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唯我为仙

第六十二章断崖

唯我为仙 奇葩乌龟 3004 2013-07-23 11:16:35

  在那曲长小径上,没有了密室中的黑暗,但却多了份清冷。春节在即两边古树春意盎然,白雪压下,枝条垂落,多了份死寂。他现在心情有些复杂,喜的是可以与小妹一起离开过属于自己的生活,忧的是这份恩情再也没有机会还清。

不觉间他已来到自己的院落,门是开的,地上的踩下的脚印也只留下浅浅的印记。眉微皱感觉到不好的预感,冲进院中没有说话,直接走向厨房,因为他知道小妹肯定会在这里。可是厨房门仍是开着的,但里面没有一个人,盘子里的饺子也已经冰凉,本身看着憨态可掬的形态此时也变得有些凝重。

“我小妹呢?我不希望她受到伤害。”他没有回头,像是在自言自语。

良久,没有人说话,雪花飘落,微风扬起,衣衫飘动,眉间冷色更重。随后有四人走出站于风雪中,如松般坚定。

“我不能保证,这要看家主的意思,你这次做得有些过了。”叶清说道。

叶书一家都出自旁系,但父母极为强大有很大的几率升为嫡系,但就在十几年前叶家乱过,也是在那次父母双亡,并且升为嫡系的这件事也被搁置最后不了了之。而他在十一岁时就独自生活,照顾着三岁的妹妹,若不是有那人的资助,恐怕他俩根本就活不了。

而如今妹妹被带走不知去向,这相当于将自己的家破坏了,自己的动力没有了,心也变得空洞无比。他如何不怒?不恨?

“哼,叶源还真看得起我,竟然派你来。”叶书冷笑,丝毫没有顾忌。

“家主的名讳怎是你能叫的,乖乖跟我走吧!免得我动粗。”叶清皱眉有些不悦。

同龄人中他的实力自然不俗,但他面对的可是比他大五六岁的叶清,虽然在叶清这一辈没有天赋过强的人,但实力可是不弱。四人一炼气后期,三名炼气中期。雪在飘,但不是向下而是往上,不知何时两人已经开始战斗,一道划痕横亘在中央,连青石路都出现了一条凹痕。

“炼气中期,但能与炼气后期一战已经很不错了,我不知道你为何非要走上一条歧路。”叶清双眼微缩,有些不解。

“旁系子弟的心思你们不懂,所以就别问。”这话说的有些嫉妒,更有些嚣张,完全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何况是这些嫡系弟子来抓一名旁系还被人轻视,这种感觉很不好,所以就要战斗。四人围攻根本没有顾忌什么颜面,要的就是效率只要结果而不是过程。无论叶书如何的鄙视几人的眼神都没有变化,仍是一如既往古井无波,哪怕是刚刚有些恼怒的叶清此时也是如此。

叶书哪里顾得了那么多,异象演化妖狐已不再是线条,一道虚化的异象在空中显现,没有过多的停留使出最强攻击攻向四人。这是狂妄的,妖狐同时发出四道攻击无差别攻向四人异象,叶清冷哼,同时异象发出攻击,将那一击抵消,同时反击。没有多长时间妖狐败退,变得更加的虚幻。叶书也是闷哼一声,不断倒退,终究还是差得远了些。

异象散去,不再过多纠缠向外逃去,虽然他知道逃跑的几率很小,但还是义无反顾的冲出奔向断崖。宁愿死也不会被他们抓到,兴许自己能做的只有这些。

......

叶羽这几天是非常地闲,那里冷他就想去哪,不是自虐而是自省,他想以这种方式好好的反思,最近经历的太多了,让他有了些眷恋。他以为自己本应该孤独的,和谁在一起谁就会倒霉。雪仍在飘洒,他站在断崖上,没有穿蓑衣戴斗笠,所以身上落满了雪,积雪压下整个人看起来如雪人般。

狸猫再也不蜷卧在他的肩膀上了,而是找了个避雪的地方,蜷卧在那里,不时看一下叶羽,眼中鄙视更浓。叶羽看着眼前雪,迷迷蒙蒙看不到远方,断崖下如雾般如梦似幻,极不真实。叶羽的眼也有些迷蒙不知在想些什么。

渐渐,声至人停,此时叶书身上已有些伤口,脸上也有些水珠不知是雪还是汗。嘴角还挂着血,看着有些狼狈。五人停在崖畔,显然有些错愕,没想到大冷天还有人站在断崖上发疯。叶羽回头,身上的雪也无声落下,身上仍是干燥无比,似是刚刚淋雪的不是他。

“发生了......什么事?我们又见面了。”叶羽疑惑,看着叶书不知该问不该问。

“拜你所赐,我才走到了这个地步,你应该高兴才是。”叶书森冷说道,对叶羽无比仇恨。

叶羽更加疑惑不知这是从何说起,虽然知道他对自己有意见,甚至挑拨离间,但今日他到这个地步完全不干他的事。

“论赛前夜叶前挑衅,有你的身影,去轩城的路上遭遇叶家境内最强土匪,有你的身影,轩城内我四姐遇险,同样有你的身影。我自认为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但你却处处针对我,想要将我至于死地,如今被识破又说我说为,这是何道理。”

“小小年纪竟然有如此重的心机,想要谋害族人,简直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与此同时一行人也来到断崖处,叶源看着叶书极为不满。

叶书脸色微变,见到叶源等一干长老已经来临,心中也不再平静,没有想太多,直接冲向叶羽,一剑刺出,想要将叶羽杀死。这一剑凝聚了他所有的力量,精气神高度集中,雪花从剑的两旁划过,没有一片雪落在剑上。

叶羽摇头,食指中指发出夹住了剑身,这一剑就此被破,短短的一瞬间而已,叶书不是叶羽的一招之敌。当众人反应过来时叶书已经到了叶羽身边,要知道叶羽可是在崖畔,显然他是想与叶羽同归于尽。但仅仅是瞬间,局势变化令人哪以捉摸,都没有想到叶羽能徒手接住这一剑。

叶书满眼的绝望,他没有想到此时的叶羽已经向前走的太多了,自己连他的背都看不到,随后转身猛然一跃,跳下了断崖。只有一团血迹留在了崖边,这是他跃起时从他的伤口滑落的。叶羽发怔,没有想到仅仅是一剑而已,竟然有人为此而丧生,这该是有多大的绝望才能有这般的举动。

在这的人都愣了,没有想到叶书跳崖跳得这么干脆,没有丝毫的留恋。良久众人才反应过来,都无奈的摇了摇头。

“唉,没有想到,今日我叶家再次丢失一位精英。”叶源摇头,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去。众人心思不一,神色有些复杂,渐渐离去。

叶羽发呆,他没有想到今日断崖之行竟然碰到这样的事,让他有些内疚,看着崖下仍是迷蒙,看不清任何事物,谁会知道今日有人从这跳下,结束了自己的短暂生命。狸猫跳上他的肩膀,没有说话。

“我是不是不应表现这么强大,那样是不是他就不会跳崖,我也会知晓他为何这样敌视我。”叶羽不解,想要解开这个谜团,隐隐感觉这似乎与上代有关,只是自从他来到叶家,没有人愿意提到十几年前的事情。

听到这话,狸猫直翻白眼,认为他又在为自己没事找事了,很明显他跳崖根本就不关他的事。良久他从断崖下来,在得知叶书还有一个妹妹时,就毫不犹豫的将她接过来,而叶源也没有过多阻挡。只是当她知道叶书已死时,脸上就没了笑容,完全成了木偶。

“以后我就是你的哥哥,我会照顾好你的。”叶羽抱着她说道,只不过没有将自己也参与进去了这件事说出,他总觉得有些对不起这对兄妹。

她木然点头,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那灵动的眼神现在也有些呆滞,没有了活劲。她奇怪的看了看叶羽,没有说话显然没有从这件事中走出。春节将至却出现这样的事情总会让人高兴不起来,整个叶家堡气氛压抑,没人喜欢叛徒。这件事很少人知道内情,但都被下了封口令,而叶书的罪名也变成了通敌之名。

雪终于停下,甚至有冰凌挂在屋檐下,这棵老树上也挂满了冰凌,宛如冰树。今晚月明星稀,叶羽坐于庭院中的那颗老树下,一壶浊酒便是他的一切。抬头望天,一轮弯月普照,照在冰凌上,隐隐映射着银辉。银辉洒下,如少女的轻纱,迷蒙而又遥远。迷蒙的眼神看着遥远的天空,似是穿越了壁垒,看向某处。

一口饮尽杯中浊酒,起身整了整衣衫,向屋内走去,只是背影有些落寞与孤单,那里现在终究不属于他。不远处小环看着他,嘴角蠕动,仍是一句话没有说出口。每当叶羽在树下饮酒时,她都会站在不远处陪伴,因为她知道他在想念一些人。

狸猫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今晚也不知道是第几次安慰他了,一点都没有大男子气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