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唯我为仙

第七十九章杀机不断(补)

唯我为仙 奇葩乌龟 3131 2013-07-23 11:16:35

  叶羽刚从绚烂的光芒中反应过来,就感觉到后背一凉,他来不及多想,闪身躲避,并迅速后退,险之又险躲过了这一击,然而这里又再次恢复了平静。从始至终他都没有看清是哪种生物攻击的自己。

“好恐怖,没想到刚到达就遭此一击,也不知他们怎么样了。”叶羽忧虑,在这里即便是他都有些小心翼翼,何况是叶宁他们。

这是一片凶险地古地,整片大地都是暗黑色,如魔土一般,散发着邪气,这让叶羽甚是不喜,而且从那次袭击到现在,他已经走了不下数百里,但他仍感觉危险无处不在,无法放松,期间交战不下百次,蓝衫已成条状,身上也有多道伤口,有些触目惊心,好在都是些轻伤。

叶羽盘膝坐于老榕树下,运行真气,战斗百里,不疲惫那是假的,在这种处处危机的情况下,倒要时时刻刻使自己保持在巅峰状态。风吹过,已有数百年树龄的老榕树发出‘呜呜’的声音,如孤魂嚎叫,瘆人地紧。

应该是风大,将整株老榕树压弯,所有枝条都向叶羽围去,如一个坚定的堡垒,避风的港湾,或者是一座牢笼。叶羽睁眼,气势凌冽,一时间这棵老榕树都为之一滞。

“好好为我挡风,在敢乱动小心我断你根茎。”

树枝猛然收起,地下的根茎还未露出就再次狠狠地扎下,发出嗡嗡的声音,显然是埋得更深,生怕叶羽动手。树枝形状变化,似穹隆一般更好地为你叶羽挡风,风愈急,沙沙声不断,不是还有叶子落下,不知是因为它的恐惧,还是因为风刮得太大。

这个地方充满着诡异,有妖兽不说,竟然还有石妖,很难想象,当你疲惫时坐于石头上,然而那块石头却突然袭击,那时不知会是怎样的情景。如今又有树妖,在这里面似是所有的生物都能修行,证明了万物有灵,但同时也是这里变得更加地危险。

这里除了妖兽修行较快外,其他东西修行都极为缓慢,往往数百年的时间只有炼气后期的实力,除非得到大的造化才能与妖兽相提并论,但它们却是所有生物中活得最久的一类。所以它们非常珍惜自己的生命,只会潜藏,默默修行。这也是当叶羽展现自己实力后这株老榕树不在攻击的原因。

风后,大雨如期而至,气势磅礴,如石头般砸在老榕树顶上,发出砰砰巨响,老榕树枝叶发出莹莹绿光就像人的真气,将所有的雨滴阻挡,使得雨水顺着穹窿落下,如瀑布一般。然而树下干燥无比,一团篝火也在有规律的跳动。

他听着雨滴滴落的声音,心间一片宁静。风声雨声瀑布声,声声入耳,同样地还有一位九岁的少女在雨中起舞,如雨中蝴蝶,翩翩起舞,如精灵般轻灵而调皮。雨水打湿了她的裙角,然而除却裙角,她的身上如往常一样干净整洁。

舞停,她赤着双脚向叶羽跑来,白皙的双脚踏着雨水,显得更加地出尘,虽然娇小,但看起来已不似人间中人。

“羽哥哥,好看吗?”女孩娇笑,看起来有些俏皮。

想及此,叶羽嘴角也露出了幸福的微笑,想要渐渐睡去。猛然间,突然惊醒,冷汗淋淋,天空中更是出现雨幕,看不到前方。

“好胆,竟然敢暗算我,找死!”叶羽震惊,没想到这老榕树竟然敢袭击自己,更没想到它竟然施展幻象,自己差点着了它的道。

随即流云剑飞出攻向它的枝干,然而老榕树似乎早有准备,一条树枝滑出将流云剑挡下,火花四溅,没想到它的身体硬度已经达到灵兵的程度了。同时它的枝条尽数压下,紧接着便是根须蹿出形成了一个牢笼,将叶羽困入其中,仅仅是瞬间就已经完成了这些步骤。显然是在叶羽陷入幻境中时就已经开始准备了,贼心不死!

‘牢笼’内,老榕树枝条乱飞,时而为矛,时而为枪,为盾,变化出各种形态的兵器,叶羽惊讶,这已经说明这株老榕树阅历颇深,经历过不下五十场的战斗,否则它也不会将这些兵器运用如此纯熟,想要以此来消耗叶羽的真气。

用对付一般人的方法来对付叶羽,显然是不能成功的,毕竟叶羽靠的并不是真气,虽然他的真气较比其他人来说也是雄厚的,但他最大的依靠却是肉身,与筑基中期也能一较长短的肉身!

见流云剑无功而返,叶羽也不再次攻击,而是将流云剑收起,双拳紧握,一拳拳砸在老榕树的主干上。肉体与钢铁般的树木撞击,咚咚的声音不绝于耳,哪怕站在雨中离得很远也能听到,好在这里没有人,否则定会吓得他们慌不择路。

虽然在这个以实力为尊的世界,很少人会相信有鬼这样的东西存在,可终究是人的天性占了上风。任谁站在看不清东南西北的雨幕中,听着咚咚的声音,就算是再大胆的人也也会感到不寒而栗。

叶羽并没有停手,不给这株老榕树有任何的回缓机会,穷追猛打,不管它的枝条攻击有多么的猛烈,叶羽总是将其折断然后再次欺身攻击它的主干。有时还断它几根根茎,相比之下,哪怕是在这个狭小的空间中叶羽的速度受到影响,但也比这株老榕树灵活得多,打他更是不费吹灰之力。

若是换一人恐怕就不会这么简单了,狭小的空间,异象根本难以施展,那么十成的实力最起码要压低五成,在面对如此多的枝条攻击,最后只能是被消耗致死,成为它的养料。好在叶羽是幸运的,靠的不是异象,而是肉身。

很快这株老榕树终于吃不消了,因为它发现这个人类不曾被消耗,反倒是自己枝条已经断掉数根,而且根部也断了三四根,反倒是自己被消耗了,主干更是出现了裂痕。老榕树终于感觉到了不妙,想要逃走,连忙撤了这个牢笼,树根再次潜入地下,发狂的奔跑。

“想跑?可没那么容易。”比速度,叶羽还从未输过,况且还是与一株树比。很快叶羽就追上了。

还有什么话说的,都想要自己的性命了还想逃。异象施展刚刚成型一式花剑爆就已经飞出撞在老榕树在身前形成的木制盾牌上,随后木屑纷飞,叶羽再次追击,异象演化的招式不断发出,消耗老榕树的力量。

这株老榕树的确可怕,硬生生的让叶羽轰了一炷香的时间才没有了新的枝条补充,叶羽飞奔而出一拳轰在它的主干上,一时间裂纹更多,似是一触即碎的瓷器。同时说有枝条全部停止了活动,仍是穹窿状,只不过叶子没有了过多的神采。

至此,这株老榕树才被击毙。暴雨仍然哗哗地下着,没有减退的趋势,好在还有一株老榕树可以遮风挡雨。将身上的布条蓝衫换下,一团篝火冉冉,照亮着这一片天地,这次不必再担心什么,困倦早已来临,他靠着老榕树,缓缓睡下。

黑色的土地是肥沃的源泉。黑土地滋养着这片土地上所有的生物,使得这里物产丰富,元药,元矿众多,同时危险也是成倍增加,这里也是妖兽的聚集区。好在总有人的痕迹出现,所谓富贵险中求,叶羽已经发现了很多火灰,这里已经有人走过。

有人就不怕迷路,有人自己就能走出这片充满着诡异的黑土地。但同样的有了人就会有许多不必要的争斗。

这是一片密林,仅有一条模糊不清的道路,显然这里很少有人走过。然而恰巧有一人在不断地搜索,时而在丛中拨来拨去,时而弯下腰看看地上的土质,寻找着什么,当然这是人家的秘密,不必多问。

“敢问大哥,怎样才能走出这片区域,在下实在是在这其中迷了路,不知归去的方向了。”待得离在安全区域时,叶羽这才行礼问道。

“没想到小兄弟在没有地图的情况下也敢在这片黑土地上行走,真是人高艺胆羡煞旁人啊!”那男子笑道。

“大哥谬赞了。”

“从这里直走,然后朝西走有一条河,过了那河对面便不是黑土地了。”

“兄台何必如此,我并没有夺宝的心思。”叶羽脸色平静。

“你在说什么?真是好心当做驴肝肺,不听也罢,告辞!”那人有些愤怒,直接转身,想要离去。

“我就是刚从那里过来的,那条河的恐怖你以为我没见过么?”

瞬间那人脸色大变,转身就逃,他能感觉到自己不是叶羽的对手。可是他终究还是有些高估了自己的实力,只见叶羽只是眨眼的功夫已经迫近数丈,这种速度,让他有些胆寒。

可终究是没有逃过叶羽的追击,一个拳头在他的瞳孔中不断放大,直至覆盖了他所有的眼球。一招击毙,甚至到死他都不知道叶羽的实力境界。

那条河叶羽的确没有见过,只不过是最近几乎没有与人打过交道,全部都是与妖兽或者其它异怪,这时一看到人类不免有些亲切,不想下杀手,可基本的警惕他还是有的,没想到一炸竟然就炸出了个心怀不轨的人,这让他不得不再次收起那莫须有的亲切感。(点击在哪里啊!我也需要支持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