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唯我为仙

第六十章这算是打脸吗(下)

唯我为仙 奇葩乌龟 2074 2013-07-23 11:16:35

  “轩城传来消息,全军覆没,但叶羽并没有死。”林听涛说道。只是瞬间其余两人脸上的疑惑就变成了震惊。

“林兄,你不是说计划周密,叶家那小子必死无疑吗?”西门离说道,也有了些许的愤怒,陆海波也有些怀疑。

“人算不如天算,恐怕那小子应该还有什么底牌,直接将我林家筑基期强者坑杀,而且还有一名中期的强者。”听到这两人深色缓和,哪怕是他们这样的家族这样的损失也有些大,也不便再去计较这些。

“照你这么说,那这几日攻打叶家岂不成了笑话?”陆海波说道,感觉脸上火辣辣的。

顿时其余两人也有些恼怒,这是在赤luoluo的打脸,分明叶家已经知晓他们的目的,不但不拆穿而且还将计就计,派出精锐,听葫芦谷来报,甚至连暗卫都派出来了,一副决一死战的样子,的确这蒙蔽了三家,虽然他们的精锐也都在那,毕竟不是灭族之战,所以打起来难免有些畏首畏尾,没有叶家那里不怕死。

这几天来损失巨大,此次派出的五千军队,此时已经消耗殆尽,只剩下不到一千,可谓损失巨大,而叶家只损失了两千,相比之下损失较小。

林听涛,西门离,陆海波三大家族领袖此时在林家会议厅中,脸色显得有些不自然,更确切地说是猪肝色,隐隐可以看出他们的手在抖,被气得不能自己。虽然是三家的联军每家都派出去的都有,分开来说损失较小,可这次是被无声地打脸,若是叶羽以后现身,这记耳光将响彻这片区域。

“叶源那货还真是歹毒,这次算是中了他的计。”西门离大声说道,气得让他现在都想骂娘。

“撤军吧!再打下去如果战事升级,恐怕还真会演变成灭族之战,到时候恐怕会两败俱伤,平白让别人得利。”陆海波说道,虽然很气愤,但很冷静的分析。

挣扎了许久,最终无奈,只好点了点头,不得不答应。一份撤军命令发出,灵鸟带着向葫芦谷飞去。此时葫芦谷仍大战连天,到处都能见到尸体,血泥,整片地域如修罗场,看着就会使人呕吐,连这些整日打仗的杀才也不想看,除非是地上的敌人没有被杀死。

叶羽休息了三天,就再次参战,这次没人说他矮,也没有人嫌他拖后腿。更是离谱的给他起了个外号,让他有些无语。现在不管他走到哪都会有人给他打招呼,显得亲切,在战场上有这样的战友,自身活下来的机会就会大大增加。

“矮哥,早上好。”

“矮王,在晒太阳啊!”

“矮狂,啥时候你还战场啊,你看他们见你都怕了,就像山羊见了狼一样。”

对于这样的称呼,叶羽有些无奈,自己不矮行吗?我才十四岁而已。他心中怒吼,在心里将他们虐了千百遍,但脸上仍挂着笑容和他们打招呼。狸猫充满了鄙夷,直接双爪捂着自己的眼,啥都不看。

再后来叶羽与人打招呼时手里总有只猫,看着黑猫身体不断变换着不同的形态,他们有些胆寒,往往是打声招呼就一溜烟走了。军中就是这样,只要你有实力,就能得到尊重,彼此间简简单单没有太多的勾心斗角,只不过是强者说的话比较有用而已。

叶源书房,他有些莫名的高兴,他与三家的家主是同龄人,彼此争斗从年轻时代一直到现在,叶源强势从来都是压他们一头,但自从当上家主后处处受三人的气,没有一次不是这样,一直延续了十几年,直到叶羽出现。

今日他非常的高兴,很想看一下此时三人的脸色,抿一口烈酒有些惬意,这次无声地打脸注定他们要承受。而且还要等待以后叶羽出现后响亮的耳光。

......

又一次战斗结束了,这次仍是叶家大胜,叶羽的行为鼓舞了全军,再加上对面不想死战,气势较低,根本不是雄赳赳气昂昂的叶家军的对手。雪已经落下,大雪纷飞掩盖战争后的残破,号角吹起,这不是战斗的前进声,而是退兵的号角。

所有人看向外面,隔着葫芦谷看着对面缓缓退去的三家联军,一时间欢呼声占据了整个军营,没有人想要战斗,哪怕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军人,人对于生活是是充满向往的,即使生活给了你苦难,但人们仍会想着苦难过后的甘甜。

现在他们可以享受到苦难后的甘甜,没有哪个是不快乐的,活着是最大的幸福,没有禁酒,肉管饱,就管醉。一时间酒味弥漫整个军营,都在放纵都在快乐。

只有叶羽坐在营外没有雪的地方,看着外面雪白的世界有些迷茫,更多的是不知所措,因为只有现在这个世界才是白的,过了今夜,这些洁白就不会再有,因为明天就要回去了,这场战争已经结束了,而这片雪白也要被践踏。

这一晚,所有人都在放纵,再放松,因为也只有这一次叶家取得了胜利。这是值得高兴的,甚至在叶家堡,今夜也有无数的人大醉,以此来庆贺叶家的胜利。外界极为紧张,当他们看到三家联盟攻打叶家时,特别是叶家领地内的家族极为不安,因为只要防线攻破,他们也要参战,毕竟生死相关,除非直接投降,但战争期间投降意味着苟延残喘,或者是直接元气大伤。

所以当他们看到叶家这棵大树依然坚固后,彻底放下心来,这一晚,他们同样开心。

黎明总是来得很早,叶羽醒来,没有惊扰任何人,因为昨晚已经给叶鹏说过要走的,所以大营还是安静的时候,空气认识寒冷而刺鼻的时候,叶羽,叶燕裹着狼毛大撇,坐上马车朝叶家堡奔去,出来了一个月,叶燕从没有像今天这样急切的回去。

马车在路上走过,留下两行车辙印,以及规律的马蹄印,叶羽摇头,这世间根本就不存在洁白无瑕的人,任何一件事经历,都会留下印记,如这些车辙一般。叶燕看着深思的叶羽没有打扰,而是不断地玩弄着猫耳,有时还会引来狸猫的不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