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唯我为仙

第八十三章河底宫殿

唯我为仙 奇葩乌龟 2086 2013-07-23 11:16:35

  叶羽眼皮沉重,想要就此阖上,美美地睡上一觉。他只是炼气后期的武者,就算真气多么浑厚也经不住这么巨大的消耗,他的真气早已经耗尽,只是凭借着肉身的力量才坚持到现在。现在全身酸软没有了丝毫的力量,就像一个废人连指头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

好在他知晓现在所处的环境,默默运转功法,使得丹田内重新聚集了一丝丝的真元。不过这也已经够打开纳戒了,叶羽只有这样安慰自己。仅有的一缕真气缓缓注入纳戒中同样的一瓶回气丹也从中掉出落在叶羽的手中。

叶羽咬牙,将这一瓶回气丹凑到嘴边艰难地倒入嘴中,即便如此也有几粒落出,没了叶羽的防护瞬间被黑水压成了粉末。仅仅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他满头大汗,只是又与黑水相溶,看不出而已。

“很久没有受过这么重的伤了,这还是头一遭。”叶羽心中想道。

此时他的身体破烂,有些伤口到现在还在流血,身上的窟窿无数,最深的就是差点被那条水草刺到心脏留下的,到现在还是不时的有血流出。叶羽不断运转功法,消化着吞食的那一瓶回气丹,真气也是一股股产生,但很快就又消失在四肢百骸。受的伤太重了,所有的真气又都去填补此战留下的创伤。

好在他身体强悍,经过一个时辰的调养,已经能做些简单的活动,最起码四肢可以自由活动了。若是换个人哪怕有真气弥补,也不会这么快变完全好转,甚至还会全身瘫痪,死在这里。

“这次算是将所有的力量都完全压榨了,竟然还是九死一生,果然不愧被人称为死亡之河。”叶羽苦笑,感觉还是有点大意,不过在当时的情景下选择的余地并不多。

叶羽继续向下潜行,当然这并不是他的本意,然而这条河的浮力太小,再加上受伤的身体,让他选择的余地并不多,只能随波逐流,不停地下沉。所见的任何怪异生物都已经让他提不起兴趣,不是不够奇怪而是奇怪已经无处不在,看多了自然就没有什么新奇的地方。

就像那个没了头的王八和肚子上有个大洞的已经没有太多新奇的地方了,因为他已经看到一个只有头的生物嘴还不时的张开,吃着那些腐鱼,而这些腐鱼的表现也与那些水草一般,任由这种只有头的生物吃掉,不反抗丝毫。

只不过让人无语的是,它从嘴里将这些腐鱼吃掉,然后这些腐鱼就有从它的食管中游出,没有丝毫的伤损,完好如初仍在这片区域游来游去,然后在被这些只有一个头的生物吃掉,周而复始,或者乐不此彼。幸亏这些生物已经构成了简单的生物链,没有对他起非常的心思。否则他的日子会更加的不好过。

一条河而已,然而从叶羽跳下到现在一直都在往下沉,少说也有五百丈的距离了,可仍然没有到达底部。似是没有深浅,只会不断往下沉。忽然一抹绿光发出,非常的突兀,在河更深处亮起,在久经黑暗的河中,即便是淡淡的光亮也有些刺眼。

叶羽有些欣喜,既然有光说不定也能走出这条河。一抹光亮像是河底的翡翠明珠,但更像是指路明灯,指引着迷失方向的人的归家的路。光亮在不断变大,渐渐地叶羽已经踏上了这抹光亮上。

“这算是天之光幕吗?”叶羽震惊,有些难以置信。因为这层光幕看起来就像是天空,而他现在却在空中俯视着‘地面’。

这层天幕将整个河底完全隔绝,一眼望不到头,其下却是生机勃勃,不像是河水那样充满着死气。这片河底充满着梦幻,一座宫殿静静矗立。若是抬头看,就会看到这层绿色的天空。谁会想到充满死寂的河水中竟然会孕育着这么美丽的地方,竟然不似人间,而像仙境。

叶羽踏着这层光幕,有些惊讶,他的双脚竟然慢慢下陷,随后整个身子都被青绿色的光亮渲染,然后彻底穿过这层光幕落在河底。

“就这么进来了?”叶羽有些无语,感觉自己进来的有些简单,不太真实。

只是在这里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只有他一人在自言自语。他的落脚处是一个山谷有些静谧。没有虫鸣鸟叫,哪怕是一丝动静都没有,叶羽踩在落叶上发出沙沙的声音,如此单调成为了这里的主旋律。鲜花遍地,甚至还有一些名贵的花种有一些药效,花香怡人,只是哪一种死一般的寂静总是挥之不去,让他这种喜欢安静的人都有些不喜。

叶羽在空中俯视只能看到那一座宫殿静静地矗立直插云霄,离自己之近像是就在眼前,然而真正进入这片‘天地’却发现宫殿之远最起码在千里之外,这是给叶羽的直观感觉,因为在这里他只能看到一个宫殿的顶端。

同时暗叹这片‘天地’的广袤,天空总也是那样灰蒙蒙的,不时还有巨大的阴影划过,像是空中隐匿的飞鸟。

叶羽走的有点累了,躺在草地上,枕着双臂,看着绿油油的天空,颇有些无聊。虽然这里没有丝毫生气,但却是一个宁静的地方,空气也非常的清新,而且还有花香不时传入口鼻,沁人心脾,让人有些迷醉。

“好香,恐怕没有哪处的花能有这样的味道。”叶羽说道,满脸的陶醉,这样的时刻的确来之不易。

经历了那么长久而且艰难的战斗,即便当时用真气修复了各处重要的伤口,然而他的身体仍然处于伤疲状态,而他的真气更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恢复的,如今不过是以前的两成左右。到了如此安静的环境难免心神有些失守,不再紧绷着那一条神经,当然困倦自然而然来袭。说来便来,让他有些难以抵挡。

他就那样四仰八叉的躺着,本身屈膝的双腿也很自然地伸直,双臂从头下抽出伸开放在两边,看起来极为舒适。确实他就是这样想的,甚至叶羽已经听到自身骨骼的shen吟声,这是舒服的声音。眼睑有些沉重,缓缓下垂想要合上,就此好好地休息一会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