这太危险了,看到叶羽将箭矢拔出,许多人都有些不忍,这只是一个少年,却承受了这么大的痛苦。

“这小子,没想到他这么能杀,仅仅是一炷香的时间杀的恐怕就有数百人了,等他大战归来铁定要为他庆贺。”一名筑基后期的强者说道,显然非常乐观。

“看来这小子到哪里都不是省油的灯,都到了战场了还这么耀眼,我外甥女和他一样大到时候看看能不能撮合两人。”一中年人笑道。

在场的每一个人说丧气话,好像是叶羽真能从危机重重的包围中冲出一般。叶鹏摇头,就算是筑基中期的强者陷入这样的包围圈中耗也能将他耗死,这是人海战术,在实力没有达到绝对恐怖时,人海战术也不失是一种好办法。

这边叶羽在消耗,虽然叶羽此时伤痕累累,但三家联军在这一段时间内死的很多,一方面叶羽不断的一方面屠杀,好像真气用不完一般,另一方面叶家军队也在不断猛攻,就算是乌龟壳子,打了这么长时间也会掉下来些壳的碎片。

“这是叶家的那个强者,看起来最起码也是筑基前期的武者,否则根本就不会坚持这么长时间。”林家将军疑问。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仅仅在这段时间内,光这个矮子都杀了三百多人,这还不计叶家军队猛攻的损失,若是这样下去,到后面的战斗就会更加艰难。”又一主将说道,显然不是太看好这样的战术。

“让供奉去吧,这些人也该使使了,老在那摆花架子可不行。”

三家同意,各派出了一名筑基前期的供奉前往叶羽所在的位置。显然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只不过现在叶羽身上都已经出现了很多伤口,特别是肩上与腰部,一个是拔箭矢所留的巨大伤口,一个是很长的刀口,不过现在都已经不再流血,身上的铠甲早已经破破烂烂,面容暗黑看不出到底是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