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唯我为仙

第九十章 坟冢

唯我为仙 奇葩乌龟 3063 2013-07-23 11:16:35

  三株怪花若按正常来算,拥有筑基前期的实力,然而再加上它的不死性,比之筑基中期的妖兽都要难缠。所以一开始叶羽就没想着要将它们杀死,而是寻找着脱身计策。三株怪花枝条相连,组成一道墙壁将叶羽困在其中,想要将叶羽当做营养成分。

然而叶羽却发现这道墙壁不是仅凭蛮力就能破掉的,若是如此,对于他来说轻轻松松,但是这道由枝条构成的墙壁只能依靠真元来破除,不过他的真元只是炼气后期的而已,对付筑基前期,力有不逮,招式演化打在木墙上,只出现一个头颅一般大小的洞,随后就又再次愈合,中间的时间差极短,不会让他再有第二次攻击使得漏洞变得更大的机会。

一条藤蔓飞出抽向叶羽肋下,流云剑下劈将之斩断,只是断了的枝径又迅速生根生长,然后花粉弥漫,此处地花粉凝而不散,只聚集在这一片,浓度也越来越大,即便叶羽服了解毒丹也有些扛不住了,花香四溢,从眼耳口鼻。各个毛孔中进入他的身体。

又是一条藤蔓,像是一根长矛猛然刺出,叶羽防备不及,手臂上留下一道划痕,只是瞬间他能感觉到血液的流失,而且伤口暗红,那条长矛藤蔓更加兴奋变成了血红色,身上更是起了一个小包朝着一朵怪花流去。叶羽冷哼,直接挥剑将之斩断,一片血流下,落在地上,与此同时那断矛藤蔓也落在地上迅速生长,又将这一片血吸收,只是终有损耗。

三株怪花乱叫,显得极为愤怒,藤条乱舞,攻向叶羽。就像是孩童被抢了珍贵的东西,然后张牙舞爪朝着抢夺自己东西的人攻去,但毕竟这些不是孩童,它们的实力比孩童恐怖无数倍,狂乱其来更加具有威胁,单单只是一会儿,叶羽身上就又多了血多伤口。受伤处更是变成了紫色。

“没想到这些怪花还有毒性,而且这样战斗下去损耗的终究是我,得赶快解决才行。”叶羽说道,他能感觉到身体的不适,而且花粉的浓度也越来越大,周围的空气也越来越少。

枝条乱舞,刚刚尝到了鲜血的滋味,三朵怪花更加难以忘怀,想要得到更多,所有的攻击展开,攻向叶羽,突然一柄木剑蹿出,一式一去不返发出,速度飞快,甚至比叶羽发出的还要快,破空声传来,叶羽警惕,连忙侧开脖颈,木剑呼啸而过在他的脸颊上留下一道伤口。

“不可能,难道它们吸食完血液就能复制其主人的招式剑法吗?这太可怕了。”叶羽震惊满脸的震惊,因为从刚一开始他便使用这一招,可是先前三株怪花并没有使用而是等到吸食了他的血液后才发出的这一招,这不难猜出这种生物能够复制。

哪怕是一滴血,它也能从中得到原主人在这里施展的招式,并且复制过来,比原品威力更强!难道这便是复制品的功效吗?叶羽苦笑,他从没有想过自己的招式会有一天攻向自己。一去不返是流云剑法中速度最快的一招,虽然威力不算最强,但是在此足能给他带来威胁,叶羽不敢再施展任何招式,只是普普通通,就像是刚刚练剑的人一般,仔细聆听,耐心抵挡从诸多藤蔓中攻来的那一柄木剑。

一人三花已经大战了很长的时间,叶羽身上的伤口也越来越多,花粉也越来越浓,三株怪花也越来越没有了耐性。就像是孩童在定期得到一些美食,后来越长越大,美食还是定量不变,所以想要获得更多,所以三株怪花也想要更多地血液,所以它们开始了融合。

本身是等边三角形的形状,如今却是在不断的变短,木墙也在缩短,叶羽大喜,空隙中钻出,终于回到了这片清濛濛的天空下,空气简直是好极了。叶羽长长吐了口气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厌烦花香,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感觉花香是种毒药。不敢多留,发足狂奔,既然脱困,没道理速度超不过这三株怪花。

终于怪花完成了融合,威势更加巨大,隐隐快要突破到那一步,此时的怪花遮天蔽日,拥有筑基圆满的实力,叶羽回头看到一个巨大的阴影遮蔽,而且更是脱离了地面两条根茎就像人的腿一样,追向叶羽,模样怪异,但是速度绝对不慢,叶羽脸色苍白,没想到还能这样,速度再提,只留下一道残影,消失在远处。

融合怪花乱叫,但是又像是在哭,似是自己的美食再也吃不到的痛苦,叫声响彻云霄,使得极远处的人们都回头看向这里。不知道跑了多远叶羽停下大口的喘息,太诡异了,这怪花简直就是不死的,除非是踏出那一步的强者,否则筑基圆满的武者也不够看,其他人遇到,活下来的希望极小,若不是叶羽硬撑得使它们失去耐心,那么最后死的肯定是他自己。

“这里越来越危险了,此时更有筑基圆满的生物,而且近乎不死,看来再往前要小心才行。”叶羽坐在地上休息,这里自从那天天空漩涡出现后就变得不再平静,嗜血而又残暴的生物一个接着一个出现。

接下来叶羽更加地小心,步步警惕,然而即便如此还是遇到了许多危险,甚至碰到了数只筑基圆满的生物,叶羽身上的伤口更多,好在经历了重重危险终于来到宫殿的下方,抬头望,只能看到一座宫殿体,剩余的殿体更是插入云霄,令人震撼。

“好宏伟的建筑,恐怕这世间也仅此一座了吧!”一男子咂舌,震惊无比。

此时宫殿下方早已聚集满了人群,密密麻麻,也不知道当日那空中漩涡到底送来了多少人,而且个个实力强大,最低也是炼气后期的武者,甚至叶羽还感觉到了数股筑基武者的气息,此时这里高手如云,不知为何都聚集在这里,像是遇到了问题,不能进殿。

“这位大哥,请问一下为什么他们都不仅如宫殿呢?都在这里干耗着是干啥?”叶羽露出憨憨的表情就像是一个二愣子什么都不懂一样。

刚刚还在乱发感慨的青衣男子满眼鄙夷,就像是城里人看见一个土包子在城里什么都不懂乱转一样,不觉间升起一股优越感,同时嘴也就有些漏风,开始嘚瑟了起来。

“天啊!你这都不知道还敢来这里?难道你的长辈就没有告诉你吗?”青衣男子表情夸张,不觉间声音提得老高,引来一些人的关注。叶羽摸了摸鼻子,没有说话,他知道这人为何会这样说,同时也只有这样才能衬出他的渊博。

“这个,确实没有。”

“唉,怎么会有这样的长辈,还是我来替你长辈给你解说吧!”不觉间青衣男子的角色再次上升竟然成了叶羽的长辈。

“话说这片古战场是远古时期古代人民对战的战场......”他说的神色飞扬,意气风发,而叶羽听得极为认真,有时还面露震惊,两人就像是处在一个独立的世界一般,丝毫不在意别人的目光。

待得青衣男子讲完后,随手朝右手边摸去,只是手臂又停在空中有些尴尬,虽然口渴,但是这里好像没有茶水。而叶羽仿佛没有看见这一幕一般,极为真诚地给他道谢。

“多谢老兄解说,实不相瞒,家族长辈在我来时只说让我见见世面,以至于使我对这里不了解丝毫,这些礼物不成敬意,还望收下。”说罢叶羽从纳戒中拿出一块中品元石塞给青年男子。

一块中品元石能兑换一百块下品元石,青衣男子也没有想到只是区区说了些大路货就能得到这么多意外收入,心中喜悦,笑眯眯地将元石收到纳戒,似是怕人看见,只是两人的行径早就落入了有心人眼中。

“另外他们在这里等的是登天梯,天梯一共九百九十九阶,正好能通道顶部,登得越高,收获就越大,只是现在天梯还没有出现,这里高手云集变得鱼龙混杂,你要小心了。”他见叶羽给的元石太多终于吐了点干货,说完就一闪身消失在人群中。

叶羽坐在石头上思索,从刚刚青衣男子的讲述中他知道了一个大概。这片古战场就是一座坟冢的外围,妖兽横行而且元药元石无数,像一座宝藏,然而这个青灵界却是内圆看起来宁静祥和但是危机四伏,其中的危险已经被触动,而这座宫殿就是整个古战场的中心,也是最大机缘所在地,没有人知道通过天梯会得到什么,只知道通过的人无一不是一飞冲天成为强者。只是这些人终究是少数,死的人更多,这里的危险比之外面的兽潮更加恐怖万分。

叶羽感叹,很难想象拘一片天地当做自己的坟墓的需要多强的实力,而如此宏伟的宫殿得需要多少财富,只能说先民太富有了,比之现在富得多了。整理完思绪叶羽起身想要离去,天梯不知何时才能出现,现在干等着太过枯燥也不是办法,只是事与愿违,让他有些恼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